《翠絲》演變性人沉鬱難抽離 【文化者•專訪】

《翠絲》
《翠絲》裡袁富華(左) 飾演的「打鈴哥」剛獲得本屆金馬奬最佳男配角。

「黑仔」姜皓文:來世想繼續做男人

「一直聽人說,女人是水造。《翠絲》給我的挑戰是要演一個比女人更柔弱的女人,由淚水、湯水、香水孕育出的女人。」— 「黑仔」姜皓文

有「港版丹麥女孩」之稱的新片《翠絲》(Tracey) 是難得直白以跨性別為題的港產片,其中袁富華飾演的「打鈴哥」剛獲得本屆金馬奬最佳男配角。至於52歲的剛陽漢子「黑仔」姜皓文挑戰變性人角色,更引起熱話。

「各人有各人的故事,這不是替性小眾平反的電影。這只是故事骨幹,《翠絲》的命題是講勇敢面對自己,是給每個人都應該做的事。」黑仔認真地重申,電影中飾演無法面對丈夫心理是女人的 #惠英紅 的鴕鳥哲學對他無限啟發:「那代表很多社會上慣於逃避現實的人,瞓醒覺就以為無事,好恐怖」。

《翠絲》
《翠絲》裡首飾黑仔太太的惠英紅代表坊間逃避現實的裝睡一族,「瞓醒覺就以為無事」是姜皓文認為最恐怖世情,(《翠絲》劇照)

最顛覆的嘗試 最深沉的角色

電影《奪命金》裡面的「凸眼龍」、《獨戰》的「黑哥」、《樹大招風》的「大輝」,姜皓文總是演反派、硬漢子,到底一個大男人如何拿捏翠絲這角色?「真係好難!老闆 #古天樂 最初找我時我想推掉,怕自己搞唔掂,但又唔捨得個機會,經過很多心理輔導才肯接。」黑仔肉緊到青筋盡現。

《翠絲》
無論是《樹大招風》的「大輝」,還是《第七謊言》的警察,姜皓文總是演反派、硬漢子角色,這次挑戰演比女人還女人的角色,久久未能抽離。

他說,故事講的是主角由男到女的心理變化,自己花了很長時間去代入,很辛苦、很沉重。「我不會去參考別人的演出,我害怕跟隨着別人腳步走,其實翠絲是我幻想出來的,她是個比女人更柔弱的女人。」黑仔說,他有跟跨性別人士傾談,了解、揣摸她們的心態,但刻意不去觀看相關題材電影模仿前人,他要做最100%「姜皓文式」的翠絲。「其實監製 #舒琪 和老闆古天樂都說過,我粗獷得來有一種女性温柔,我認同的。」

年少曾「乸型」 更參與欺凌

黑仔透露,小時候的他很陰柔、內向。中學年代他甚至文靜到有點「乸型」,穿表姐的女裝也很受落,但因為有另一位同學比他更「乸」,所以他免受欺凌,甚至為了自保而站在欺凌者一方。「幾年前某天,我在地鐵碰到這位曾被欺凌的同學,原來她已變性成女人了,還頗漂亮呢!她年輕時根本就是《翠絲》的角色佟大雄,很閃縮、面對不了自己,不想人透視他的內心世界。但如今女性的她卻很自豪的告訴我:她已成為真女人,很開心地重生了。」

對於佟大雄這角色,黑仔形容挑戰是不一般的。「深沉到不得了,幾乎沉到不能自拔,她是比女人更女人的弱者,比卧底更卧底的閃縮,焗住做了半世紀男人,是很震撼我的。」黑仔說,演出時他要想像自己最黑暗、貼地的人生低潮、複雜的家庭背景,演完後半年都未能抽離角色。「有時和太太行街,我會突然流淚,無法控制也不知原因。」

電影無疑令黑仔更了解女人,包括太太。問他來世若能選擇會想做男人還是女人?「男人。」黑仔沒有思考半秒,答得直白。「因為很多事較容易操控。」他說。

從影30年,姜皓文不覺得50歲才有金像提名是「遲來的春天」。問他未來尚有什麼角色想挑戰?他弱弱說:「只要能讓我保持在這個圈裡存在,我都願意試。」

他永遠記得自己是如何一路走來的,那條路並不易行,入行初期甚至要借貸渡日。「我試過很霉,要𦧲工開,想過轉行但還是最喜歡做戲,拼命的保持存在是我能做的。」昔日綠葉王、今日男一的姜皓文很man地說。

撰文、攝影:鄭天儀 (劇照由天下一電影提供)
服裝:Polo Ralph Lauren
場地:樂天經典

🎬 編按:電影《翠絲》將於11月22日上映,之前優先場送飛反應熱烈,明晚(11月19日) #文化者 會再送出 《翠絲》換票證,請密切留意。🎬

Copyright © 2018 The Culturist.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

 

發表迴響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