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Culturist 專欄】名字系列(一)你好,我是Nevah Wong

撰文:清容你好,我的名字是Nevah Wong, 請叫我Nevah。我在一家有名的外國投資機構當投資分析經理。我每天都要接觸很多高端客戶,外國企業,政商要員。我努力勤奮,友善謙卑,公司上上下下的員工都和我相處融洽。我帶領著四個分析員,對他們循循善誘,絕對不會板起一副大老闆嘴臉。我認爲,做一個成功的團隊領導, 這個修養和胸襟是必要的。

每天早上五時三十分,天還沒亮,我已經起床了。刷牙洗臉後,趁著孩子還沒有醒來的三十分鐘,我以最快速度翻看訂閲的中文早報,以準備每天八時開市前和團隊的早會。上班之前,我都會親自送我兒子上校車。我這個孩子品性善良,只是不太自信。我當然希望他勇敢一點,但我是一個開明的父親,會嘗試去接受孩子的每一個特質,不太强求。

今天等校車的時候,Jolly 問我:「爸爸,我不喜歡Jolly 這個名字。我可以改用自己的名字Chit Wong嗎?同學們在學校裏取笑我的英文名字,說香港學生的英文名字都很奇怪。」我對他說:「什麽?你讀的是國際學校,怎麽可以沒有一個英文名字?我們香港人都有英文名字。」 Jolly有點不忿,一口氣地說:「我班裏的日本同學叫Yoichi Nagamura, 韓國同學叫 Minjun Kim, 北京同學叫 Xu Fang, 都是他們自己的名字,他們都很受同學歡迎,都不會給人取笑。爲什麽我不可以叫Chit Wong? 你知道不知道Jolly 的意思? 是開心,換成是中文,是王開心。我一點都不開心,我討厭這個名字!」我看著他,不知道應該怎樣反應過來,只回答道:「如果那些同學再取笑你,你就和老師說,不要和他們正面衝突,知道嗎?」

Jolly沒有回答,想了一會兒,再問道:「那你可以給我五十元在學校買巧克力嗎? Brian 說如果我每天請他和他的幾個跟班吃巧克力,他就會讓我和他們一起玩!」我聼了,心裏有點說不出的難過,我對他說:「他們設這樣的條件才和你做朋友,你覺得他們做得對不對?」 Jolly 低下頭,用微弱的聲音回答道:「不對。但是每個不受歡迎的同學都是靠這個才能和他們混熟的。」 我把雙手放在他的肩膀上解釋道:「每個人都做的事情不一定是對的。既然你知道他們的要求不合理,爲什麽還要去做呢?」 Jolly 的頭還是低著。我繼續說:「Jolly Wong,我的寶貝兒子,你給我聼著:每一個人都有他獨特之處,你要有自己的思想,不應該扭曲自己去迎合他人。來,給我把頭擡起來,做個有尊嚴的男子漢!」我嘗試著給他一點勇氣,雖然我自己的心像被錐子錐了一下。

這時校車剛好駛到,Jolly 用憤怒的眼光看著我,雙手握起了小拳頭,提高聲音說:「我是王哲,Chit Wong, 不是Jolly Wong。 You will NEVAH understand!」說完後一個勁兒地衝上校車。我對著他的背影喊道:「再見,今天回家我陪你玩 playstation! 」 Jolly沒有回頭,故意坐到車廂裏的另外一邊,不讓我從窗戶看到他的臉。我看著校車駛去,然後匆匆忙忙的趕去開會。

今早第一個會是見一家美國網上遊戲平台公司,它們正準備打入中國市場。他們一行人有CEO, CFO, Investor Relations Team, 這周在香港和北京做路演。坐在我正對面的是CEO,我下意識地用眼睛掃了一下桌子上剛才交換的那堆名片,試著記起他的名字。 找到了!他是Alex Pitman, 還有個非常奇怪的中文名字「必愛你」。我把視線再移到他的臉上,看著他用那不折不扣的美國人腔調和肢體語言,滔滔不絕地介紹他們公司的架構。我心裏想,又是一個急於被中國市場和中國下屬認同的外國領導。

會議結束後,我們乘計程車回辦公室。幾個下屬在車裏正談論著剛才開會的内容。最年輕又最多嘴的分析師說:「你們有沒有看到?CEO的中文名字叫必愛你,好奇怪的名字噢!好端端的叫Alex Pitman, 有一個這麽酷的英文名字,幹嘛硬要裝個奇怪的中文名字上去?幫他取名的人是故意戲弄他的吧?」他疑惑地道。

我帶點提醒的語氣回答道:「Nosie , 你這樣說人家的名字不禮貌,外國人注重禮儀,你千萬不要拿這個來開玩笑。」 Nosie沒有半點不好意思,笑著說:「放心老闆,我們當然知道這是沒有禮貌,所以才不在他面前說。他永遠都不會知道他有一個奇怪的中文名字,應該沒有人會忍心告訴他吧? 都不知道這是好事還是壞事。但是告訴他也沒關係,畢竟他‘必愛你’嘛,哈哈!」其他幾個下屬也跟著大笑起來 。

年輕人都愛胡鬧。我有感而發:「好啦,你們成熟一點可以嗎?可能他覺得要融入中國市場,有個中文名字會有幫助吧。現在中國強大,是會有這個現象。說實話,中國人怎麽會因爲一個名字而賣你的賬呢? 亂改一通反而有失尊嚴,給人家在背後取笑。真是畫蛇添足,多設一舉。別人想提醒他,又怕被看成沒禮貌。他也就以爲沒有問題,很受落。他的同鄉看到了又有樣學樣,跟著取個中文名字。但往往只取其音,捨其意,暴露了對中國文化的無知。出發點是想取得別人的認同,減低距離感。但卻弄巧反拙,提醒了別人他沒有自信心,亦非同類。所以嘛,所有人都做的事並不一定是對的。還是靠實力最穩妥,你們幾個也給我記住了!」 Nosie 若有所思的回答道:「知道老闆!你今天爲什麽這麽感性?」

我沒有回答,眼睛一直看著車窗外的風景。腦裏想著Jolly給外國同學取笑的情景,一股莫名的怒氣湧上心頭。

Copyright © 2018 The Culturist.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

發表迴響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