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行宇宙【The Culturist 專欄】

洛霞

今天不用上班,不過早上七時多就已經醒過來了,可能是有點緊張。

經同事介紹,我認識了洛霞。她樣子甜美,性格活潑開朗,笑起來特別可愛。反正就是我很喜歡的那種類型。聼同事說,她家裏環境很好,爸爸在香港有很多物業資產,是個不折不扣的富家女。她答應了今天和我約會。我從昨天晚上就一直想,到底要帶她到哪兒去好呢?我預先訂好了幾家餐廳,有日本料理、上海菜館、外國式café。想來想去都下不了決定。算了,還是看到她後,問問她喜歡去哪兒。

我約了她在一家五星級酒店門口等,方便她的司機在那裏停車。過了約會時間十五分鐘,收到她的短訊,說路上堵車,要過五分鐘才到。挺好的,會給我發一個短訊,算是有交代,不是大小姐類型。再過了十五分鐘,一輛最新型號的黑色電動七人車駛近,停了在我的面前。車門慢慢向上升起,她迤迤然地踏出車門,把手輕按著秀髮,怕被風吹亂。她穿了一條連身長裙子,配最新款的運動鞋。我看著她,心裏有點小鹿亂撞。她回頭微笑地向她的司機說:「Thanks Andy! 」 對自己的司機都這麽友善有禮,真難得。

她用優雅緩慢的步伐向我走過來,眯起眼睛,笑著說:「對不起,我遲到了。今天我請客!」我連忙道:「不行不行,我們第一次約會,我不會讓你請的。」她說:「不,我堅持。來,這家酒店的日本餐廳很好吃。」我還沒來得及反對,她已經拉著我的手,推門走進了酒店。雖然我有點不願意,但身體就本能地跟在她的身後。日本餐廳客滿了,她有點不開心的說:「那我們去哪裏好? 」我看到她失望的樣子,有點心疼,說道:「讓我想想。放心,我不會帶你去吃路邊魚蛋的。」她看著我,兩眼突然發光的說:「魚蛋!好,我們就去吃魚蛋吧!」一邊說,一邊已經拉著我的手走出酒店。我唯有帶她到附近一家我每天上班買早餐的路邊食店,我知道那裏有賣魚蛋和其他小吃。

「老闆,兩串魚蛋!」我正要付錢,她卻已經拿著一百元遞給食店老闆說,:「不,是兩串魚蛋、兩串燒賣、兩碟腸粉才對!」她把手輕按著我的手臂說:「説好我請嘛!」我們就這樣站在人來人往的街上吃魚蛋,她的隨和令我有點意外。她是個很健談的女孩子,我一直用心地聽她説著昨晚去演唱會的趣事;公司裏的麻煩同事;南美洲旅行的奇遇。她的人生真是精彩。習慣東拉西扯的我,竟然完全沒機會插嘴,也找不到我認爲她會覺得有趣的話題,惟有提議去看電影。看完戲,她的司機來接她去和她的爸爸媽媽吃晚飯。道別後,我一個人在街上走著,不知道爲什麽,覺得很累。但心裏有點無聊空虛,還是約了哥們兒到酒吧喝酒。

星期一上班,看到世傑,他問:「怎麽了,沒精打采,約會失敗了是吧?」我伸了一個懶腰,裝作不太在乎的樣子說:「就是約會太精彩,才這麽累呢!」世傑接著說:「洛霞和我女朋友說她玩得很開心,還是第一次約會吃路邊檔,像電影裏一樣,很浪漫,她從未試過。覺得你和其他她認識的男生都不一樣。」我沒作聲,一直裝作專心的看公司電郵,心裏閃出了一個疑問 – 吃魚蛋是因爲沒架子還是因爲好奇新鮮?見我不想多説,世傑接著說:「她有遲到嗎?她去哪裏都是別人等她一個小時以上的,聼說你只等了她三十分鐘,說司機走錯了路。回家後她把司機罵到一面屁呢!看來,你地位不輕喔!」

我的眼睛還是盯著電腦熒光幕,腦裏卻想著她和司機道別時那甜美笑容,心裏有點不舒服。我試著轉話題說:「開會的東西打印好了, 我們去影印機拿,然後過去會議室,已經遲了五分鐘。」

我的手機突然響起,熒光幕顯示洛霞來電。這才想起昨晚她發了一個短訊給我,我忘了回覆。世傑走在我前頭,回過頭來說:「要接嗎?我可以先進去。」我站在會議室外,看著手機熒光幕,猶疑了五秒,按下安靜設定後回答道:「像是推銷電話號碼,不用接。」

──────────────────────────────
晨曦

雖然今天不用上班,我還是調校了鬧鐘起床,怕自己會睡過了頭。

經同事世傑介紹,我認識了晨曦。她樣貌清秀,性格隨和。我對她不是很瞭解,不過也應該和我觀察的沒有多大差別吧。她在一家廣告公司當設計師,聽説爸爸不在了,大學畢業後就出來工作養家。她答應了今天和我約會。我昨天晚上和哥們兒外出喝酒,凌晨三點才回家。本來想發短訊說改期了事,但是又好像不太禮貌。算了,如果太累,就推説要加班,早點回家睡個夠。

本來約好在一家五星級酒店門口等她,可又怕她誤會我故意帶她到高級地方,有點做作,最後還是改到在地鐵站裏見面。有鬧鐘都幫不了,因爲太累頼床,最後我還是遲到了三十分鐘。地鐵列車門開了,我以最快速度跑上扶手電梯,狼狽地在我口袋裏找我的八達通卡出閘。我遠遠看到她已經站在便利店前。她穿了一條緊身牛仔褲,白色襯衣,把長髮束起,凝神貫注地看著手裏的電話。

我走到她面前,不好意思地說:「實在對不起,我遲到了。」雖然我說得不太有誠意。她抬起頭,微笑著説:「沒關係,反正我在看網上小説,三十分鐘,剛好看完一個故事!」我覺得她好像在揶揄我。我問她:「我們去吃迴轉壽司好嗎?我知道這裏有一家很有名的。」她回答道:「迴轉壽司應該要排隊、要等,你餓嗎?」 她的意思是不想去嗎? 嫌餐廳不夠高檔?我猜不透她的心思,只説:「沒關係,我可以等。」

如她所說,壽司店門口有很多人在排隊。我們站著一邊等,一邊聊政治、文學、電影,天南地北的很投契。但可能是有點餓,我的話越來越少了。過了二十分鐘, 我搓著肚子,有點不好意思的説:「早該聼你説,我真的很餓,不如我們去吃別的東西好嗎?」離開了隊伍,我們來到一個路邊小食店前。這時,我的肚子已經在咕咕叫,真的不想再漫無目的地去找餐廳。硬著頭皮說:「不好意思,我真的很餓,我可以過去先吃兩串魚蛋嗎?」

「老闆,兩串魚蛋、兩串燒賣、再來兩碟腸粉!」本來是買兩串魚蛋的,卻越買越多,每一樣都好像很美味。我們付了錢,站在人來人往的街上吃魚蛋,但是她的表情好像有點奇怪,少了之前的燦爛笑容。我猜,她可能是不高興我和她第一次約會就吃路邊檔吧?想想,我是真的不得體,連忙説道:「好吧,我們去選餐廳,泰國菜好嗎?」她有點爲難的回答說:「我已經吃飽了。不如我們去看電影吧。」我本來想帶她去咖啡廳,坐下來繼續聊天的,但是有點後悔自己的行爲,正苦惱著要怎樣才能把氣氛緩和一下,看電影是一個不錯的提議。 看完電影,她看起來心情好些了,但是卻突然說她忘了晚上還要上課,不能和我吃晚飯。道別後,我自己一個人在街上走著, 以爲自己會很累的,卻奇怪的沒有半點倦意,還不知道那來的興致,走進書店買書看去。

星期一上班,看到世傑,他問:「看你春風滿面,約會很成功是吧?」我伸了一個懶腰,裝作不太在乎的樣子說:「還好了,沒什麽嚇人事件就是了。」世傑接著說:「晨曦本來約了我女朋友去一家米之蓮三星級餐廳吃日本菜的,爲了和你約會,都改期了。你的面子真大!」我沒作聲,一直裝作專心的看公司電郵,腦裏卻想起我要她陪我在街上吃魚蛋,心裏有點歉意。見我沒有回應,世傑問道:「你有遲到嗎?她最怕人遲到的,我女朋友說她是不會等任何人超過十五分鐘的。」我的眼睛還是盯著電腦熒光幕,腦裏回想著昨天我遲到時她體面的反應,心裏有點不舒服。我沒有回答,試著轉話題說:「開會的東西打印好了, 我們去影印機拿,然後過去會議室,已經遲了五分鐘。」

其實昨天晚上我發了一個短訊給晨曦,她沒有回覆。可能是誠意不夠,我決定打一通電話。我向走在前頭的世傑說:「你先進去,我要回客人一個電話。」

電話沒人接。

大家坐下來開會了,我把手機調校到震動模式,然後在世傑耳邊說:「等一下可能要走開一會兒接電話,客人說會回電。」

撰文:清容

Copyright © 2018 The Culturist.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

發表迴響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