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人笑我太瘋癲 蛙王 – 行為藝術先驅【文化者‧專訪】

蛙王
元朗的新居有闊落的戶外庭園,讓蛙王可以肆意創作。

「『生存』已經是一件藝術品,就算睡覺都是創作一部分。」──蛙王郭孟浩

酷熱難耐的七月天下午,刺膚的豔陽直曬在鐵皮屋頂與磚牆上,71歲的香港前衛藝術家「蛙王」郭孟浩在他元朗屏山新居迎接我。上一次見他,在土瓜灣的牛棚藝術村,那裡戰前原本是屠宰場;當下沿途龍眼樹的五千呎石屋連庭園「蛙居」,昔日是養雞的農居。這裡的蚊子跟蛙王一樣過度活躍,見有「大餐」送上門狂跳開心舞,不留神在地上執起繩子會赫然發現,原來是條青竹蛇。

「她跟我這20年來不停搬屋,像現代吉卜賽人。我從不丟東西,一片樹葉、一粒種子、一粒石子我都不放棄。」蛙王笑着介紹「蛙后」,她是來自韓國的藝術家趙顯才(Cho Hyun-jae)。無論搬到哪裡,蛙居都如漆黑的螢火蟲般鮮明而出眾,因為每一吋地方都太「蛙王」了。

杜尚尿兜 蛙王廁紙

「如果愛迪生懂得發明,我蛙王都發明過不少好嘢。」在石屋與廚房相連的小偏廳,蛙王最愛貼滿他墨寶的天花板,他形容為「蛙王博物館」的延伸。他不知在哪裡拿出兩把槌仔,敲打着發出鏗鏘的聲響,如數家珍。「我覺得好靚,在五金舖買了30個槌仔,用火槍燒黑了木把手,創作成火與木結合的『火之雕塑』。」然後,蛙王手托着一卷浸了墨汁的廁紙,又開始講故。

「這發明唔講得笑,只是大家唔知我做緊乜。」蛙王介紹那件廁紙雕塑。「我從歷來筆墨宣紙的系統一步跳進水墨雕塑的狀態,這廁紙雕塑經過我用火一燒,加入elements of nature成為水火墨雕塑,達達主義鼻祖杜尚(Marcel Duchamp)用尿兜做成國際知名藝術品,我用廁紙做雕塑,一樣能闖入水墨藝術殿堂。」蛙王說,他的作品像私房菜天天「變種」,只要他一息尚存、肚裡尚有火,就能產生一種創作上互動與循環的爆炸力,當他穿起蛙王戰衣(他稱為「真人人體裝置藝術」)和青蛙眼鏡,就如Peter Parker 穿上神人裝備,變身力量無窮的蜘蛛俠。

蛙王郭孟浩是香港當代藝術歷史上,最重要的藝術家之一。早於1970年代,蛙王已積極投身創作,是香港及內地率先實驗行為藝術概念的藝術先驅。膠袋、火、蟹殼、鋼料、燒焦的膠喉,通通都是蛙王的雕塑、裝置藝術的原料。裝置藝術是他的專長,一般物料在他手中都能衝破既定的空間,變身或增值。逾半世紀藝術生涯中,從事繪畫、雕塑、裝置,以及觀念、即興、行為藝術等超過三千項活動,保守估計已完成了超過5000件藝術品。

「或者是一種與生俱來的能量發放本能吧。」生於1947年的蛙王記得,幼稚園他次次考第一,「老師說我最生鬼,其實是揶揄我喜歡捉弄同學。」於是,他花了一輩子來實踐他的「遊玩」或「搗亂」基因,誇張而艷麗的服飾和熱忱背後,身體機能大不如前的蛙王患上了關節痛,體力亦開始下降,但那團創作的火,總是不肯熄滅。「我71歲了,經過了許多困難,也面對過社會不明白。」他邊說邊把廁紙猛力拉出,說到滿臉大汗,他隨手用拉出來的廁紙抹汗、抹嘴。

別人笑我太瘋癩

中學時跟老師習傳統嶺南畫的蛙王,因為覺得與香港格格不入,跑到紐約打滾捱盡異鄉人的辛酸,曾在蘇豪區的街上以1至2美元售賣水墨書畫,銀根緊絀時也試過菜市場外的垃圾堆中找食物,但絲毫沒有動搖過他創作藝術的熱血。「做藝術是天生,能否成家就要靠運氣,否則作品歸宿就只有堆填區。我是這樣的,無論面對甚麼困境,都堅持並繼續做喜歡做的事。」他說。

回流香港後創作不斷,也經常到海外交流、參展,他是代表香港到威尼斯雙年展參展的第一人,但投身藝術,每月收入反差可以很大。,試過今日財政緊絀,但翌日醒來忽然有四十萬元賣畫而來的進帳,但他卻仍不以為然,完全無條件把收入積蓄投資於創作。

作風大膽怪誕、精力永遠旺盛的蛙王記得,有次在日本看到傳奇藝術家草間彌生的作品,很是震撼,她作品企圖呈現一種自傳式的、深入心底的自述,蛙王感到一種惺惺相惜。草間九歲便得了精神病、長期住在精神病院,曾自喻為一位「精神病藝術家」(obsessive artist)。

我笑他人看不穿

「我曾在紐約和歐洲的公園做創作,吸引很多黐線的人來。我用大貨車執布碎、物料等,運到公園和遊人瘋狂開戰,所以87年得到最佳社區藝術獎,有人以我為精神領袖,但香港不同,市民不是沒有國際文化衝擊,而是香港缺乏這些本土自發的反思精神。」蛙王邊說邊除下假髪,換上紳士帽。

他的藝術行為每每出人意表,在世人眼中他是一個行為怪誕,甚至近乎瘋癲的人。 「我是下一個世紀的藝術家,因為我的藝術走在時代前端,現在的人無法理解。」

「你覺得你跟精神病人有何不同?」我不禁大膽問蛙王,他冷靜地思考了一下,向我說了一個故事。

「某年我被一間慈善機構邀請向三十個醫護人員作導師,他們說香港找不到導師在牛棚玩啲黐線嘢。他們都說我是黐線,但我與瘋子的分別是我時刻知道自己做緊乜,我是黐線與正常之間的運用者。跟我玩,黐線都變返正常。」蛙王說。

蛙王
手上這「毛毛球」是蛙王自言最滿意作品,給他温暖與舒服的感覺,讓他想到「活在當下」。

蛙玩臨=火爆式的分享

蛙王強調,他的行為藝術看似是即興,其實經過全天候準備,「到現場會肆意爆發。」

由香港藝術館籌劃,為期三年的「藝術館出動!」教育外展計劃將於7月14日正式完結,結業嘉年華將為計劃寫上完美句號。蛙王將於當天主持「蛙玩臨」工作坊、表演行為藝術、大寫自己獨創的「三文字」,自言會「衝擊」市民。

「有嘢玩、有嘢食,我會我拎啲準備好嘅袋、拎啲衫嚟派畀大家,仲有大家意想不到嘅蛙王式互動,和大家進行一種火爆式嘅分享。」他半賣關子地說。

「我獲得很多人支持、經歷許多,才出到這隻蛙王,好多人想踢走總是踢不走。我也不知何解有這種腦筋,邊個夠我黐?我一定黐過你!」說着說着,蛙王把一大盤墨水潑在麻將紙上如是說,墨汁放射式的痕跡不斷擴散,如他家門旁茂盛的攀藤植物爬到牆上,跟他腦裡的點子沒有異樣。

蛙王說,青蛙代表快樂,綜合了道家與佛家精神,他永遠天馬行空、耐人尋味。「我的終極志願就是做自己。」蛙王說得堅定。

「藝術館出動!」結業嘉年華
日期:7月17日(星期二)
時間:2:30pm-5:30pm
地點:尖沙咀香港文化中心戶外廣場

蛙王主持的「蛙玩臨」藝術家工作坊將於3:30至5:30舉行
活動費用全免,即場參加,人數不限

Facebook:藝術館出動

撰文:鄭天儀 攝影:余日一

Copyright © 2018 The Culturist.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

發表迴響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