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旗袍的女人【The Culturist 專欄】

撰文:清容從小就對旗袍着迷,很喜歡上一個年代穿旗袍的女人。 總覺得穿了旗袍的女人特別的賢淑、溫柔,令人對她充滿了幻想。 我決心要去買一件來穿。

我尋遍全香港,終於找到中環這家老字號旗袍店。走進店裏, 老闆看到我一個這麽年輕的女孩,走過來問我:「小姐, 你要選旗袍結婚嗎?」我有點不好意思的說:「不是, 我想訂造一件旗袍可以用來上班時穿的。 就是《花樣年華》裏張曼玉穿的那種。」老闆聽了,露出了欣賞的目光, 向我說:「小姐,你真有品味, 現在很少年輕的女孩子會穿旗袍上班了。跟我過來, 我替你選幾個款式。」原來老闆也是裁縫, 他替我選了五六件旗袍讓我試穿。我看著鏡子裏的自己, 有些不滿意的說:「領子能低一點嗎?有點不舒服。 有貼身一點和短一點的嗎?兩旁的衩能開高一點嗎? 這些好像都不太合身。」師傅搖搖頭說:「小妹妹, 旗袍的領子要高和挺,裙子不能太貼身,要及膝, 兩旁的衩不能太高,那樣太性感。 旗袍的設計是最適合東方女性的身材比例和氣質, 也只有東方女性穿得好看。你硬要改窄、改短、改比例, 就失去了旗袍的特色,那你去穿西服好了。我做了幾十年的旗袍, 你得相信我。你是要《花樣年華》的張曼玉,但依你的做法, 出來就是另外一回事了。」老裁縫都有他們的堅持, 我沒有穿旗袍的經驗,只好聼他:「那好,就依你的做法去做吧。」

那年我在一家外資大機構工作,同事上司大多數都是外國人。 我穿著新買的旗袍上班,女中國人經理馬上把我叫進房裏頭説話。 她用英文婉轉地告訴我旗袍不太適合在辦公室裏穿。年少好勝的我, 聽到當然不高興,回答道:「旗袍是我們中國人的服飾, 從前的香港,哪一個不穿旗袍上班?旗袍是端莊的服飾,我沒露胸, 沒露腰,沒露肩,裙子也沒有過短。有什麽問題?」 外國公司都喜歡宣揚開明的管理方式- 開明的同時永遠隱藏了它沒明説,不好意思說,不能說, 但你必須懂,必須跟隨的限制。換言之,它們的自我矛盾, 你不能一語道破。女經理聽到我的回答,帶點不悅的說:「 穿這個就是怪怪的。」我反問:「你是想説non- western 對嗎?如果凡是non-western的東西都 是怪怪的,那沒錯,穿旗袍的確是蠻奇怪的。」 這一下說中了她的要害,我們的公司是世界級的, 她自覺也是世界級的,思想行爲模式當然也要世界級 – 她絕對不 能承認自己的話帶有任何歧視的成分。女經理不是省油的燈, 知道再説下去可能會顯露了她深藏又壓抑的狹窄胸襟, 就索性由我去了。

從那天起,我每隔一陣子就會穿一件新的旗袍上班, 女同事從最初的視而不見,變爲好奇和欣賞,到後來就是模仿, 爭相問我的旗袍是哪裏買的, 不明白爲什麽她們買的就是沒有那種味道。老字號果然是老字號, 穿出來就是不一樣。有好一段時間, 女生穿旗袍上班變成了我們公司的特色。有一天, 我們尊貴的客戶來開會,和我們道別的時候說:「 我很喜歡到你們公司開會,女生都穿旗袍,so classy! 我在香港其他辦公室都從未見過。」 女經理聽到大客戶跨讚她的團隊,眯起眼睛,笑得合不攏嘴。

時裝潮流都是西方國家帶領的:西方設計師用西方女人的美做靈感, 用西方女人的身材比例標準去做衣服尺寸, 穿得最好看的是西方女人也理所當然。 假如你是那種翻開《Vogue》, 照著裏面的西方模特兒那樣去穿衣服的人,你會發現, 無論你怎樣的模仿,總是欠缺她們的神韻, 千萬不要覺得是你自身的問題。 那些衣服都不是設計師抱著以特顯我們東方女性美的使命去做的。 用西方的尺去衡量自己東方的美,去比較, 就等於說魚兒跑得沒有兔子快。魚兒本來就不屬於陸地的, 比賽還沒開始,魚兒都已經奄奄一息了。當別人還在穿高檔Chanel、Prada、Céline的時候;你去穿高檔年華,美華, 上海灘旗袍,那就是真的高格調了。

美麗的東方女人穿了旗袍,只會增添了她的韻味。 如果你自覺不漂亮,不打緊,旗袍只會令你多了幾分女性的嫵媚。 有品位的人會對你獨特的品味另眼相看,從心欣賞。沒有品位的, 他們不會知道應該怎樣爲你評分,因爲他們只追隨潮流。 旗袍不是潮流,沒得比較,他們心裏頓時不知所措, 不知道該用哪一條國際尺來評價你,唯有暗地裏嫉妒或攻擊。 不用在意,當有這麽一天,潮流從外國回流到香港的時候, 她們就會後知後覺,買個十件八件來穿。

我從來都不認爲女人需要比較,每一個人都是獨特的。 但假若你必須比較,而你又渴望被注意,被欣賞的話, 那你可以聰明一點,做一條水裏的魚兒,贏在起跑綫。明天上班, 穿起你端莊的旗袍,梳一個整齊的髮髻,氣定神閑的出現在衆人面前 ,若無其事的給他們一個微笑,殺他們一個措手不及。

Copyright © 2018 The Culturist.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

發表迴響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