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Culturist 專欄】最上鏡小姐

撰文:清容

我一直都很喜歡看漂亮的女生,不含羡慕或嫉妒成分,只是純粹的欣賞,喜歡看。從小到大就發現,有些人特別上鏡。心想,這些人真幸運,無論照片是「高抄」, 「低抄」, 「三七」或「正面」, 她們總是那麽好看。後來長大了,慢慢發覺那些很上鏡的人,在真實接觸的時候卻是不太起眼,不太吸引我的注意。更奇怪的是,大部分的「她」,當我看到真身的時候,情不自禁聯想到的都是與美毫不相關的東西:世俗,自私,自大,懦弱,多話,小家子氣等等,總會中一項。 大多數的情況是,我的眼睛不會想在她的臉上逗留超過三秒,但我卻可以長時間凝神貫注看著照片裏的她,而且是情不自禁!

相反,那些在我生命裏深深地吸引著我的女生們,她們總是不太喜歡照相,更別説自拍了。曾經問過她們的原因,答案通常都是:「我照相不好看」。她們不是謙虛,因爲我暗地裏也認同,她們在照片裏沒有在現實生活裏好看。我自己琢磨著,然後慢慢想通了。

美,原來有兩種:第一種,是「五官的美」,是一號眼睛,二號鼻子,三號嘴唇 ,又或是特定的社會標準。另外一種,是「宏觀的美」,這除了包含了五官的美,也是她給你的感覺,她説話的内容,她發出的能量,她的一顰一笑。最重要的分別是,宏觀的美,是她如何將她在這個世界裏看到的美,吸進體内後將之消化,沉澱,然後再不經不覺的從她的每一句説話,每一個動作,每一個眼神,每一個獨立思想,輸送出去到她身邊周圍的事物,引發她身邊的人也不期然地覺得這個世界很美,很美!這種美,是會傳染。 宏觀美的人會令到和她相關的事物也美,令到她身邊的人看到他們自己察覺不到的美。

可惜,這種靈魂的美,人格的魅力是不能在照片中表露出來 。越是宏觀美人,越是不上鏡,因爲鏡頭只捕捉到實在的綫條,而忽略了虛無的靈魂。越是五官美人,越是上鏡,因爲他們的不足僥幸地逃過了鏡門。一下子我明白爲什麽很多不惹人喜愛的人總是在照片裏順眼許多,這是因爲鏡頭捕捉不了她們的醜惡。照片裏,她們做到了一個現實生活裏做不到的人;照片裏,別人不抗拒她;照片裏,別人可以遐想她們是宏觀美人,升了一個層次。她們在照片裏比在現實裏較令看著的人舒服,而看著的人往往誤解這種對比感覺為「上鏡」,給予讚美。讚美多了,她們自然更喜歡拍照,花更多時間去研究如何令自己在照片裏更好看,而不是去探討如何令自己成爲一個更好的人。

31925002_597168313976588_715596393951002624_n

我一直認爲「你很上鏡」這句話是貶義的。我每次聽到人家對別人說,心裏就想:你爲什麽這麽沒有禮貌?但每次我都看到被說的女生笑得那麽開心,我知道又是我自己想多了。我天生敏感,最怕的就是令人難堪,所以我一定不能當選美評判,你教我如何去選一位「最上鏡小姐」好呢? 那不是叫我去選一位「最沒有靈魂小姐;最沒有人格魅力小姐」嗎?誤導他人的事我也盡量避免。我覺得不應該糖衣包裝,獎項的正確名稱應改爲「照片最勝過真人小姐」。但這也太殘忍了吧,我還是不會忍心去選。

人成熟了,才把這「上不上鏡」的歪理搞清楚。當然有些大美人是真實世界裏和照片裏都完美無瑕的。她們其實是一件藝術品,應放在博物館裏供凡人欣賞。反正和她們接觸不會使人對她們改觀,那我們看就行了,不用説話相處。最好她們不説話,我怕我會看穿原來她們不是大美人,夢幻破滅。

看到那些令人反感的人,像我這些不想虛僞但又不想沒禮貌的矛盾人,我頓時有了最好的開場白:「臉書看到你的照片,發覺原來你那麽上鏡!」他們開心,我能隨心,雙贏!

(每逢隔周五刊出)

Copyright © 2018 The Culturist.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

發表迴響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