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Culturist‧影畫影話】最後的絕地戰士,代代相傳的星際故事……

26731186_539945706365516_2346633125857435608_n作者:逍南笙 (香港七十後電影編劇、美術指導)

隨著故事的結束,銀幕上展示:In Loving Memory of our Princess CARRIE FISHER ,銀幕下的我除了依依不捨,還不勝唏噓……

相信擔任這次星戰第8集的導演Rian Johnson也沒有想過,當他安排Luke Skywalker 壯麗的夕陽下功成身退,畫上原美的句號;故事裡死裡逃生的Princess Leia,卻在現實世界的飛機上心臟病發,繼而四天後離世,享年60歲。他們的離去,彷彿要告訴影迷,一個時代的過去。星戰是代代延續的集體回憶,唯一不會代溝的兩代、三代共同話題。

猶記得3年前,我獨自往觀看《原力覺醒》時,恰巧有對父子坐在我前排。父親像我是個70後,正向年幼的兒子訴說自己的星戰回憶:「當年爺爺帶爸爸來看星戰,你回家後可告訴爺爺新故事……現在爸爸帶你來看,到將來你長大,也要帶爸爸來看……

星球大戰系列的偉大,不單在於她當年超凡的視覺特技、宏大的宇宙觀、原力的概念、王子公主和星際浪子的神話式浪漫冒險故事、千奇百怪的外星人、光劍、X 翼戰機、太空戰爭等等。她的偉大,是在這四十年間帶給我們幾代人的回憶,這回憶裡除了有陪伴著我們一同成長的星戰角色,還有在銀幕下的陪伴我們觀看的人…… 記得當年父親帶我去看《星球大戰》(1981 年後被重新命名為《星際大戰四部曲:曙光乍現》Star Wars Episode IV: A New Hope)之後,我從此就感染了星戰症後群。不但把自己幻想成 Luke Skywalker,更強迫我表弟裝扮成Princess Leia(希望他早已忘記這段可怕經歷),多麼希望父親能化身成 Obi-Wan給我光劍、多麼希望有 R2-D2 C-3PO 這樣有趣的朋友相伴、多麼期待下一集的來臨,回到那個屬於我和父親的宇宙。這種期待的心情,即使在今天仍沒有改變……遺憾是,我已無法帶我的父親觀看新一系列的《星球大戰》……

星戰
星戰是代代延續的集體回憶,唯一不會代溝的兩代、三代共同話題。

一代人的過去,另一代人的冒起,代代傳承,是永恆的定律,星戰之父 George Lucas 委以重任給 J.J.Adam(原力覺醒的導演),不但讓他將故事繼續創作下去,也將星戰的電影美學、風格、故事敘述的方式等精髓延續下去。

心水清的影迷其實也會留意得到,從第四部曲《曙光乍現》到今天的第八集《最後的絕地戰士》,戲中的 Galactic Empire(銀河帝國) First Order(第一秩序)Stormtrooper (風暴兵團)和軍官的列陣、頭盔制服的設計和顏色、那面垂直的紅旗,甚至 General Hux 於《原力覺醒》演講時的姿態語氣表情,兵團掁臂宣戰的場面,也甚有二次大戰納粹黨的影子。而電影的拍攝手法和鏡頭的調動,更可從一套極具爭議性的宣傳記錄片:《意志的勝利》(Triumph des Willens)中找到端倪。

談到《意志的勝利》,是由一位德國女導演 Leni Riefenstahl 1934 年為希特拉所拍攝 的宣傳記錄片。當時希特拉對女導演的要求,是希望她能夠拍攝一部連政治冷感的觀眾都可以打動和吸引的電影。為了拍攝這片,希特拉在沒有條件的限制下,提供了 36 個攝影師和助理、9 個航空攝影師、17 名燈光師等合共 172 人的攝影團隊去進行拍攝,相對今天的所謂大片絕對是不遑多讓。儘管此影片在二戰後受到業界所排斥,甚至禁影,但就影片本身的電影技法而言,無疑是大師級作品。片中的移動摄影、航拍,音樂與影像的配合,也對後世的紀錄片和電影影響深遠。相信曾經看過該片的觀眾,也會被影片開始時的影像所震懾,那架載住元帥的飛機於雲層裡穿梭,然後從天而降,俯瞰著整個紐倫堡,飛機投影在地上有如十字架的影子,彷彿像救世主降臨一樣。

George Lucas 也曾於訪問中透露,當初設計《星球大戰》的 Logo 時,也曾指示設計師 Suzy Rice,把 Logo 設計得看起來非常 Fascist(法西斯),並且他自己也不否認, 在人物造型和設計上也曾參考了大量二戰德軍的資料。

講開納粹德軍在造型上的美學,從各部隊的軍服、軍刀禮劍、領章、勳章、甚至旗頂的裝飾,也令軍品收藏家趨之若鶩。即使在部分歐洲國家已禁止售賣,但這些曾經見證著殘酷歷史的「精品」,仍然門庭如市,有些 SS (黨衛兵)的勳章在拍賣網站,甚至可賣 上幾千美元。在台灣更有軍品迷親身到歐洲觀摩縫紉技法,尋找接近當年的布料,向私 人博物館借來軍服作參考,然後請裁縫制辦來售賣,最後竟漸漸做出成績來,得到外國 博物館的訂單,定製樣辦作展示品。

我非鼓吹或推崇納粹主義,可是就這些服飾裝備的美學設計和造工而言,對從事電影美術和服裝工作的我,確實著迷……難度這就是星戰故事裡面所述、會令人無法抗拒的 Dark Side of the Force?

我相信George Lucas的星戰系列是隱惡揚善的神話故事,即使他以納粹形象作為參考, 也只是藝術上的創造而已。我更相信不管是J.J.Adam,或者其他導演接棒, 也會將星戰的精髓繼續傳承下去,就像 Yoda 對年老的 Luke Skywalker 所講,他們之所以存在,就是要把所學的傳給下一代。而我們,就像那個拿著掃把仰望星空的小孩,等待著另一頁將要開始的冒險旅程……

發表迴響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