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Culturist專欄・影畫影話】水怪政治學

水怪政治學 
作者:#逍南笙 (香港七十後電影編劇、美術指導)

「五十年代一個風和日麗的下午,花樣年華的Kay Lawrence跟同伴來到Black Lagoon(黑湖)探險和暢泳,卻偶遇恰巧也在水底休憩的年青水怪阿Gill。當時天真Gill,深深被眼前這位穿著雪白的泳衣、婀娜泳姿的金髪洋妞所打動,自此便不能自拔地愛上了對方。
可是,不知道是賀爾蒙的作祟,還是初次接觸異性的關係,血氣方剛的阿Gill對阿Kay表現得有點過火,除傷害了阿Kay的同伴,更強行把阿Kay帶走,因而惹來殺機。最後,阿Gill敵不過無情的槍火,把阿Kay放下,帶著滿身彈痕默默地回到黑湖深處⋯⋯」

以上所講的情節,正是出於1954年於美國以3D上映的B級恐怖片Creature from the Black Lagoon《黑湖妖潭》。因著《黑湖妖潭》的成功,環球電影工業公司分別在55年以及56年,開拍了續集Revenge of the Creature和第三集The Creature Walks Among Us。

人性比醜陋更醜陋

而故事中的阿Gill更進化成可以像人類般用「肺」來呼吸,甚至穿上衣服與人類居住,但野獸愛上美女的基本概念,始終沒有改變。而在第三集的故事中,水怪阿Gill更被人類嫁禍成為殺人凶手,令阿Gill發現,原來人性的醜惡,相比自己的外貌更為恐怖,所以阿Gill最後只能無奈地回到本來屬於牠的海洋⋯⋯

儘管水怪與美女這段「愛情故事」最後在1956後無疾而終,但72年後的今天,墨西哥導演Guillermo Del Toro卻以三年時間籌備,結合前人所創作三集的水怪故事,再加上聖經《路得記》中的故事和神話元素,替水怪和美女這段相隔七十多年的「感情」畫上了一個浪漫句號,創作出今天的The Shape of Water《 #忘情水 》。

雖然今天《忘情水》的故事,表面變得單純和浪漫,可是創作人自身的國籍,還有故事中排除異類的信息,已表明Guillermo Del Toro,正以一個異邦人的身份,對癲佬總統特朗普的排外政策作出一個回應、甚至控訴。而當中最具爭論的,莫過於特朗普早前提出要在美墨邊界興建一道造價高昂的圍牆,並且還要求墨西哥政府分擔一半的建牆費用。

其實美國這個國家,本來就是由來自五湖四海的人所組成,而追溯歷史,這片土地更是當時的歐洲人對原住居民進行了一次史無前例的屠殺而搶奪回來,𣎴過諷刺是美國的主流宗教-基督教中的聖經卻告訴我們,上帝即使選擇了猶太人作子民,也不會放棄外邦人,這在《忘情水》的戲中也清楚說明。

而導演也曾經在訪問中提及,如果可以的話,他是多希望能夠把故事背景從60年代,換成今天的美國來拍攝。所以在這個水怪與啞女的童話故事背後,除了是電影人對美國政府的表態,也是一種引起「政治敏感」的奧斯卡所關注和垂青的手段。

敢言的代價

其實藝術創作,一向也是藝術家對自己或世界的一種表態,這種戲內戲外的「電影政治學」,除了在荷里活出現,近這十年間也在香港電影中或多或少地反映出來,並且變成其中一個創作的取向,可是香港的電影人卻沒有荷里活那邊幸福,敢言的後果,往往會換來封殺。

不過無論政治是否正確,圍牆最後是否存在,總統的手段有多強硬,也無法阻止有才華的創作人進入美國,而這股政治壓力,最後只會成就更多拍攝出The Revenant《復仇勇者》的墨西哥導演Alejandro G.Iñárritu,還有拍攝Gravity《引力邊緣》的墨西哥同鄉,Alfonso Cuarón。

如今在美墨3201千米的邊界,部分前無去路,後無退路的墨西哥人,已漸漸選擇到邊境線最東端、與德薩斯州隔水對望的Tamaulipas附近、一個稱為「北區」的小村子居住。
對於居住「北區」的墨西哥人來說,也許暫時是個世外桃源。無獨有偶,在羅湖和香港一河之隔的後方,也有一個叫北區的地方,至於這個曾經因為「一週多行」的政策,而導致該區租金和物價暴漲的居民來說,是否仍是往昔的世外桃源就不得而知,但老百姓,從來也是政治鬥爭下首當其衝的受害者。

 

 

發表迴響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