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Culturist 影畫‧影話】《創意地獄》

2《創意地獄》

作者:#逍南笙(香港七十後電影編劇、美術指導)

「不要為了過去的事,浪費未來的眼淚」,是電影《與神同行》中「月值使者」李德春(金香起飾)對死去的主角金自鴻(#車太鉉 飾)多番勸勉的金句,然而在編劇的精心設計下,不管是戲中的人物,還是銀幕下的觀眾,也因為這部悲情的「七宗罪遊地獄」,而浪費了不少未來的眼淚。

看到戲中的演員不停地哭泣,我除了打從心底佩服他們的演技專業,也擔心他們的眼睛,是如何能夠承受這種疲勞轟炸?

其實每一次當我們接到劇本,知道演員需要拍攝「喊戲」,或特寫眼淚流出的鏡頭時,通常都會建議化妝師預先準備一支TEAR STICK (催淚棒)以備不時之需。這催淚棒外形就像一支無色的唇膏,含有薄荷和樟腦成份,只要將棒在眼睛下面位置的皮膚塗上,這些薄荷和樟腦便會因為皮膚的溫度而釋放出蒸氣,當蒸氣上升,便會刺激眼睛流出眼淚,所以催淚棒比眼藥水是更容易控制,效果亦更自然。

但《與神同行》比催淚棒更利害,故事中的每一個地獄的橋段也彷彿為你塗上了催淚棒,然後隨著劇情的發展慢慢醞釀,等到適當的時候爆發出來。

眾所周知,《與神同行》改編自2010年至2012年期間,於韓國漫畫網絡平台WEBTOON連載、曾奪得「韓國漫畫大賞」及「富川國際漫畫獎」的人氣漫畫。故事的靈感,則來自融合了中國民間信仰、道教和彿教而成的「十王圖」。

談到陰間地府,雖然不同民族的宗教和神話也有其獨特之說,可是有一些基本的框架,和人物卻大有類同!

以「十王圖」為例,就記載有七層地獄,包括了刀山地獄、鑊湯地獄、寒冰、劍林、拔舌、毒蛇和鋸骸地獄,而Dante Alighieri (但丁•阿利吉耶里)於Divina Commedia (神曲)中所描述的地獄,不只有九層,裡面還要再分三圈十囊和四界,同樣每一層也有其所屬的罪孽;無獨有偶,存在於14世紀至16世紀墨西哥古文明的AZTEC (阿茲特克),其傳說的地獄也有九層,並且在最底層Mictlan (米特蘭)𥚃,有名為Mictlantecuhtli(米特蘭泰庫特利)的閻王,身份就像希臘神話中的Hades(黑帝斯)。

除了地獄的結構,河流也大異其趣。例如我們熟識的奈何橋橋下就有一條忘川河,在那裡必須喝下孟婆湯,才能投胎轉世;而古希臘也有一條叫Lethe(勒忒河),也就是忘河,喝下河水同樣會忘記在生時的一切;另外還有介乎於人間和冥府、河水黑色的Styx(斯提克斯河),亡靈必須需將錢放於舌頭上,當作給擺渡人Charon(卡戎)的渡河費,才會被送過河。

3

至於引領亡靈到陰間的使者除了有希臘神話的Hermes(荷米斯),當然不少得地中海巫術信仰中、形象百變有型的Baron Samedi(星期六男爵)。

不過,如果你是古埃及人的亡靈,則沒有《與神同行》中的主角那麼好彩,有陰間使者為你在冥王Osiris(歐西里斯),還有在四十二位陪審官面前辯護,你必須親自「審死官」。

4

就以上只是冰山一角的冥界、陰間的傳說,已足夠創作出不同版本、賺人熱淚的《與神同行》,而這類打「親情牌」的電影,基本上是普世共鳴,更何況在這個悲情故事背後所探討的,是倫理和德道這兩大主旋律,所以電影沒有在國內上映,我確實感到有點可惜,究其原因,是薩德反導彈系統事件的餘波未了,還是因為故事題材涉及鬼神地獄,就不得而知。

的而且確,在國內創作電影劇本確是諸多制肘和自我審查。以恐怖片為例,既不能過份血腥暴力,賣弄色情,更不能夠讓「真正」的鬼存在於故事之中。即使在故事的前半段鬼影幢幢,但發展到故事的尾聲,結局總離不開精神病、幻想和發夢來自圓其說。那妖精、怪獸、外星人、異形、超人可以嗎?沒問題,因為牠們不是鬼⋯⋯

所以經過前幾年的國產恐怖片風潮之後,現在已很少機會在大陸的戲院看到這些「裝假狗」的恐怖片出現。如今取而代之的,不是荷里活的科幻動作巨片或動畫,就是「那些年小時代閨蜜致青春」的「後患症」,當然不少得年度四大名著⋯⋯噢,Sorry,只有一大名著:西遊無限Loop。

其實除了院線電影,在大陸的網絡平台上播放的網絡大電影(俗稱網大),也被受波及,很多本來已經上架、但因為故事涉及鬼怪、古惑仔、喪屍等「擦邊球」的敏感題材的故事也無一幸免,下架!取而代之的要正能量、陽光,歌頌人生美好⋯⋯相信曾經在大陸工作的讀者,每次觀看國內的電視劇集時,總會感到十分迷茫和沮喪。因為不管你轉到那個地區的電視台,總被迫「參與抗戰」,有時候你甚至會發現同一個演員,會同時出現於不同的「戰爭」之中,同行更開玩笑說,如果把歷年來死於抗日電視劇集中的日軍數目統計一下,有可能已超越在現實戰爭中的數目。

國內觀眾的眼晴雖未完全雪亮,但隨著大國掘起、社會轉型、經濟增長⋯已經有所改變。再加上二三線城市的戲院如雨後春筍,智能手機的普及,令美團這類團購Apps大量開發、競爭,為觀眾帶來不同的優惠。就以剛落畫的《星球大戰-最後的絕地武士》為例,3D版本,透過團購購票,只需30至40元人民幣,即使4D,甚至IMAX,也只需65至70多元人民幣。雖然銀幕和音響的質素良莠不齊,但基本的配套和設施,大部分已跟香港的迷你戲院睇齊,對於國內的觀眾來說,如今看電影已再不是高消費,試問觀影經驗豐富的00後、80後90後觀眾,又怎會再繼續上當,看那些「裝假狗」的電影?

然而,在一個只會提升「硬件」,而抑制「軟件」發展的國家,不管有多強,也無法孕育出《人頭氣球》的伊藤潤二、Night of the Living Dead《活死人之夜》的喪師電影之父George A. Romero(佐治羅米路)、還有Tim Burton(添布頓),David Lynch(大衛連治)這些大師,最後不停湧現的就只有豬八戒外傳、牛魔皇外傳⋯⋯閨蜜、前度、45678集⋯⋯

發表迴響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