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Culturist 觀點- 林青霞篇(上)】林青霞超越性別的影壇絕色

林青霞篇(上)
42屆香港國際電影節「焦點影人」主視覺,焦點影人是大美人林青霞。

今屆 #香港國際電影節「焦點影人」是 #林青霞,大美人更會於於3月31日出席講座。講座前席,#文化者 將一連三日,就著以上四部選片裡的反串形象,包括「賈寶玉」、「曹雲」、「東方不敗」到「慕容嫣/燕」,跟你解構這位「一代傳奇」當年參演的心路歷程,一起探索「性別易裝」的美學、文化與禁忌,揭示男女色相的奧妙。


Text by 張高翔
Photo courtesy of HKIFF(劇照)

誰不想被喚作「 #大美人 」?有的,那個人是林青霞。
自80年代憑影片《窗外》出道至今,林青霞一直以超然美貌、脫俗氣質,被譽為「中港台第一美女」,瘋魔東南亞以至海外影壇。而今屆香港國際電影節「焦點影人」,也誠邀她來擔任,並為其特設了《雲外笑紅塵》回顧放映,好讓上一代影迷、新一代粉絲,也能在大銀幕上重溫她的絕美風采。

不過,細心留意,電影節的選單,不止聚焦林青霞的「文藝少女」電影,同時也選映了數部牽涉性別易裝的作品,像《金玉良緣紅樓夢》、《刀馬旦》、《笑傲江湖II東方不敗》及《東方不敗終極版》展現她多年來,渴望尋求突破、拋脫外貌枷鎖的影人心願。

林青霞篇(上)
《窗外》劇照

你看不見的「美人」眼淚

林青霞外形上得天獨厚,細緻明亮的膚色、高朓苗條身材、害羞而陰柔的舉止,活脫脫是社會對一個完美女性的要求。可是,誰曉得這些優秀條件,非但沒有給予她自由,還反過來成為她成長時的障礙?在09年跟林燕妮的舊訪問中,林青霞曾說過這樣的 一段話:「我只有三條出路:念書、嫁人或者拍戲。母親不贊成我拍戲,她像母貓保護小貓似的怕我學壞了,有個男生想我跟他去美國包餃子,我媽媽是個山東大娘,整輩子都在包餃子,說:『哎,又是餃子?還包不夠呀?』結果便拍戲了。」

除了家人嚴厲的監管以外,坊間加諸的「港台第一美人」稱號,也曾限制了她的可能性,像早期她就常被安排參演言情故事、浪漫文藝片,如《窗外》、《雲飄飄》,還老被被安排當純情女角,承受許多不能自主的對待。「中學時學校不准學生生的頭髮長過耳垂,畢業了,好不容易才長長了頭髮,怎知在《窗外》又得演中學生,導演下令把頭髮剪回耳垂之上,青霞哭了一大場。那時流行 的是幼幼的眉毛,青霞偏就天生一雙既粗且黑的濃眉,頭一次化完妝出來,導演罵化妝師:『怎麼你把她的眉畫得那麼粗那麼黑?』化妝師委屈地說:『她的眼眉, 我一筆都沒畫過畫過。』」林青霞說,撰自09年她跟林燕妮的訪談。

之後,等林青霞紅到一個程度,更被邵氏台灣的經理人要求簽下長達八年合約,好讓再過幾年,可給她安排性感角色。此等要求均令林青霞大為震怒,最終拒絕簽蠻,並改以其他形式繼續演員生涯。奈何,避得過經理人無情的要求,卻躲不開媒體的魔掌,大眾對她的美貌、感情生活好奇日深,在《永遠的林青霞》一書中,就曾提及她對社會,特別是媒體咄咄逼人的採訪感到痛苦:「我甚至哭不出來,我不快樂到連眼淚都流不出來。那時候我真的真的很不快樂。我內心有一種麻木感,覺得自己像行屍走肉。我不讓自己被感情控制。所以我猜我的心就此封閉起來。我唯一在乎的是把每天的工作做完。」

以上這席話,反映了社會制度中,各式經濟利益、公眾期望、以至外貌,都對林青霞帶來重擔。為了回應社會的需求,她或更多女生,不得不壓抑個人性情,以迎合外間期望,走向所指定的方向(如賣弄性感/美色),危害了身心的正常發展和其他可能性。

慶幸,外表柔美的林青霞,骨子裡卻有著山東女性的剛毅,不會輕易向約定俗成的傳統妥協,令其日後總算遇到開放的伯樂,願意讓她將這種潛藏的特質盡情發揮,開啟了演藝路上的另類姿采。

(下文待續⋯⋯)

Text by 張高翔
Photo courtesy of HKIFF(劇照)

Copyright © 2018 The Culturist.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

延伸閱讀:

【The Culturist 觀點- 林青霞篇(中)】林青霞超越性別的影壇絕色

【The Culturist 觀點- 林青霞篇(下)】林青霞超越性別的影壇絕色

 

One thought on “【The Culturist 觀點- 林青霞篇(上)】林青霞超越性別的影壇絕色

發表迴響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