闖狂野新居 蛙王:即興就是爆發力 【The Culturist登堂入室 】

香港元祖級行為藝術家「蛙王」郭孟浩說,喜歡青蛙的原因是牠喻意開心。蛙王從不吝嗇與人分享自己的藝術創作,在街上大派作品也但求大家開心。今次蛙王新居入伙,文化者拜訪他的同時也感染了他的開心。

開心源自蛙王的即興,但原來蛙王看待即興是十分認真的,「即興不是真的即興,而是有24小時全天候的準備,然後在現場一下爆發才有力量的。」他如此說。專訪期間蛙王隨手倒出一箱又一箱的「蛙作」,每每令我們哇哇大叫。因新居四周滿是龍眼樹,於是他早前隨手執起地上的龍眼曬乾做成一大箱shaker,在我面前和學生玩了一大餐。

蛙王說創作便是生活,睡醒了便創作,累了便睡一覺。但才講了句正話,蛙王又引我去看他的畫作,突然他即興的撕開手上的畫作,在我下巴快掉到地上時,他說這是近年的頓悟,把畫作撕開再摺成「花」,用繩縛上,串連起來又是新的作品。

蛙王說自己是「瘋癲和正常之間的運作者」,別人看他瘋癲,但他很清楚自己在做甚麼。臨走前我叫他和妻子阿Cho合照,豈料他走到旁邊拿起一盆墨水,一聲「小心」便整盆丟到桌上,即時墨花四濺,在場的當然少不免中彈,但蛙王哈哈大笑說:「你們猜不到吧。」然後便和妻子合影了一張用竹竿打架的不正經合照。
蛙王就是那麼離經叛道,那麼「蛙王」。

撰文:余日一

發表迴響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