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MV真的要執笠了?說說小白狗的故事……【文化者·悼念】

2018 是傷感年。離開的人多,消失的老店和地標也不少…… 最傷感,是苟延殘喘的HMV,好像真的要執笠了,看到9蚊一隻的散貨DVD、空空如也的貨架,除了唏噓還有什麼?

我是被HMV奶水養大的,沙田新城市廣場的試聽耳筒被我用殘、尖沙咀店搬了多少次我還是會找到它、一有空還會約朋友到銅鑼灣店吃飯,就是不想它凋零,但它還是抵抗不了時代巨輪的輾壓。在德福店緬懷我的青䓤歲月,沒有什麼想買的了,買了小lego回家砌有HMV標誌的小白狗,這小狗內藏品牌的感人故事。

這隻可愛的小白狗名叫Nipper,1884年出生於英國Gloucester 的Bristor,是頭流浪狗,因喜歡咬客人的褲管而被主人取名為Nipper(意解「輕咬」)。好心收養牠的主人Mark Barraud在1887年過世後,牠便被Mark 的畫家弟弟Francis Barraud帶到利物浦收養。

某天, Nipper 一副專注的樣子、歪著頭打量著這部聲音不知怎麼發出來的怪東西。Francis 好奇Nipper為什麼總是不離開,難道小狗也懂音樂?原來 Mark 生前錄了自己的聲音在留聲機中,Nipper 聽到舊主人的聲音,便以為 Mark 還在世,留在旁邊側耳凝神傾聽。

1895年,Nipper 離世了,第二任主人非常懷念牠,於1898年將 Nipper 探索留聲機的情景畫了下來,並於1899年2月11日註冊命名為Dog looking at and listening to a Phonograph。後來 HMV 的母公司 Berliner Gramophone 向 Francis 買下了商標,易名為「His Master’s Voice(他主人的聲音)」,亦即是 HMV 的全寫。

HMV 或許在找不到白武士的情況下,成為消失的風景,但 Nipper 的故事,還是希望能永遠傳流,老音符、老歌是有根的回憶,在世界消失還能扎根人心。但願。

撰文:馬如風

Copyright © 2018 The Culturist.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

發表迴響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