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金福 林黛玉思維的東方Michelangelo【文化者‧專訪】

林金福個展「醉與夢」「我只對繪畫皮膚有感覺,對皮膚以外的任何事物都不感興趣……我覺得我的畫已經非常乾淨,只是人的心思並不。」──男體畫家 #林金福

內地畫家林金福第一次開個展,在香港中環的一畫廊。不為什麼,只因在內地,畫男裸體仍是異類,他在雅昌網的戶口也因此被刪了。有一張作品《荷》,他把東方詩詞融入唯美的羅密歐與朱麗葉故事,男女二人躺在浮萍上生離死別,畫面悲壯,口痕友卻揶揄:「那個女的苛索完那男的,還說不夠,哈哈。」林金福聳聳肩,無奈地講故事。

展覧本來在去年底進行,但因為他一直照顧患癌的太太,奔波去給她看病,就推到今年。但太太堅持一定要他完成,她想見證丈夫第一個個展。「人生無常嘛。不知道明年明天要發生甚麼事。」林金福幽幽說。

中國畫歷史上,畫男裸體的畫家,的確鳯毛麟角。

將血肉之軀化成裸男の歌

「我覺得我的畫已經非常乾淨,只是人的心思並不如此。」林金福清華大學美術學院原唸的是雕塑系,後轉為油畫系,師從 #忻東旺 與著名畫家與藝評人 #陳丹青。2009年,當陳丹青看到林金福的人體油畫就驚嘆: 「所有藝術學生都畫人體習作,但人體創作卻是罕見,尤其以男子的裸體作為主題。」於是,林金福就一個個裸體畫下去,遵恩師忻東旺之寄望:創作放入博物館的作品,懶理外界強加於他「男色藝術家」的荊棘冠冕。

林金福記得,小時候家裡掛的是古典人體的掛曆,有羅丹的男體。與西方的古典人體畫不同,林金福滲進了豐富的東方精神,西方米高安哲羅(Michelangelo)的光影姿態,卻洋溢納蘭性德的詩意。「畫面對我而言,是顏色節奏的推變,就像古典音樂的節奏,也像高山流水,有種欲望,人存在就有欲望。」林金福說。林金福個展「醉與夢」

多愁善感 痴心眼內藏

「看《紅樓夢》我總覺得自己是林黛玉,外表歡容其實內心很憂鬱、很悲傷,有時覺得吐血要吐光了才能畫得出,或者過得幸福就不想畫畫了。」林金福的深情,全寫在畫布上主角的眼內藏。「眼睛是畫家的窗口,每一對眼睛都是靈魂,是故事。」

人沒有完美的,林金福覺得只有在他畫中才找到,自己心中近乎天使的完美形象。
「我的畫中人都是不同的人湊在一起的。有次,我要畫一個女體,但找不到我想要的鎖骨,畫的時候用上了自己的肩膊。」

林金福說,成功的畫家在於更新。「如果一直在重複,一個畫家的藝術生命就結束了,就沒有意思了。就像我們國內好多畫家,他是只畫一種人、一個衣服,然後就一直畫畫畫,可能他就對這個東西感興趣也沒甚麼關係。不斷的更新才會有未來,新的靈感、火花和激情吧。」

林金福個展「醉與夢」
日期: 即日至9月30日
時間: 星期一至六 10:30 – 18:30
星期日及公眾假期 15:00 – 18:00
地點: 一畫廊
香港中環荷李活道一號
華懋荷里活中心G 層5 號鋪
** 18歲以下觀眾須家長陪同才能入場觀賞

撰文:鄭天儀 攝影:余日一 剪接:黃荻

Copyright © 2018 The Culturist.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

 

發表迴響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