填詞人岑偉宗:我細個想做許冠傑【The Culturist專訪】

岑偉宗說,小時候以為許冠傑便是一份工作,寫我的志願時一心寫想當許冠傑,夢想站幕前。可是第一屆演藝學院招生,他落選了,循預科升讀大學,但因為太愛舞台,畢業後從事教書工作時,他選擇做業餘戲劇,從頭到尾甚麼崗位都試過。兜兜轉轉,現今他成為了舞台舞界重量級填詞人,反而自嘲:「演員以我的外貌怎當,論俊俏又比不上別人,論醜亦比不上別人,是沒有特色!」問他有否想過當導演,他又笑說:「無謂增加半途出家導演的供應量。」現在專注在填詞上。


以前有人批評過岑偉宗的詞又文又白,另一方面霑叔在電台節目又曾點名稱讚,岑偉宗總會冷靜思考批評和稱讚,再改進。在與岑偉宗的言談中,不難發現他很願意聆聽意見,而且很愛朋友,一個訪問中提了許多朋友的話。他曾舉例自己和朋友約食飯,重點不是吃甚麼,而是一起吃的人。上岑偉宗的網頁,亦能看到他拿着傳聲筒的Q版公仔,在我眼中和對他的印象甚是配合,他就是一個很願意聆聽的人。訪談結尾,我除了問他有甚麼詞還想修改之外,我還問他未來的目標。他說希望自己的有份或沒有份參與的舞台劇,不論是《奮青樂與路》或是《維多利雅講》或是其他劇,可以衝出香港在外地演出。他說粵語藝術表演作品有很多都很優秀,希望更多華語地區觀眾能欣賞到。撰文:余日一Copyright © 2018 The Culturist.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

留言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