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燕妮教曉我的事……【The Culturist 觀點】

撰文:鄭天儀

才女林燕妮有篇舊專欄這樣寫:「下世不想再做林燕妮,太辛苦了,想做一個傻傻哋,有老公愛惜的女人。」不知她在養和醫院渡過生命最後一程時,腦海裡是否也是這樣總結人生,還是覺得人生閱歷精彩過畫家調色碟,其實也不錯。

.jpg林燕妮曾是無綫第一批英文台的天氣女郎,當作家後她的「香稿」傳訟幾十年,昔日她交稿時總喜歡噴滿香水,遮蓋報館的油墨味,編輯們最難忘懷她的佳作伴花香。幾年前約她專訪,就是特意聽聽她講香水這回事,她爽快應允,我們還一起去了老友開的精品香水店噴香水、講男人。

每一代都有一代的女神。

我說林燕妮應該收了很多兵,至少有千軍萬馬,當時伊人掩着嘴笑道:「沒有真命天子也是白活。」她拿起香水營造香水雨。「你唔覺得噴香水都係一種任性咩?」在傳統南洋華僑知書識墨家庭長大,又曾放洋歐美的林燕妮脫口說,我不禁請烈女解話。「不是嗎?否則無端端塗來做乜?香水是任性與感性的混合物,你買香水無可能好理性,無性格的香水不如塗爽身粉!」愛情小說毒害下,香水總是被標籤成勾引男人工具,林燕妮任性的選擇任性,是都市的一抹綺麗風景。

林燕妮是個性格巨星,相信迷倒她石榴裙下之臣都不能抗拒她這種率性的魅力。印象深刻,她跟我說曾經有個初識的男朋友,在飛機上選了最貴那枝香水給她,回來她說:「好濃呀。」我問她記得香水的名字嗎?她答得很妙:「本來應該記得,但因為已唔記得佢,所以連香水名都唔記得了。」林燕妮就是如此愛恨分明得亳無餘地。閱男無數的她,更特意告戒我:「男人分唔出你定係你啲皮膚,通常他們會說你好香而不會話你枝香水好香。」

黃霑:我從未見過咁靚嘅人

談到林燕妮的情史,她曾與李小龍哥哥李忠琛結婚,二人育有一子李凱豪,但最轟烈的莫過於她和黃霑的一段「才子佳人」戀,她曾背負第三者之名,黃霑曾形容林燕妮為他「一生至愛的女人」,而霑叔亦是因肺癌去世。

.jpg
已婚的黃霑曾迷戀林燕妮,二人感情糾纏十多年,黃霑更曾傳真「愛的宣言」(下圖)與朋友,宣告這段才子佳人戀。

1977年黃霑與林燕妮共同成立「黃與林」廣告公司,因二人的名氣,當年能揾二億元生意額。1983年黃霑回校修讀碩士,和林燕妮一齊報名,製造了一條浪漫的才子佳人娛樂頭條。

與黃霑感情極好的廣告界先驅李雪廬,多次跟我提過當年黃霑對林燕妮的迷痴,而部分情節也收錄於雪翁2014年大作《黃霑呢條友》。約1972年,黃霑與林燕妮傳出婚外情不久,便向老死李雪廬多番談到林才女的好。

.jpg「林燕妮好靚,我從未見過咁靚嘅人,又高又白,又識著衫,中英文也極好,真係好靚。你話林燕妮係咪好靚?你一定要話係,唔好講違背良心的話。」雪翁對黃霑這段動情告白,幾十年未忘懷。

曾共事的李雪廬對林燕妮的感覺則在於她的品味。「七十年代大部分人仍不知名牌為何物,但林燕妮穿的就是名牌,上班猶如時裝表演。她塗巴黎名牌香水,往往人未現身,十呎外香氣已瀰漫全室。」最搞笑是,黃霑當年還温馨提示老友要講兄弟道義,「別打林燕妮主意」,讓雪翁沒好氣。

林才女:無品味著得再靚都無用

幼承庭訓,林燕妮教養中西合璧,她更亳不掩飾的告訴我她小時候有多反叛。真光女書院畢業後,她負笈美國加州大學(UCBerkeley),刻意選的是美國最多學生運動的分校。「真光管得我哋好嚴,我要揾呢間剛剛相反的大學來任性一下,那學校搞學運、罷課等搞了十多年,所以完全領略這種味道。學生罷課和上街,未必為反政府,因為年輕人有理想,我覺得年輕學生應該多啲活動,香港的太少。」林燕妮更特別提到大學時她的學生會會長都是廿歲出頭,校長發言時會搶咪,校長不會因此懲罰學生。

林燕妮告誡說,女人靚不靚不重要,最重要有品味。「細細個開始,爸媽都好有品味,讀書時睇書、睇電視都知道要學誰的風度,女仔不只要靠個樣靚,品味同風度都好緊要,否則再靚的華人穿上去都不好看。」自言17歲已睇《Vogue》等時裝雜誌的林燕妮對我說。人到古稀,她穿的是一條背心鮮紅厘士短裙,配高踭的platform銀白色波鞋,染了一頭金啡色的長曲髮,自我到不得了。

自我當名牌穿,敢愛敢恨,這就是林燕妮。#

2014年筆者於《蘋果日報》專訪林燕妮:https://hk.lifestyle.appledaily.com/…/art…/20141008/18891353

Copyright © 2018 The Culturist.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

 

發表迴響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