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澤章生:「挑釁」這回事 每個藝術家都會思考的課題【文化者‧專訪】

僅發行三期的日本戰後世界傳奇攝影雜誌《PROVOKE》以其粗獷、搖晃、失焦的黑白影像聞名於世,顛覆攝影傳統美學標準,已於今年10月25日以展覽形式開幕,重現於香港國際攝影節。

本次主題展覽「PROVOKE & BEYONGD 挑釁以外」,備受矚目的是由東京策展人 #長澤章生 策劃的「挑釁時代:探索影像表達50年」聯展。

這位與森山大道等一代攝影更加多次合作的策展人,憑藉巧妙的展覽佈局,讓觀眾直觀感受《PROVOKE》誕生的城市東京隨世界變革動蕩帶來的時代面貌,同時展示了「PROVOKE」年代重要旗手中平卓馬、#森山大道、東松照明、細江英公、倉田精二、濱口隆、澤渡朔、須田一政、內藤正敏、吉行耕平,以及後世攝影師野村佐紀子、SPEW(三人組合)共12位攝影師,細數他們於不同時代對日本攝影界產生「挑釁」意義的影像作品。

以下為長澤章生的專訪,首位為香港策劃一眾日本攝影師作品展覽的策展人。

*長澤章生,以下簡稱「長澤」。

問:本次展覽總共展出12 位日本攝影師及其影像作品,你如何把握他們的展示順序和節奏?

長澤:最初接到香港國際攝影節的邀請,希望我以《PROVOKE》作主題策展,我就想到這是件非常困難,而且需要在很多方面努力的事。例如被正式流傳下來的作品不太齊全,亦有部分影像作品是私人照片。

經過多番思考,我決定以森山大道及中平卓馬作為主角,從而引出《PROVOKE》當時誕生的時代背景、誕生的原因並以此作為展覽主題帶給觀眾。於是,觀眾甫進入展覽場地便會看見最初為《PROVOKE》運動前期作準備工作的細江英公和東松照明等人,以此作為展覽開端。然後,重點介紹中平、森山,逐一展示同時代的攝影師,以及直至現在仍受《PROVOKE》思潮影響的創作人。

問:對於「挑釁時代」,你最關注的策展因素是什麼?

長澤:說到策展最重要的考慮因素,大概只有忠實以及娛樂性,還有觀眾的流動性,即參觀的節奏非常重要。我思考的是,當觀眾游走於一個個展覽位置,我希望他們能欣賞到有著不同尺寸、不同順序以及不同媒介的作品,令他們參觀的節奏有所變化。 我在放置作品時總是樂意多花些心思,有意識地引導觀眾的目光,觀眾就不那麼容易感到厭悶了。

問:你最想分享的展覽焦點是什麼?

長澤:本次展示的影像,有相當部分是《PROVOKE》時代的實體照片。

問:影像之外,有新的展示嘗試嗎?

長澤:在使用老照片的同時,這次展品也有新的創作——由於森山並不喜歡回顧形式的展覽,他以與《PROVOKE》同期創作的系列作品〈Accident〉(事故)為素材,把表現媒介從原先的銀鹽照片換成絲網印刷方式印在畫布和紙上。

另外,展覽的投影片亦是新作,內容是秉持《PROVOKE》精神的森山自1972年起以個人名義持續的創作,部分作品更是最近拍攝得來的。

問:你的策展思維,可以說也有一種「挑釁」精神存在?

長澤:這也是本次策展的重點所在。我想要透過展覽創造一種周而復始的「循環」——喜愛攝影的人會看攝影集,也會參觀攝影展覽;到訪過展覽的人會有意欲帶走體驗的一部分;帶走之後,又會看另一本攝影集;看完之後,又會想再去展覽。

會在香港策劃這麼一個介紹一大群日本攝影師作品展覽的人,我想我是第一個。我希望以一個較為吸引的角度,讓香港觀眾對日本攝影師及其美學觀念產生興趣,向他們展示豐富而多變的日本影像。

PROVOKE,並不只是一場運動的名字

問:2018香港國際攝影節主題展覽,為什麼是《PROVOKE》?

長澤:《PROVOKE》在不足三年的時間裡,只留下了三本雜誌,一份單行本。這些影像內容,可以說是一種非常極端地開拓新表現領域的創作活動,這些作品仍然不斷地對下一代人產生影響。因此,我以《PROVOKE》為題策劃本次主題展覽。而且,展覽絕不是回顧性的,而是在當今處境中回看《PROVOKE》年代運動的意義,旨在為觀者提供現在以及今後的觀點與立場思考。

問:你選了《PROVOKE》年代之後的攝影師野村佐紀子和三人組合SPEW的作品作為展覽的一部分,可以談談原因嗎?

長澤:除去10 位攝影巨匠及其作品的展現,本次展覽還展出攝影師野村佐紀子系列作品〈Another Black Darkness〉和三人組SPEW的作品〈Mother〉。我想,對於野村和SPEW的作品,香港觀眾是會感興趣的。希望觀眾可以從展覽中認識《PROVOKE》年代後世攝影師挑釁時代的方式。而為什麼單獨挑選了一位女性攝影師野村小姐,純粹是作品原因。

問:《PROVOKE》,對你而言的意義是什麼?

長澤:首先,《PROVOKE》並不只是一場運動的名字,而是作為一個詞語,是「挑釁」的意思。我認為「挑釁」這回事,是每個藝術家都會思考的課題。

PROVOKE,作為一種社會現象的存在

問:如何理解《PROVOKE》作為一種社會現象而存在當下?

長澤:首先,《PROVOKE》雖然是50年前的一場攝影藝術運動,但它並非單純是一件過去所發生的事,至少我不希望它是。

對我而言,所謂「PROVOKE」,不僅是「粗獷、搖晃、失焦」的攝影美學觀念,而且是社會精神一種。以森山先生為例,即使《PROVOKE》已經休刊,他至今仍然認為,自己一直以「PROVOKE」的態度攝影。

問:你認為「挑釁時代」主題展覽,可以給觀者帶來什麼啟示?

長澤:這個展覽是一個與觀眾共同創作的空間。《PROVOKE》年代,在歷史上已經翻篇;「挑釁」卻是一種任誰都可擁有,可感受的態度,任誰都可以自己的方式作出「挑釁」。不管何時何地,只要創造新的事物,就算其他人理解或不理解,過去有或沒有相同的事物。這次展覽「挑釁時代」,就是一個令人能夠如此反思的契機。

問:在你看來,PROVOKE思想有能力喚起現今社會的共鳴嗎?

長澤:雖然我不是太清楚現在香港人的想法,但就我個人來說,我只會策劃我自己想看的展覽。當我作為觀眾參觀展覽時,看見感情非常強烈,極具壓迫感的作品的話,我就會有「我也不能敗給這件作品!」的想法。

問:攝影對社會的影響力有多少,還會再出現像PROVOKE一樣的運動嗎?

長澤:回想1967年,當時是奧運之後,經濟高速發展的年代。現在舉辦奧運,也是為了在短時間內振奮經濟,而經濟又與各種事情息息相關,藝術也當然不例外。 
現今的人習慣活在網上世界,每當有想要表達的意見,只消一瞬間就可於互聯網上向世界各地發佈。即使有著同樣感受,同樣想法的人,想要表達意見時採取的方法很大可能不再一樣。
我想攝影對於社會還有一定影響力,只是時代不再一樣,我不認為會再出現像PROVOKE一樣的運動了。

策展人長澤章生簡介:

長澤章生(1968- ),長澤章生藝廊總監,長澤章生出版社總監,森山大道攝影基金會理事。他為國際展覽擔任策展人,也為名下位於東京銀座和青山的藝廊策展。此外,長澤出版攝影集和攝影展覽圖錄,為酒店和時裝店等商業場所擔任藝術指導顧問。
由長澤策展的大型展覽和活動包括:森山大道個人展「迷宮」,阿爾勒國際攝影節(2013);細江英公與威廉 • 克萊因聯展「Pas de Deux」,阿爾勒國際攝影節(2016);「森山大道印刷展」, 倫敦泰特現代藝術館(2012)和巴黎卡地亞基金當代藝術博覽會(2016)

採訪:陳珈澄 文字整理:麥靖怡

Copyright © 2018 The Culturist.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

發表迴響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