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虫如何點醒迷途小羔羊?【文化者·觀點】

阿虫
阿虫透過水墨啟發人心,在勞勞役役中要放鬆。(來自阿虫官方網站)

「生命到底是什麼?生命原來是把火。火能發光又發熱,給人希望又暖和。」— 阿虫

85歲的香港著名漫畫家嚴以敬(阿虫),8月8日在美國洛杉磯剛與家人慶祝過生日,昨晚心臟衰竭,在睡夢中安祥離世。記得2002年他在中環經營畫室,在中環扶手電梯上便會看到他的畫室與作品,參觀過虫居,看他的新玩意、斑斕畫作和新金句,我覺得他是一位草根哲學家。

「人,最緊要自得其樂。」感性的阿虫說。

有時人生迷途,他的作品總會在不同地方出現,點醒迷途的自己,讓你會心一笑。我喜歡他畫了個大隻佬拿着一圓一方圖案道:「行事剛柔並兼,行人亦方亦圓。」阿虫總會放東方哲學與地踎智慧,天圓地方,做也要外圓內方,勉勵人對人圓滑但對自己要不失本相。

嚴以敬原為政治漫畫家,無師自通繪畫,自嘲「不能成龍,只好成虫」,改以「阿虫」為名,發表一系列儆世的生活水墨畫小品,配上獨特「阿虫金句」,與豐子愷一樣生活化和啟發人心。

這是時代漫畫的力量。

人家說筆桿像刀,漫畫有時比文字更一針見血,字墨互融,點醒勞勞役役的迷途小羔羊。正如家人為阿虫發布的離世帖子引述阿虫所言:「讀者們的共鳴,是他創作的最大動力,可以為大家在充滿矛盾的俗世中找到喘息的空間,就是最大的回報。」,並以「歸自然得自在」的作品為配圖。

阿虫原名嚴以敬,20多歲開始畫時事漫畫,並刊登於於《香港快報》及於《香港時報於》。最初嚴以敬的漫畫以刁鑽辛辣聞名,如畫「文革」時代的毛澤東必篷頭亂髮,林彪則一對關刀粗眉。

阿虫1933 年出生於廣州,來港後一家住過深水埗劏房,做過學徒、小販、礦工,無聊時拿起紙筆苦中作樂,漸漸培養出繪畫的興趣。

直至他到《天天日報》當美工開始才算正式投身漫畫界,初時繪畫政治漫畫為主。來到 1980 年代,他對於諷刺意味強烈的政治漫畫應到厭倦,移民美國並轉而生活小品的漫畫。其作曾於《快報》及《天天日報》連載。

1984年,阿虫對畫政治漫畫感到厭倦,移民美國替裱畫及造畫框,也轉了畫風,以儆世漫畫打出個人風格。喪禮將會按照簡約的他生前意願,以簡單的佛教儀式舉行,遺體火化後將安放於洛杉磯的西來寺。

「阿虫離開時已放下一切塵世的包袱,陪伴著他回到自然的,只有愛。」他的家人在專頁以其作品與觀眾話別時如此說。

撰文:鄭天儀

Copyright © 2018 The Culturist.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

 

發表迴響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