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toine Gaussin 當機場變成抽象攝影【文化者•專訪】

「機場是不同人交集的地方,停機屏地上的飛機胎痕,就是人、歲月交疊的證據,我喜歡收集與捕捉這些分秒獨特的證據。」—— Antoine Gaussin

作為「空中飛人」,喜歡周遊列國的你或許會比攝影師 Antoine Gaussin 更頻密出入機場,但一定缺少他多年來探索的獨特鳥瞰視野。幾年前一次偶然機會,他成功借來了直升機,在不同機場開展了一個奇趣的超離地機場鳥瞰攝影項目,建立了航空和交通樞紐的新視野。

離地的航空新視野

看似平常的畫作,創作時一點不平常,少一點毅力與體力也不行,Antoine緩緩道出整個高空拍攝過程。

直升機開到停機屏或飛機跑道離地4-500呎位置,他要腰纒繩索免生危險,然後便俯身出機外,身體呈50度才能拍到平面的視野,期間直升機會在高空不斷打圈,他要在半小時內完成整個拍攝,期間不能影響飛機升降,干預是件很危險的事。

「腰力要很好,我因為要拍這個系列,腰骨都勞煩了,而且拍攝日必須有雲,否則陽光照射太耀眼便拍不到。」問Antoine的拍攝秘技,他侃侃而談。他認為如果鳥瞰拍出來的機場有種很強的訊息,所有胎痕成為了人與人交集的痕跡。

以鏡頭進入人群

來自比利時的Antoine 原為記者,後來不想當記者,卻想進入人群,於是決定學攝影,以鏡頭看世情。今年他分別於九龍塘的The Spectacle Group畫廊空間以及典亞藝博(Fine Art Asia)展出自己的作品。

Antoine的離地創作蘊藏了一套講求抽象和幾何美學,充滿活力的線條出現於跑道上,再以鏡頭將混凝土景觀一分為二,藉無數次起飛和著陸的故事,訴說人生。

Copyright © 2018 The Culturist.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

發表迴響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