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像獎2018】有洋蔥!!楚原導演談一生最幸福與最難堪

1拍電影是一場集體的冒險,我信。當有伯樂和同路人肯陪你走這條窄路與冒險,的確是一種浪漫的大確幸,尤其對一生貢獻給電影的人。楚原的大弟子 #馮淬帆 特意從台灣回港,頒終身成就獎予84歲的師傅。久久未露面的馮淬帆提到,楚原約於1967年,在他於麗的呼聲當配音員時托人邀請他拍電影。突然收到大導演的邀請,馮淬帆當然受寵若驚,於是他便演出了處女作《紅花俠盜》。

有天,馮淬帆跟師傅說想做導演,楚原二話不說,讓他從分鏡起由低做起,楚原入國泰拍第一齣電影時,就特意找馮淬帆當受薪副導演。馮淬帆忍不住在鏡頭前感恩:「楚原導演不只是帶我入導演界的恩人,還是我的恩師,我永遠的師傅。當我拍第一齣電影《香港屋簷下》時,楚原親自跑到片場,第一個鏡頭是他替我擺鏡位的。」這種難得的師傅關係,如今看來十分難得。

憑《殺破狼.貪狼》首奪金像獎最佳男主角的古天樂在台上也說到楚原給他的啟發。他說以前與楚原合作時,問他作為導演應如何演戲?楚原當時回話:「記住,永遠演好每一場戲,每一句對白,不要放棄,埋到位,再度、再度、再度。因為一部好電影是不能放棄的。」古仔坦言這話對他畢生受用。

楚原上台領獎時,還帶上他妻子南紅以及他六歲的孫女,回首了一生。

最幸福也最難堪的導演

楚原感慨萬分道:「將一個終身成就獎,給一個終身沒什麼成就的楚原,你們逼我講一句:『受之有愧』。」
回首半生,青衫人老,楚原指在漫長的人生中有開心時候,困難日子也不少,人生大概是失意多如意少。
「我破了香港賣座紀錄,老闆立刻加了我十倍人工。個個都說我是香港最幸福的導演;十幾年後我拍的片不再賣錢,拍了幾部仆街片,想拍《天龍八部》,開鏡前一天方逸華小姐出來撕了通告不准拍,還說:『誰讓你拍《天龍八部》?蝕本了你有得賠嗎?楚原你根本不懂電影藝術,你根本不懂拍電影!』那時個個人都話,我是邵氏公司最難堪的導演。」
我想,這對於楚原而言是一生莫大恥辱,在方小姐仙遊後他始講出這段不光彩的遭遇。
楚原幽幽對着鏡頭說,人生是由歡聲與淚影砌成,任何人無論昨日幾風光或幾失意,明天起床做回一個人繼續生活,因為明天總比昨天好,這就是人生。

不因碌碌無為而悔恨

「不說不知,人生與打麻雀一樣,有東南西北風,打到北風無是另外一個人生,如果你像我老了無得撈,記得要留番個錢,老到好似我連這個終身成就獎都撈埋,你便應該『管他天下千萬事,閒來輕笑兩三聲。』到老的時候,無論外面發生什麼事,菩提明鏡,笑下便算。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談中,最後我送給大家幾句說話:『當你回首往事,不因碌碌無為而悔恨,不為虛度年華而羞恥,你便能很驕傲地說,你無負此生。』
楚源

楚原於1934年出生,1955年入行,活躍於五十年代電影圈,拍過無數經典電影,曾執導的粵語片《七十二家房客》打破多年來嘉禾公司李小龍電影壟斷賣座票房的紀錄。其更開創改編古龍武俠小說的熱潮,曾執導《流星蝴蝶劍》《天涯明月刀》《三少爺的劍》《楚留香》等皆成為膾炙人口的作品。楚原近年已甚少公開露面,有傳他患上腦退化症,南紅則曾公開否認。

撰文:鄭天儀 圖:ViuTV截圖、金像獎提供

Copyright © 2018 The Culturist.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