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甩佬視野看愛情戰爭 徐志摩及舒伯特的《天鵝之歌》【文化者‧特約製作】

傳說天鵝臨死前,會發出它一生最淒美的叫聲。《天鵝之歌》(Schwanengesang)是浪漫樂派代表人物 #舒伯特 最後的一首聲樂套曲,創作於臨終前,死後才出版,訴盡愛與癡;《愛眉小扎》則是愛情至上的中國才子 #徐志摩 寫給陸小曼的書信合集,堪稱民國四大情書之一。舒伯特與徐志摩,各據東西方、年代相隔百年的兩大才子,何以會跨界在今個中秋夜同台交匯?

「《天鵝之歌》共14首歌曲,文本選材自三位詩人萊爾斯塔勃、海涅及塞德爾的詩作,內容訴盡愛與癡。當決定要演唱這套曲時,剛巧我在家裡看徐志摩的《愛眉小扎》,我突然覺得二人都是對感情敏感度很高的人,敢愛敢恨,徐志摩的詩好像在回應舒伯特的歌,新的概念就出來了。」跟 #文化者 大談創作理念,男高音柯大衛侃侃而談這演唱會的偶然性,於是他和鋼琴家曾華琛便找來演員、演藝學院全職講師鄭傳軍,演徐志摩。

以詩人的文字回應歌曲,在歌聲及朗讀穿插間,帶領觀眾走進詩人與作曲家《天鵝之歌》中愛的世界,也是戰場。

當兵心經 暗黑版「男人之苦」

「心啊!不要讓慰藉棄你而去!前還有多場戰役。不久我將安息長眠,親愛的-晚安!」──舒伯特《戰士的預感》

「舒伯特筆下,把愛情描繪成一個男人要去打仗那種惶恐、懼怕死亡、懼怕面對壓力的心態,與徐志摩面對愛情的仗不謀而合。徐志摩與已婚的陸小曼一起,被批評離經叛道,受輿論的轟擊,他所承受的壓力也很大甚至比打仗更大,且背負了一生的污名。」鄭傳軍說。

曾華琛形容,《天鵝之歌》裡許多首歌都很慢,氣息像生無可戀,也與徐志摩當年追求陸小曼的心情雷同。「舒伯特知道自己時限已到,他將自己全副靈魂放進這歌裡,像遺言;徐志摩在《愛眉小扎》所寫的字也一樣暗黑中帶着激情,二人敢愛敢恨之餘亦很脆弱。」

柯大衛還透露了創作中間發生的玄妙事件。「原以為他倆是楚河漢界,卻發現有股魔力在牽引,冥冥中不謀而合。決定要在《天鵝之歌》加入徐志摩詩詞朗讀後,我們無意中發現,原來舒伯特與徐志摩的出生相隔剛好100年,最有趣是他們是同月同日去世的,都是三十出頭便早逝。」天鵝之歌

是次由美聲匯呈獻的音樂會系列,三人將音樂與詩詞來交匯,都大嘆過癮。舞台crossover音樂會的多元跨界創作,更是流行而嶄新的概念,絕對是香港古典樂壇一個里程碑。 男人的社會形象一般都是強悍、堅毅,「男兒有淚不輕彈」。但是次《天鵝之歌》卻敢以男性脆弱視角,呈現眾生在愛情裡的竭斯底里。若想真正堅强,须先看到自己的軟弱。

你準備好跟不一樣的舒伯特與徐志摩見面嗎?只演一場。

「徐志摩及舒伯特的《天鵝之歌》」
24/9/2018(星期一)8:30 pm
香港大會堂劇院
票價:$280 & $180

監製、採訪、撰文:鄭天儀  拍攝、剪接:Ron Chiu、Carl Mok

Copyright © 2018 The Culturist.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