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劇場達文西」Robert Lepage:用腦打卡 莫忘歷史 【大師之言】

「《887》對我來說,是對於過去卑微的探求,從自身零碎的記憶片段,了解社會和世界的宏觀歷史。」── Robert Lepage

撰文、攝影:鄭天儀 (部分劇照由香港藝術節提供)

今年 #香港藝術節 呈現的其中一個重量級節目,是2015年被《英國衛報》(The Guardian)作滿分五星推薦的「年度最佳十大演出之冠」《887》,它是劇場大師Robert Lepage的自傳式獨腳戲,2月底至3月初在港首次親身上場作四場演出,座無虛席。#文化者 有幸採訪了這位「劇場達文西」,聽他真情培白創作初衷和對現世的感悟。他能使回憶載上拳套,重撃你眉心。

回眸歷史 娃娃看天下

「我做過無數獨腳戲,但這齣特別具挑戰性,因為這是有關我的童年。我不在扮演任何角色說故事,我在做自己。另外是,我不再年輕,要在台上站兩個小時、牢記所有對白,也要花很大功夫。」來自加拿大的Robert劈頭說,沒有想過在懷舊時,會引領自己探索上世紀六十年代加拿大魁北克的階級鬥爭和身份危機,《887》變成了一個少年併合了政治和詩意的回憶旅程。

「現代人周遊列國,都愛用相片和手機隨手拍照,但相片只幫助你打卡、記錄地標,是技術回憶(technical memory)而非感性回憶(sentimental memory),如果我有子女,我不會鼓勵他們這樣做。用腦去拍照記錄當下吧!就算回憶有偏差、不全甚至會說謊,也總比相片好。」

Robert 自導自演,《887》是一場由高科技引導的時空之旅,他擅以富有電影色彩的多媒體舞台,打造出時空轉換效果,以穿越式感觀剌激自我剖白,更重要是提醒觀眾莫忘歷史。「孩子沒有政治意識,甚至不會參與政治,但他卻能感受到社會的政治氛圍。」

扭曲的舞台 穿越的時空

Robert坦言,玩味性(Playfulness)是舞台的最吸引和最大的力量,能打破世間的隔閡,《887》透過娃娃眼,重新審視當年魁北克的社會政治與文化衝突。「60年代末,對很多國家來說是個麻煩、動盪的年代,各地捲地社會革命,政治的、性的、精神的革命,在劇場這國際化的地方和有力平台,觀眾可以辨認出自己熟悉的本土景象。」

「在我挖掘童年時最老舊的回憶時,都是碎片,有些更是不真實的。」他說,整個過程最大發現是,父親在他生命的位置。「向來我認為母親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人,她風趣、是個說故事能手。我父親是個經常要在夜間工作的的士司機,到我人到半百才發現他在我人生劇本是個中心人物。發現從這個曾經以為很陌生的人身上繼承了許多,這使很不安。」

Robert說,當人們看相冊時,總會下意識地自我保護,只記快樂與單純,沒有花時間去發挖深藏的東西,那些不想重新審視東西。

Nancy Sinatra重唱60年代的老歌Bang Bang (My Baby Shot Me Down)在演藝學院舞台上響起……藍調中的Bang聲,猶如古老大鐘的報更聲響,敲進你的內心,讓你思想迴蕩,飄到自身的回憶結界。

Copyright © 2019 The Culturist.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

發表迴響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