宰羊【文化者‧一相一故事】

內蒙草原一望無際,早前朋友去了那裏旅行,回來和我說了堆見聞,和他看照片翻着翻着就看到了這一張,一位牧民牽着一頭小羊的照片,不知為何就想起藝術家Damien Hirst的大型標本作品《迷途的羔羊》(Away from the Flock),也許是生命的提醒。

朋友告訴我內蒙的羊被宰割時,會是四腳朝天。一位牧民會用雙腿夾着牠的頸部,擋着羊的視線;另一位牧民會割開羊腹,把手伸進去掐斷羊的主動脈,伴隨着大量出血,那頭羊雙眼一合,整個過程大概一兩分鐘。過程中沒有聽到羊的悲鳴,牠也沒有太大的掙扎,大概是察覺得太遲,已經無力掙扎了。

這個過程說來有點像生命教育,我們從不知未來會如何,正如那頭羊如果早點掙扎,在被捉住前就開始,也許就能多活幾天也未可知。然而這場宰羊過程在我聽來,似乎帶點尊重和憐憫,那頭羊面對了未知的恐懼,但宰羊人卻免卻羊直視恐懼全貌的本身。

而這個故事確實和觀看Damien Hirst的作品經驗類似,同樣令人回想人類對各種生物性命的操縱。九十年代Damien Hirst 以「Natural History」系列創作成名,同時伴隨爭議,甲醛下的一條條曾經的生命,有的是自然死亡,有的確實「為藝術而犧牲」,有團體統計過亡魂早逾90萬。

隨着人類遠離大自然,一切宰殺基本上都是由專人代勞,試問有多少城市人看過宰殺的一刻,少了這種經驗,似乎也少了對生命的敬愛。

撰文:余日一
攝影:陳昶達
Copyright © 2019 The Culturist.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

發表迴響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