錯得對的堅持 Madboii:昔日的堅持成就了今天的我【文化者·專訪】

韓流風靡全球,南韓樂團勢如破竹,席捲國內外的各大音樂榜單。新世代天團防彈少年團(BTS)早前更赴聯合國大會演講,內容震奮人心,因而受盡鋪天蓋地的讚美,就連南韓總統文在寅也要沾光,大讚以BTS 為榮。眼看台上的「歐爸」(오빠)星光熠熠,一眾青春少艾都想抓緊那束星光,不少人選擇遠赴韓國當訓練生。為圓一夢,每日苦練18小時也在所不惜,惟求賭上青春,秉承醜小鴨總會蛻變天鵝的赤子之心,一直奔跑着。

「韓國的主流歌手並非大眾所想的如此光鮮,他們在台上是星光熠熠,但在台下卻是十分苛刻。你要成為最頂尖的藝人才有權分一杯羹,半紅不黑的歌手還被合約綁十年,所以在韓國做藝人比香港更困難。」Madboii 以「眾人皆醉我獨醒」的口吻,一語道破那場美夢。

不盡人意的「韓」之旅

24歲的Madboii,眼看是個普通的年輕人,以流行的韓風作打扮,視行街睇戲食飯為日常。在16歲那年,他在朋友的驅使下執起樂器組樂隊,從此一頭栽進了音樂的世界。

Madboii 說:「中五、中六的時候,開始接觸電子音樂(Edm)、嘻哈音樂(Hip Hop)和節奏藍調(R&B),及後我離開了樂隊,開始自己研究,在YouTube看教學影片學習,慢慢建立屬於自己的音樂。」決意「單飛」的他,苦苦經營自己的音樂,當朋友唱K加宵夜直落通頂,他則埋首創作至通宵達旦。中學畢業後,他一心想到外地發展,而適逢韓國JYP作曲家製作人選拔賽,讓他踏上「韓漂」之路。

「參加這個比賽是有點無心插柳,因為剛好存有一些創作完成的歌,就嘗試報名。」Madboii 憶述當時大無畏的說。他在這個比賽中獲得外國參賽者組別的第二名,而其他更高的殊榮全部由當地人包攬。

後來,先後有五間韓國藝人經紀公司跟他進行洽談,討論簽約細節。然而這個亞軍沒有為他套上光環,最終並無任何公司跟他達成協議。Madboii 憶起當時的「死因」:「我做了一件很傻很錯的事情,由第一間接觸我的經紀公司開始,我已經很堅持自己要當創作型藝人。」對方要求他演唱英文或韓文的流行曲時,他卻堅持只會唱自己創作的歌,「雞蛋撞石牆」就當然碎得壯烈,卻又微不足道。

他形容在韓國要當一個創作型藝人首先要接受公司準備的一切訓練,平日就如填鴨式上課練習,最終可以突圍的絕無僅有,更遑論發揮自己的創意,Madboii說起都有點不勝唏噓。

一句「我只會唱自己寫的歌。」給他當頭棒喝,獨在異鄉為異客,無依無靠,聽起來很悲涼,他卻不以為然,灑脫的擲下一句:「我第一時間是找工作,一邊工作一邊找出路。」無奈志氣不能當飯食,身為異鄉人已經比當地人輸蝕,加上市場競爭激烈,最終惟有結束「韓漂」之旅,回香港尋機會。

凡人嘆息他輸了前途,筆者卻欣賞他贏了志氣。雖然他不時用很傻、很錯來形容當初的決定,但卻因為這份堅持成就了今天的Madboii,而現在的他亦無悔當初,依舊大膽說:「Madboii Style就是只會唱自己寫的歌。」

回港後的幸遇

曾經迷途,轉角遇上大直路,Madboii 說:「Greytone是我音樂生涯的一個轉捩點,認識JB、Keni之後,他們令我有一個很明確的方向,怎樣去創作自己的音樂,之後的路大概要怎麼走,甚至將我帶出來見大家。」Madboii 很慶幸可以找到新的落腳地,令他的音樂可以透過這個平台接觸到更多的聽眾。

Greytone Music(灰階音樂)是香港獨立唱片廠牌及音樂出版公司,由JB、KENI及Jimmy Fung一同創立,成員包括JB(左一)、KENI(左二)、Mael(中)、Tyson Yoshi(右二/已離開)、Madboii(右一)、W.Lin。

他時為香港音樂廠牌Greytone Music旗下藝人,加入後開始與不同音樂人合作,幫人做beat,譬如當紅rapper JB、Tyson Yoshi以及YouTuber Tomfatki等。近期亦不斷推出個人單曲:《I dont give a》 、《Fish》以及《Sin City》,主唱、作詞、作曲、編曲及監製都是他一手包辦,由幕後做到幕前。

Madboii 告別掣肘,享受着無拘無束的創作自由,「現在創作音樂都很自由,純粹講求喜歡,不像主流以錢為先。」他笑言有時候要自我限制,避免過分放任令音樂走偏。重要的事要講三次,言談間他不斷提到所做的一切都以「喜歡」為出發點,不論錄歌、拍攝海報或製作MV,不會為做而做。

「Greytone 讓我遇上真正的音樂同路人。」此話說來可悲,Madboii 未到韓國發展前,終日閉關於自己的音樂世界,自囚於井,是個「音樂孤兒」;後來隻身到韓國打滾,也沒有認識甚麼音樂朋友,一直孤軍作戰。如今他直言:「我認識的hip hop 朋友都很真很好,hip hop就是一種文化讓大家很真實的表達自己。」

談到十年內的目標,Madboii說:「我希望可以有一間工作室,幫到一些自幼就喜歡音樂的年輕人,因為自己的路很迂迴,路上碰了不少釘,所以希望有機會可以教導和幫助他們。」這番話竟然出自一個24歲年輕人的口。

俯首回望,他走過這段日子並不簡單,每想起當初的傻勁都難免有所自責,但最終也找到方向;曾經是迷途羔羊,今天希望引領羊群,幫助後起之秀。如今身處自由境地,走上一段大直路,一切都源於那份「錯得對」的堅持。

撰文、攝影、剪接:陳昶達
(圖片由被訪者提供)

發表迴響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