鼓勵外傭展現才華 香港記者跳出網絡推動共融 【文化者‧專訪】

電影《淪落人》描寫意外受傷的中年漢昌榮和菲藉外傭Evelyn的相處點滴,溫暖的故事感動觀眾。電影裏勇敢追逐攝影夢的Evelyn,更提供多一個角度讓香港人重新認識我們的「工人姐姐」。你有發現家裏的外傭也擁有自己的興趣、專長甚至夢想嗎?

Evelyn擁有協助自己發展興趣的伯樂,現實生活中也有一位記者經常透過媒體報導為外傭發聲。最近甚至跳出網絡媒體的限制,與同事當起活動策劃。她們以嘉年華形式提供舞台讓外傭一展所長,同時亦增加港人與外傭一同享樂的機會。在網絡媒體「隱形香港」擔任記者的陳芷慧 (Barbara) 這樣說:「很多僱主會說自己跟外傭相處融洽,但有多少家庭會與外傭在星期日一起渡過家庭日?我的目標很簡單,我只希望有一個活動,能夠讓香港人與外傭一起參加、同樂。」

童年經歷成為與外傭議題的連結

屬「香港01」旗下的網絡媒體「隱形香港」,經常報導社會上被邊緣化群體的故事。作為其中一位記者的Barbara常寫有關外傭的報導,原來和她的兒時經歷有關。「我從小到大都被取笑樣子像菲傭。曾經被朋友帶出去玩,會被其他小孩取笑為什麼帶菲傭出來。當時就只懂哭啊,因為不明白為什麼他們要這樣對我。後來我細想,我感到不開心,其實也是因為我覺得『像菲傭』是一件負面的事情。我便問自己,我是否也是在歧視外傭呢?」這是她第一次感到自己與外傭群體產生連結。

Barbara笑言自己以前「成舊飯咁」,真正身體力行關心外傭議題還是到正式當記者後:「當時要着手處理關於少數族裔的報導,我們都覺得外傭是一個較容易入手的角度。而且跟香港人的連結較大,較容易引起共鳴。」後來持續撰寫報導為外傭議題發聲,是因為Barbara被她們的「民族個性」吸引:「記得曾做過一篇有關外傭媽媽合唱團的報導,訪問的時候她們都很興奮,興高采烈地分享自己發展興趣的感受。可是談到她們的兒女,基本上眼淚就會直接決堤。你會知道她們一定是經歷過很多,眼淚才說來就來的。我覺得她們是真的很堅強,隻身來到異鄉工作,受那麼多挑戰還是努力發展自己的興趣。」

「隱形香港」記者陳芷慧 (Barbara)

在香港進行外傭議題倡議的難處

在香港進行外傭議題的倡議,Barbara認為只要牽涉利益層面的報導,總會出現負面聲音。而這些負面聲音也許來自於僱主:「我有一位在僱傭中介公司裏工作的朋友,他曾告訴我有關僱主剝削外傭的情況,我便把資料整理並報導出來。其中一個個案是某僱主要求外傭打掃五千呎的大屋,凌晨起來開始打掃,基本上外傭一天只能睡二、三個小時。後來不確定是否該僱主看到報導,他在網上找到我電話並打來臭罵了我一頓,指責我的報導偏頗。作為記者當然很在意這些評論啊,可是他也沒有明確指出我偏頗的地方在哪。」那人甚至「教導」作為專業記者的Barbara應該多報導關於外傭偷錢或潛逃等負面新聞,因為這些才是「正確」的報導。

「有部分僱主依然有着很嚴重的階級觀念。他們不只是把外傭當勞工,而是奴隸。晚飯時間讓外傭自己在廚房用膳,這或許是外傭自己的選擇。但更嚴重的,例如有媒體報導過一些外傭連自己的房間和床都沒有,她們是爬梯上廚櫃睡覺的… 有外傭反映其實僱主平時對她們都很好,有說有笑。只是完全沒有『她們值得擁有一間睡房』的觀念,這是非常恐怖的。」

Barbara無奈地說,連報導因電影「淪落人」奪獎的演員Crisel Consunji的新聞,網民的留言同樣表達對外傭的不理解:「有人會怪責她們每星期日『佔領』中環一帶,我無法想像2019年的香港原來依然有人這樣想。其實問題源頭不就是因為政府的共融政策做得未夠好嗎?」台灣早前有人曾就外傭常在車站流連的情況表達意見。社會團體先向當地人作外傭議題的教育工作,亦向政府表達訴求。最後成功令政府在車站建設祈禱室,讓穆斯林和外傭擁有多一個能待的空間。反觀香港的廢校、廢墟眾多,我們是否能效法台灣,讓不同群體善用這些空間呢?

外傭動員力高 辦活動一呼百應

很多人都覺得當記者,當然是「他他調調」地坐在辦公室裏敲敲鍵盤就好,為甚麼Barbara為推廣外傭共融而要籌辦活動那麼辛苦呢?「2014年的時候有一宗外傭被虐事件,算是令大眾關注她們的權益問題。但說實話,這種剝削權益的報導其實未能完全滲入香港人。只能在短時間引起討論和注意。」後來Barbara接觸多了外傭,發現很多外傭擁有一技之長。便想到以較報導剝削外傭情況為軟性的手法介入:「後來方向便改為全力報導她們的才華,最初網民都對這些報導反應不錯,表現得十分有興趣。但過了一段時間,其實網民已經覺得『不過就是這樣嘛』,他們找不到新鮮感了。所以我就想該怎樣繼續在這議題上出力。記得公司常提醒我們所做的事情不能只聚焦在網上,還要思考如何把倡議的價值帶到香港人的現實生活裏。所以我們都覺得是時候把議題從線上帶到線下開展了。」

「外.融嘉年華」提供舞台讓外傭們一展所長,活動包括由菲傭攝影師為前來的朋友操刀拍攝家庭照;菲傭藝術團體為大人和小朋友免費做彩繪和印度指甲花手繪 (Henna Tattoo);也有香港女生教授外傭瑜珈,同時鼓勵香港人加入,與外傭一同享受運動時光。

香港兩位80後女生Donna and Yentl與外傭團體Enrich合作,
活動當天會免費教授外傭及参加者瑜珈。
透過一起享受運動樂趣,實踐共融理念。(Photo Credit: Yoga with Donna)

首次從記者化身成活動搞手,最大的難度是?「我做報導很簡單。找受訪對象,寫好報導,其實我的責任已經完成。但辦活動不是,我們還要想怎樣吸引人來參加。」Barbara表示這次活動在聚眾方面有一定難度:「我們初時在想是否要辦在一些標誌性的地點,如皇后像廣場等地。但那類地方其實是不會有香港人去的,只吸引到外傭來也沒有達到我們想傳達共融的意念。」所以最後定案添馬公園為活動地點,Barbara覺得即使路過的香港人未必對議題有興趣,但起碼有機會接觸他們,可以嘗試邀請他們來活動。

Barbara更在籌備活動的過程中,意外發現外傭的「動員力」。「她們都很熱情,可以說是一呼百應。例如會在活動裏提供紋身服務的外傭Donna,她替我找到了另一位畫Henna Tattoo的朋友在活動裏出一份力;其後又再幫我找到了一個由外傭組成的藝術團體,在活動裏為參加者提供臉部和手部的繪畫服務。她跟我說萬一有甚麼事來不了也不用擔心,她的朋友全都能撐場。」就這樣「一個抆十個」,活動的人手就埋班了。「我們為活動做了中文和英文版本的宣傳影片,後來看到英文版本的分享次數遠比中文為高,才知道原來外傭們已替我們把影片分享到很遠的地方。」

最後好奇地八卦了一下Barbara會否像社工一樣跟進受訪者的個案,她說:「我只是一個記者,能力十分有限,但能幫上忙的我都會盡能力做。例如有受訪外傭曾提及過兒女生病,或者因為和丈夫吵架無法出席訪問,我都會再聯絡她們看看狀況。也試過有外傭想找某種復康者服用的奶粉,我也會幫忙他們去找… 」雖然嘴裏說能力有限,但Barbara所做的已超越一位記者的職責範圍。她舉《淪落人》為例,笑言記者和受訪者的關係不只一種。就像昌明和Evelyn一樣,可以是互相關心的朋友。Barbara堅定地表示會繼續透過倡議型的媒體報導鮮為人知的社會故事 (hidden stories),為社區充權 (empowering the community and people)。

【外.融嘉年華】

日期:2019 年 6 月 23 日 (星期日)
時間:中午12時- 下午4時
地點:中環添馬公園
費用:全免
查詢電郵:phoebechan@hk01.com / barbarachan@hk01.com

撰文、攝影:熊天賜
(部分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Copyright © 2019 The Culturist.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

發表迴響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