種子說【文化者‧一相一故事】

小時候我們總愛跑呀跑呀,嘴上說着:「不累,不累!」

隨年歲成長,我們的腿長了,膽小了。總想着步伐要慢下來,其實我們只是懷念小時候可以勇敢大步走的:距離,想着慢一點,每一步就和以前一樣了,別邁得太大步,想就難回頭了。

長大了我們害怕跑呀、衝呀,而且總愛說:「很累,很累!」

但可笑的是青春沒有為我們調慢一點啊,大人硬要穿小人鞋,嘴角也越來越難彎上去了。我們心裏大多刻了一句「我們要變成熟」,這一筆加上去,人生可有變得順遂啊?

那一筆在人生加上去,沒個叮噹百寶袋,一擔挑兩個籮那裝得盡啊……

小時候總比長大後敢於大步走,不是因為以往我們不成熟,也不是長大了擔挑太累贅,而是我們本能地記得,埋下種子灌溉就是了,埋下一方種子,灌溉一方土地。

長大後我們可真變成熟了?是不是總想着明年收成如何了?祈求沒有天災人禍?明年如何多種一些,多收一些?將來可曾想盡啊?

書中曾見道:「人類是末日前都愛埋下種子的可愛生物。」對啊,還未到末日,收藏種子的末日地窖都建出來了,那快將滅絕的都趕快收入窖中,催眠自己:「對,我們將來能在窖中看見,屆時能再種出來。」

可是長大後的我們多少人懂得好好灌溉?成熟教我們小心翼翼為將來作準備,為上一代準備晚年,替下一代準備將來,每一步可真是如履薄冰。相中的年少輕狂、真切笑容你剩幾許啊?你上一代的洗盡鉛華的臉容和下一代躍躍欲試的鴻心壯志你可曾記住和聆聽?

小時候的你早已大步走遠了,現在每踏一步你還在想東想西,踏出那一步慢得可憐,你在猶豫甚麼呀?

成熟教我們準備,但沒教你好好灌溉吧。種子埋下得灌溉才有收成呀,路要走才能尋見。

初出生我們懵懂無知;10歲我們樂天知命;到了雙十年華有的是時間;子曰: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活過半世紀再踏入花甲、古稀、 耄耋之年,回看此生可有悔?悔那猶豫不決還是大步前走?

到那天夕陽西下,撐着那拐杖,我祝你斷腸人早已到家。

撰文:余日一
攝影:陳昶達
Copyright © 2019 The Culturist.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

發表迴響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