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八禁,慎入)人性比斷肢恐怖 駕籠真太郎重口味襲港【文化者•現場】

十八年前,日本cult片經典《大逃殺》上映,當時電影以日本淪陷、大人和小孩敵對為背景,更以極血腥的中學生廝殺場面作招徠而受日本社會激烈撻伐。但血腥暴力只是導演和編劇—深作欣二父子檔的表現形式,電影勾勒的人性陰暗面才是最值得被放大討論的議題,然而衛道之士又是否有把其放在眼內呢?

像日本漫畫家駕籠真太郎,經常把性、暴力、血腥、糞便甚至肢解等大眾覺得最不堪入目的元素,以獵奇和超現實的手法入畫。不多話的駕籠老師不喜歡解釋自己的作品,但細心觀察的話其實不難發現老師希望表達的訊息,再細想一下就會想通為甚麼老師要以最極端的手法表達。例如要說作品裏的人物被殘酷剝削,其實現實生活中的我們不就早已經被摧殘得血肉模糊了嗎?

1988年出道的駕籠老師,之前已經有數次來港辦展的經驗。這次跟靜月合作,如數家珍地把自己的作品展出。靜月店員告訴 #文化者 駕籠老師本來只有廿七幅作品在香港展出,後來老師加碼親自帶了共四十幅原畫,為有史以來最多的一次。這次他也連同珍藏漫畫、手稿、聯乘合作的啤酒及唱片設計等一起展出,現場更設有限量扭蛋襟章及紀念品讓粉絲收藏。靜月店員補充,在創作方面非常天馬行空的駕籠老師,平常待人接物也是非常的隨性沒架子。例如他們對周邊商品提出想法,駕籠老師一律表示沒關係,可以隨便把他的設計自由發揮。

駕籠老師漫畫的彩色作品和黑白作品呈現的氛圍有些相異。血腥詭異固然是他彩色畫作最搶眼的特點,作品未必帶有強烈故事性或訊息,例如一幅呈現感覺十分歡快的作品,少女卻被意粉塞爆五官面目模糊;又人例如一群女高中生割開男子的胸膛,卻溢出大量是彩帶和彩球等,這些作品都帶着駕籠老師專屬的黑色幽默和暴力美學。

彩色作品中多有血肉橫飛的畫面,或你以為他千篇一律地創作同一題材,但來到駕籠老師的黑白作品面前,血腥畫面減少,但同樣震撼讀者。隨手翻翻一兩本漫畫作品,都可以一窺他的對現今社會的批判。例如他的《萬事快調》,其中一篇以SM(虐戀)為主題,描寫入面的角色S和M的狀態不斷倒置互換,駕籠老師以此比喻社會的權力流動,呈現階級由上而下不斷剝削的狀態,但他描寫角色的權力縱使隨社經地位不斷轉變,但同時無法脫離權力剝削的惡性循環,這正反映現今社會權力流動的寫照。

除了社會議題,駕籠老師對糞便也有極致的迷戀。他曾作公開招募,收集一百人對糞便的看法並以相片或畫作形式呈現,後來更集結成書《正確的變態性欲》。駕籠老師曾言會繼續進行「糞便招募」的工作,更希望會有香港的朋友加入。

駕籠真太郎 – 「#奇想大百科」展覽香港站

日期:即日起至7月31日
時間:星期二至日 13:00 – 20:00
地點:靜月(香港大坑新村街35號地下)
入場費:港幣$60(包含展覽禮品一份)
**入場人士須年滿十八歲或以上

發表迴響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