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家設展義賣 為抗爭出力 【文化者‧現場】

作品的擺位十分巧妙,樓下正是抗爭者「行慣行熟」的灣仔軒尼詩道。

反修例運動進入第四個月,連月來發生的多件事件,讓「兄弟爬山,各自努力」這句口號的意思隨着局勢不斷變更;同時也引發不同思考:山要怎麼爬?各自又該如何努力?是否每個人都清楚自己的崗位和能力?由網絡上的惡搞二次創作歌曲、動畫、實體文宣到抗爭現場的塗鴉。在抗爭裏處處可見藝術蹤影。

與《一起義賣》展覽裏其中一位參展的藝術家S聊天,她坦言在示威現場不敢上前線,站後排又自覺沒有能幫上忙的地方。後來自覺藝術家應善用自己的能力紀錄時代,便拿起相機到抗爭現場攝影,回家再以畫筆描繪細節。「局勢日日都變,唔紀錄低嘅話下個月就會唔記得架喇。」她說。

不只義賣

艺鵠最新展覽《一起義賣》連結了近四十位藝術家,各自展出作品。售出作品的收益扣除製作成本後,將按藝術家意願的比例撥捐予星火同盟或612人道支援基金。以藝術家的專長貢獻運動,達到他們心目中「兄弟爬山,各自努力」的意義。

S表示這次僅花了一個多星期時間,透過各大專院校的學生找來校友參展,而且每位都是具名氣的當代藝術家:「外面畫廊或者拍賣行不會或不敢冒險展出的作品,在這裏也許能找得到。」S表示經過了一半的展期,大部份展品均已有人「認頭」,銷情不俗。筆者逛展覽的當天,也正好碰見有藝術家到現場「fill畫」以供展出。

「其實展覽是頗目標為本的,就是募款。所以我們不會限制藝術家展出作品的題材或載體等細節。」逛了一圈,的確如S所說般作品沒有統一主題,甚至不會在某些作品上找到與這次運動明顯的關聯。但這正好為觀眾了解運動提供更多角度和切入點,投射這場運動帶給不同藝術家的情緒。

莫失莫忘

展覽裏首先吸睛的當然是《光復香港,時代革命》的大字,彷佛提醒觀眾莫失莫忘,畢竟「善忘」和「習慣」曾經是香港人的代名詞。但在這四個月裏可見大眾的成長和變化,該記住的還是要好好記住。

沈君怡作品《Luk Yat Yee》

也就如沈君怡的《Luk Yat Yee》和《Luk Yat Luk》數碼彩繪,都是運動初期,香港人未會忘記的兩個日子。回看她筆下描繪四個月前的抗爭現場,感覺又跟現在不一樣了;何兆南的《20190609》黑白照和陳麗雲的《#818 Hong Kong》彩色傘陣也同樣簡單直接而觸動人心。

陳麗雲作品《#818 Hong Kong》

同喜同悲 齊上齊落

黃照達作品《Nightawks2019》

除了抗爭現場的畫面,這幾個月以來香港人也經歷同喜同悲的情緒過山車。其中黃照達的《Nightawks2019》讓我印象深刻,他以簡單的構圖,表達了「黑衣人」的落寞。這種無語的狀態,除了出生入死的手足,也許就只有與之作伴的那顆黃頭盔懂;曾翠薇的 《稼》彷彿表達了混亂紛擾的情緒,畫上四處點燃的火苗是否有種熟悉的感覺?屬於年輕人的狂放也有智海代為發聲,作品乍看平淡而靜默,《青之時代》四字卻一語點破是他也是你和我。

「以前嘅香港消失緊。」這句話從不同立場的人口中,會被演繹成相距甚遠的意思。藝術家不約而同均以情緒較淡的狀態繪出大家口中以前的香港。例如何幸兒就以鉛筆素描,描繪香港獨有的橋底景觀;楊學德的三幅作品也同樣以平靜的態度描繪了「安穩」的香港,相信也是很多人理想中的那個家鄉。

香港人的共同語言

陳健聲作品《錫春袋》

展覽中畫作和相片固然成為讓觀眾抒發感情的媒介,同場也有部分作品以其他媒介登場,紓緩嚴肅的氛圍。陳正文的《法器》以銅板堆砌成機槍形狀,頗有諷刺「望落就有型有勢,散曬就咩都唔係」的玩味;因「連登仔」手誤而成為抗爭潮語的「錫春袋」竟被陳健聲實體化成立體的鑲嵌玻璃,雖然口味重了點,不過「錫春袋都唔割」相信還是同路人的共識。

黃國才作品《黑警蠟燭》

近日受邀遠赴維也納出席TED Talk的行為藝術家黃國才,所製作的《黑警蠟燭》是展覽裏令人嘖嘖稱奇的作品。除了因為其造工之精細、造型之「逼真」,更因其製作年份是2015年、警民關係還未如現在般繃緊的時期。想不到四年後,作品竟如此「合時」,還是我們應該慨嘆香港警察由雨傘運動開始就已經得到如斯稱呼?

《一起義賣 we support》

日期:即日至10月30日(逢星期二至日)
時間:1 – 8pm
地點:艺鵠藝術空間(香港灣仔軒尼詩道365號富德樓6樓)

撰文、攝影:熊天賜

發表迴響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