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友昇平 原子筆繪出最真實「赤裸」的日本【文化者‧現場】

日本插畫家 大友昇平 (Shohei)

日本動漫界巨人大友克洋之子大友昇平 (Shohei),繼承了親父的藝術天賦並在插畫路上愈走愈遠。憑藉對身邊事物的敏銳觀察力和精細的原子筆繪畫技巧,他獲得了「原子筆之鬼」的封號,在日本插畫界站穩陣腳之餘,更成為不少品牌心儀的合作對象。

Shohei作品多圍繞日本文化,和服女子、水手服高中生以至暴走族等人物均是他筆下常出現的人物。其畫風和構圖所呈現的「cult」式暴力美學,甚至有比其父大友克洋「去得更盡」的感覺。
圖為Shohei作品《朱美の無念》(2009)。(圖片來源:Shohei官方網站)

「其實我畫的東西多由自己出發。畫我心裏想要的東西,也不算是真的反映社會吧。」謙虛的Shohei說。然而在東京長大的他,從小就培養對身邊事物的觀察力,而令他多以日本文化為描繪對象。近日Shohei攜同作品原稿首度來港設展。當中除了令香港網民進行二次創作的作品《Heisei Mary(平成聖母)》,細看會發現在Shohei精緻的筆觸下,也有其他或會引起香港觀眾共鳴的作品。

追求日本真實一面

Shohei曾直言「東京是個瘋狂的城市」,當我們既定印象中的日本都是熱鬧繁榮、日本人都是溫柔有禮,東京的醉酒漢、在街上流連的年輕人和衣衫襤褸的無家者等「繁榮的背後」,卻通通成為Shohei作畫的靈感。他認為無需把日本負面的社會實況視而不見,因為「日本是個有趣的國家,所以希望在作品裏描繪最真實的畫面」。

原子筆和沾滿「墨屎」的白手套是Shohei的個人標記。

隨性的他多以原子筆作畫,希望以最隨手拈來的用具,表達能夠與一般觀眾產生連結的主題。雖然他使用的並不是高級和專業的畫具,但精細的筆觸於其作品上可見一斑,而且原子筆的限制在於無法修改,非常考作畫者的功力。也因為原子筆常常畫幾筆就會吊着「墨屎」絲,Shohei會配戴白手套方便邊畫邊清理。白手套和幾枝原子筆也就漸漸成為他的個人標記。

是巧合還是設計?

Shohei愛在作品裏「植入」日本文化,然而部分作品其實也能引起香港觀眾共鳴。例如2016年的《Tong Poo》及2017年的《Counterstrike》等的作品,都無獨有偶地表達了幼子的反撲,縱然Shohei沒有明言,但他數次以此為概念作畫,看來日本的「世代之爭」好像不讓香港專美呢。

《Seven Swords》(2019)

這次展覽裏也有相信會讓香港人立即「對號入座」的作品。由戴着頭盔的骷髏《The Specter》;以至集各種民間兵器於一畫、尤以寫着「下克上」的帶釘棒球棍為亮點的作品《Seven Swords》;再到描繪學生點燃清酒汽油彈的作品《Molotov Sake》。把三幅作品放在一起欣賞,除了一貫展現出Shohei的黑色暴力美學,感覺面前出現的就是一個人逐步學習反抗的過程。不確定這是巧合還是Shohei的用心設計,只是對比香港的現況實在讓人感慨。

迷失在這場Shohei的符號遊戲

《Heisei Mary》(2019)

要數整個展覽不得不提的,當然是Shohei多次掛在咀邊的《Heisei Mary》。他笑言此作花了差不多四個月時間才完成,當大家都以為細節繁複的此作最花時間的在於動手繪畫,他卻表示構思概念和試畫草稿已經花了三個月,而以原子筆完成的正畫則只花了三星期。

《Heisei Mary》可被視為Shohei對在平成年代(1989年至2019年)這三十年間,因科技發展而令日本進入既快速進化、同時又有點混沌的狀態所抒發的情緒。對觀眾而言,帶點「達達主義」味道的作品可能會令他們感到無所適從,因為「聖母」身上所出現的事物都沒有明顯的關係。但依照Shohei隨性的性格,以及從身邊事物取材的習慣,相信畫中出現的卡通、產品和事件都是在他眼中能夠代表平成年代的個人喜好。

《Heisei Mary》繁複的細節眾多,展現了Shohei高超的作畫技巧。
作品的拼圖式概念甚至啟發香港抗爭者,於葵芳「連儂牆」上進行二次創作,
記下四個月抗爭以來該牢牢記住的畫面。

「聖母」身上的日本和外國卡通固然十分吸睛,不僅整齊地以左右手分別安排男性及女性動漫角色登場,也以內褲分隔上身和下身,分別為正派和反派角色,全部都是動漫迷在平成年代的集體「回憶殺」。

而眼尖的觀眾相信也會留意到「聖母」的內褲,為致敬Shohei親父大友克洋經典作《Akira》核爆一幕,表現其含蓄的父子情。談到父子關係,靦腆的Shohei笑言以前的確會因父親的名氣而感到有壓力:「但現在已經沒有這種感覺了,我也不會跟父親作比較。因為我素來覺得自己是插畫家,而父親是說故事的人。」

展覽展出《Heisei Mary》的創作草稿,觀眾可借此了解「平成聖母」是如何逐步成型。

除了動漫原素,作品更有不少宗教元素的符號。除了手背上的梵文標誌,「平成聖母」胸前的「天上天下,唯我獨尊」字句則從佛教概念出發,也相信是總結了此作的概念。因為「無論天上還是天下」,在Shohei認為混濁紛擾的亂世(平成時代)裏,唯有自己清淨的本性才值得信仰和依賴。這無形中也扣緊了他一直堅持,從自己本位出發創作、追求「真實」的初心。

Reiwa by Shohei Otomo

日期:2019 年 10 月 25 日至 11 月 9 日
地點:香港上環華里 3 號 SHDW pop up gallery

撰文、攝影:熊天賜

發表迴響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