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源良:二創回應時代 讓廣東歌重生【文化者•專訪】

「如果二創能改得好又另外蘊藏意思,貼近今時今日的議題或共鳴,它可為廣東歌展現新的面貌和活力。」── 詞人 #潘源良

「可以hea的話不會郁」這句抵死二次創作廣東歌詞出處不明,卻成功在網上引起熱潮,不僅吸引網民你一句我一句的繼續接龍創作,甚至有商家看準時機把歌詞印在商品上出售。連原作《誰明浪子心》的著名填詞人潘源良也加入二創大軍,創作出《誰明大叔心》。二創上再二創自己的作品,他改寫成香港亂世悲歌,談麥難民、人口老化、通漲、住屋問題,重新演繹廣東歌「我口唱我心」的魅力。

他的另一隻二創歌叫《大白象》,寫社會小市民無從爭取只能麻木接受,說是「一首香港高官的主題曲」。意猶未盡,獨樂樂不夠過癮,潘源良與七位音樂朋友,將搞作一個「二創音樂會」名「潘源良生炒廣東話之有辣有唔辣」,歌單全為二創廣東歌,開樂壇先河。

生炒廣東歌 素人老友助陣

「我很尊重所有一起玩音樂的朋友,所以我們也不會在台上放卡拉OK伴唱就算。」是次同台的素人,都是他一班「初一十五」jam歌會的老友。不找歌手嘉賓演繹親自上陣,一來二創歌涉及敏感時政論題,不想令歌手朋友為難;二來他認為二創音樂會更重視突顯作品重生的活力,使用流行歌手可能會令主題分散,模糊焦點。「我希望藉此把自己對廣東話的認識、寫歌詞的感受經驗,在舞台跟大家分享。」潘源良接受 #文化者 訪問時如是說。

執筆填詞36年,為達明一派寫過《四季交易會》、《今天應該很高興》及《十個救火的少年》等歌紀錄時代,至今依然警世;也寫過《愛與痛的邊緣》、《最愛是誰》、《無條件》等大熱情歌慰藉過無數感情路上跌跌撞撞的香港人; 2015年舉辦過作品展音樂會,邀請一眾流行歌手把自己的作品如數家珍地唱出,從外人的角度來看,一位填詞人的專業和成就好像已經達到巔峰。快要「登六」的潘公其實真的「可以hea」,但他沒有選擇停下來。

緊隨城市節拍 二創寫我城

「對我來說,二創的價值就是基於原來的文化範疇,再加上現在這個時代的價值觀和看法。」其實潘公一直有留意二創廣東歌文化:「廣東歌的二次創作是特別的。這個文化好久以前已經出現,而且一直都有人傳承下去令它變成傳統; 二創廣東歌也多運用同韻的字改詞,成品卻可以跟原作完全沒有關係,這正是趣味和產生化學作用的地方。」有趣的是,《誰明大叔心》的詞意其實跟原詞表面所述的浪子情事風馬牛不相及,但有樂評人指1989年發行的《誰明浪子心》其實暗藏社運密碼。兩首歌剛整整30年,潘源良依然掌握城市節拍,無間斷把社會議題入歌。

「近幾年很多人都說Vintage (復古),很懷念以前的歌手和樂壇,也會覺得80和90年代的廣東歌比較好聽。」潘源良認為,消費懷舊沒有錯,只是他覺得這太浪費大家的時間和精力了。我們能做的其實可以更多:「我希望廣東歌的活力能夠再出發,《誰明大叔心》就是跟三十年後的這個時代對談。」

音樂會名為「生炒廣東話之有辣有唔辣」,用意為何?潘公笑言自己不是廣東話專家:「我只是作為一個用廣東話工作了幾十年的人,站在台上說說唱唱。感覺蠻像廚師炒冷飯的。」雖說這是個以二創歌詞為主題的音樂會,潘公卻「拍心口」保證不會有「詞大過曲」的情況出現。因為每首歌曲音樂上的編排都會重新處理:「詞義改變所以編曲也一定要跟着改變。為了令歌曲重生,樂隊成員演奏方法甚至歌曲整體節奏也會不一樣。」

變幻裡前行 找到同路人

「這案子是一次性的嗎?」我好奇。「這真的很難說。因為這次順利定案真的是天時地利人和幾方面都配合得剛剛好,下次會不會同樣的好運真的說不準。」控制不到的事情說不準,那就繼續做自己控制到的事情吧。「我們二創也不是為了音樂會而做的,沒有那麼目標為本。只要有想法,寫着寫着就會寫得出來。」

潘公也補充表示無懼網絡廿三條威脅二創廣東歌,因為暫時最壞的都還未發生。他盼望未來有更多後起之秀加入:「如果二創廣東歌真的可以成為文化發展的路向,那我當然很希望有人接棒繼續。像一眾網民或者所謂的『高登仔』,有更多人加入當然是好事。」

「二次唱作川流音樂騷 潘源良生炒廣東話之有辣有唔辣」
日期:15/2-16/2/2019 8pm
16/2-17/2/2019 3pm
地點:香港藝術中心壽臣劇院
票價:$520 / $450

撰文:熊天賜 攝影:余日一

Copyright © 2019 The Culturist.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

發表迴響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