輕鬆不輕浮 區大為的創作精神【文化者•專訪】

「花倚春泥添國色 人逢俗事化清流」── 區大為

都市生活急速,還沒來得及回望昨天已經要為明天作準備。你有否為自己的生活作紀錄呢?香港著名藝術家 #區大為 最新個展,示範如何從看似平常的日常裡發現不平常。是次展覽一共展出40件區大為的近作,當中包括水墨山水、書法及篆刻作品。

隸書自作詩「戒酒」 (攝影:文化者)

創作源於生活 白內障入畫題

乍看區大為的作品充滿傳統中國風味,細心了解會發現蘊藏幽默感和對生活的觀察。其中一幅草書自作詩取材自太太接受白內障手術,並以「原來煩惱本緣真」作結。作品帶出人的煩惱是因為「看得太清楚」而致,有趣的觀點和切入手法令人會心微笑。

區大為也會活化前人作品,融入自己的書法創作裡。如唐詩名句「還君明珠雙淚垂,恨不相逢未嫁時。」( 出自唐代詩人張藉《節婦吟》) 被他改為「還君數點楊枝水,恨不相逢未戒時。」,投射戒了酒的區大為婉拒好友請他喝酒,慨嘆酒不逢時。除了日常生活題材以外,區大為亦希望透過篆刻,凸顯和傳承廣東話俚語的玩味。區大為以「把炮」為例: 「把炮本來解作炮手發炮,一發炮便擊倒一大片敵軍。後人延伸解作稱讚別人厲害,有本事,交際廣。再後來由把炮引伸出反義詞「把屁」(取意:發炮聲平地一聲雷,屁聲一瞬即逝)及「把鬼」等字眼,同樣為差勁,遜色的意思」。

篆刻印章 左:「把炮」 右:「肖形印(群雁)」

區大為由1961年開始書法創作,其後更自學山水畫及舊體詩。至今仍維持一定產量的他,到底是怎樣保持創作力的呢? 「抱持卑微之心,不要自大。」對他來說,稱讚的話容易令自我澎漲,看不到自己的不足便不會進步。更重要的,他視藝術創作為自己不會捨棄的愛好:「我不喜歡別人說我堅持創作,我只是愛好這件事而已。舉例來說,你也不會說吃大閘蟹是一種堅持吧。」最後是擁有一顆會思考的頭腦:「思考會推動創作力,同時也決定藝術家的成績。」

「我不喜歡別人說我堅持!」

作為香港少有集詩、書、畫、印四藝於一身的藝術家,很多人都好奇區大為是怎樣把時間分配。原來書法和水墨畫佔區大為創作大部分的時間,詩作則是他在晚上睡前花時間雕琢,篆刻則是在其中再挪開一點時間完成的。「哇!區老師你真的很忙啊。」同場記者不禁驚嘆。「也沒辦法啊,例如寫詩是有一些固定的規則要遵從的。寫著寫著如果覺得不通順的話,唯有絞盡腦汁把它寫好囉。」區大為語氣看似輕鬆,事實多年來他創作不知有多執著。

《雲山筆墨:區大為的藝術》展覽
展期 : 即日至 3月 30日 
地點 : 一新美術館 
地址 : 九龍觀塘海濱道165號SML大廈4樓

撰文:熊天賜 攝影:余日一

Copyright © 2019 The Culturist.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

發表迴響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