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餓鬼道【釋本有專欄•世間】

輪迴的根本是貪愛,而貪心重的人根據佛經所說會墮餓鬼道。餓鬼喉嚨如針,無法正常進食常受餓渴之苦,要依靠法會施食,而餓鬼又有36 種之多⋯⋯⋯

貪心變餓鬼

雖然很多香港人還沒死變餓鬼,仍能大魚大肉,但其精神狀態也似餓鬼般痛苦,譬如:1)為了一些垃圾飲食而排長龍付款(彷彿沒其他飲食可選)、2)60 多歲以上有很多個億、甚麼過百億身家還渴望投資賺錢(不是為公司營運)結果往往被老千欺騙很愁苦、3)有高薪厚職兩三個物業還很市儈常羨慕內地有錢人⋯⋯⋯

我在香港就親身接觸過很多「餓鬼精神狀態」之人,其中一位手持兩個市價六百萬港幣物業的中年公務員曾多次感嘆:「唉,90年代時我就知道內地人一定會發達,據說沙頭角那邊守海關甚麼的,很容易一年過百萬收入!」這位公務員強調很討厭喜歡香港上街爭取甚麼的年輕人,他害怕樓價下跌因有兩層樓(雖都已供滿並且每月有高薪自動過戶),出外吃素食也盡可能AA制,甚至問我:「師父,你的iPadpro更換的話可以一千元賣給我,家中有小孩要用⋯⋯」

國際大貪會

二戰後,香港經濟發展就比很多亞洲國家快(雖在六十年代也經歷過危機),但到了八十年代物質已極度豐富還有美食天堂之稱,所以很多香港人極端貪婪是有原因,從小就跟家人習慣在酒樓一次過品嚐多種點心,收藏玩具/唱片/書籍/球衣球鞋甚至拿來投機炒賣,據說不少公務員甚至有收藏各種印花積分⋯⋯⋯結果「患得患失很怕吃虧」(怕蝕底)也是典型港人性格,所以「醒目仔女」會投機就成了香港核心價值觀。

由於港人普遍貪心社會投機風氣重,所以本土富人墮老千局被欺騙千萬甚至幾億都非怪事而時有所聞,也因此你會發現連高官有了所有福利豐厚保障的都會貪小便宜而惹官非被判入獄,但被告通常都不認為自己有問題還要上訴/上訴/上訴⋯⋯⋯這也或許是香港成為國際金融中心即洗黑錢的基礎。

所以,一些港人指責國內人貪心時,我覺得某程度是偏見,因為很多港人都不會好到哪裡去,盡管表面上不會在自助餐廳中搶食,有時國內中產和富人更重視佛法(了解佛法非迷信的國內中產極多)的同時也愈來愈重視文化,如果國內有香港一樣的出版自由度,相信書籍種類更豐富,現在國內大書店都用其他途徑引入很多進口書,也很多國內人寫書法學繪畫修心養性。

學會回饋社會減少貪心

香港上一輩富人多走難到港,故意識上很多人還是難民即沒有安全感,請他們捐款建醫院學校是有可能,但就通常不願意捐款開書店支持出版文化和做動漫等創意產業,他們以為開辦學校就夠,學生出路是不管的也不想知,其實一年拿一兩億任蝕做文化對富裕的香港有錢人是小菜一碟,他們認為凡是涉及金錢的都是商業投資活動(捐款給寺院也是要求搞迷信看相算命保佑他),辦學校至少用自己的名字紀念啊,幹嘛為什麼要花錢支持一個作家/漫畫家/動畫家/科學家/發明家?這也是香港日本最大分別之處。

早在八十年代日本已有大量漫畫雜誌有比賽,勝出者可獲十萬八萬港幣,加之收入不低的出版合約。總之,香港一些人都苦口婆心叫人努力讀書但不提供出路,其實是有譬如醫生/律師/工程師/會計或公務員等等⋯⋯⋯又或被鼓勵去大灣區發展,但怎麼發展呢?應該如何展開?接口單位在哪?先借貸北上開咖啡店?

有錢也貪沒錢的也貪,香港就是一個充滿貪婪與恐懼的都市,難怪跌錢黨、祈福黨、活佛上師很重視香港市場,還有自稱強力部門的會打電話來說:「陳先生,你在國內的兒子生意出事在某地拘留所,急需一千萬給有關單位解決你之前的問題⋯⋯⋯但不要驚動香港警方」都會有人毫不猶豫地馬上瞬間轉帳!因為,他們都曾經是(或現任)「流氓大享」(個底唔乾淨-普通話說法是「背景很黑水很深」)

流氓大享

是的,從來流氓大享這種故事最吸引港人,鏡頭快速剪接幾集就由辦公室助理成為食雪茄的上市公司老闆,講話激動時又拍檯兼頭撞牆,完全是很多患上躁狂憂鬱者的化身⋯⋯怎能沒有共嗚,「我不見了的要自己拿回來!」沒有任何一絲放下的意識,所謂大導就是專門拍雙槍殺人販毒歌頌梟雄,連赤裸上身拿過開山刀拍過古域仔斬斬人跳跳舞的演員,事後都可被委任為「青少年大使」,這就是香港核心道德觀(誰出名誰有錢誰就是好人社會榜樣棟樑—好像我等沒錢的畫僧只能靠邊站),所以不要嘲笑內地崇拜官本位主義,其實貪起來,港人往往更無明更血腥暴力而不自知。

新一年願彼此能多反思。

以上,合十

文/圖:釋本有

(編按:畫僧 #釋本有 每逢星期一 blue Monday 開始,為 #文化者 讀者訴說《人間》智慧、處事之道,希望為眾生送上心靈雞湯(是素湯),在一星期的開端掃掃藍調,敬請留意)

發表迴響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