噪音國 大鳴大放鬼步舞 【釋本有專欄•世間】

文/圖:釋本有

想六根清淨需配工業用防噪音耳塞和眼罩,因爲中港是個大工地。

香港有嚴重光污染(連大嶼山偏僻村落凌晨時份都很光),國內則連續30年飽受噪音(噪音伴隨經濟從90年代開始愈來愈嚴重),80年代早期北上廣深都非常清靜。

國內很多人半失聰?

一直懷疑國內是否有很多人半失聰?首先除了各地不少人喜歡講話如像喊叫外,無論是超市、雜貨店,還是鞋店門外都有個「聲殺震天但音響效果極差」的巨型音箱在「大鳴大放」⋯⋯⋯據說這是招客的極端手段,其實也是「國情」之一(諸位在海外其他國家看到有類似無限制的噪音情況嗎?)甚至連中學上體育堂都大聲播放香港九十年代流行歌曲,我在廣州黃埔大沙地聽過,據說校長是從「文革甚麼公社一路走來」。

在國內遊走了12年,發現無論到哪裡去都被「噪音」包圍,山寺如有小鎮人民上來就必然聽到他們大聲喧嘩;辦公室以及商住公寓大樓的同層或上下兩層總在裝修,發出電鑽聲拆牆聲或有小孩子在跳或打藍球,出門必經的大街三不五時就在做路面工程(據說可能是之前偷工減料或要製造GDP或就業機會),坐高鐵或大巴很多時都聽到有人在享受手機發出的大音量聲音;公園廣場住宅小區和鄉村則有大媽廣場舞曲或鬼步舞「不要愛上哥,哥是個壓力鍋」。

24小時鬼步舞 超級巨聲

一年365天就只有春節前後15天比較好,但一遠離北上廣深核心區還是會不斷聽到大炮竹和煙火爆炸聲,國內許多人很多時放炮竹、放煙火並非抱著玩的心態,而是製造巨響,而且要連環爆炸巨響「嘭!嘭嘭嘭嘭!嘭嘭嘭!」。

還記得13年前北京中央新電視台大樓因某些領導違法放煙火而未使用就被大火吞噬嗎?凌晨唱卡啦ok很正常,上周五我就因為受噪音影響而只睡了三個小時。因周六要到香港某小學教畫,所以周五途徑羅湖時就在羅湖大酒店落腳,沒想過365元人民幣一晚的單人房還會凌晨兩點多還聽到吵耳的卡啦ok恐怖歌聲,先是五音不全的走音歌星繼而是飲泣聲,似乎有人喝多了「唱到傷感處」就情緒失控,當然「在華人社會中於公眾場所情緒失控並非一件不見得光或失禮的醜事」。幸好,經投訴後酒店肯幫我免費更換到11樓的貴價商務套房,期間帶我更換房間的大媽問:「你不唱歌住酒店幹嘛的?」但已是凌晨三時,最遲六時半就要出發,香港上班時間為九時,完全進入苦行狀態。

「小孩子當然是吵鬧」

其實從福建寺院下山後坐高鐵去深圳時,就有兩姊妹(約八至十歲)一直在車廂中大聲歌唱,最少唱了一個多鐘頭,本來可以戴耳塞聽歌但又想集中精神看書,結果我上前嘗試制止「能否不唱歌」?其母馬上回應:「小孩子當然是大吵大鬧的啦,你神經病」!是的,我在國內有時會因為好管閒事而被認為「神經病(又名蛇精病)」,無論是噪音/非禮/搶劫/小孩子被車輾過幾次,如果「可以不管都別管」(用普通話讀)。 不管不表示六根清淨,而是六根冷血用普通話的說法就是「啥都沒感覺」,不止魯迅,其實柏楊也可能會成為不朽,這種人文環境能出高僧和聽覺靈敏音樂家?

(編按:畫僧 #釋本有 每逢星期一 blue Monday 開始,為 #文化者讀者訴說《人間》智慧、處事之道,希望為眾生送上心靈雞湯(是素湯),在一星期的開端掃掃藍調,敬請留意)

Copyright © 2019 The Culturist.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

發表迴響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