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人要為自身共業埋單【釋本有專欄•世間】

文/圖:釋本有

終於跟香港某新界的破寺主持(持雙程證)鬧翻,其實是很多居士一吃「藥石」(晚飯)時我拍桌子跟著駡他是「假和尚」就馬上離開,當時一身煙味的他氣得想打人⋯⋯⋯其實跟我學畫的居士還沒坐下前,中年假和尚已經暗示叫我離開,因為他拿雙程證來做非法黑工在寺院搞牌位和假活佛煙供老千生意,怕我和一位香港本土法師合力搶走他的地盤。

所以,我要思考是否要幫香港人解決內地假僧入侵香港寺院搞牌位這個問題,即尋求入境署幫助,又或共業已經成熟只能讓其徹底腐爛後等重生機會。

內地假和尚步步進逼

學畫的居士了解我的行動但也覺得悲哀,事實上如非因土生土長對香港還有情感,想幫香港一把的話,真的不想回來面對如今共業。本來是在山寺中已安排好一切,一有風吹草動就出國讀書或繪畫佛教漫畫。

很多港人不關心文化和社會

雖說香港是國際金融城市,也很多港人去先進國家留學,但關心社會有共識和對藝術感興趣的人比例卻是少數,見證香港普遍學校和家庭教育失敗。

如果我沒有受過日本大專的職人培訓教育,很懷疑還能否有心畫出圖中的漫畫?事實上,香港報攤還在售賣幾十年不變、沒有故事內容的肌肉人武打漫畫,所以內地假和尚入侵香港、霸佔寺院搞老千生意是很容易的事,因為很多港人不肯思考/不肯承擔/覺得宗教跟自己無關/對哲學不感興趣,到最後港人想學佛、學藝術時就發現想找一些喘息空間都很困難,簡單講就是眼淺短視只顧當前利益,因此今天香港社會撕裂是理所當然。

香港本質上非國際城市

香港各行各業是有精英但愈來愈少,固執己見畢業後不再在人文學科方面進修閱讀的人佔大多數,給很多中年40歲左右的港人一部ipadpro都可能不懂得善用。的確,我回港發現很多人對基本科技應用的認知還停留在十多年前,譬如有老師說印刷工廠認為排版後的字體怕對不準,我打電話跟印刷工場老闆說;「廣州深圳都數碼印刷啦,你還出四色菲林膠片?」很明顯,對方是想賺多點錢才放棄pdf直出印刷工序,後來印刷工場解釋是學校老師沒要求數碼印刷云云。

現在很多學校的氣氛是很官僚,A負責做的事B不願意幫忙,所以據說連少量文具都要訂、都要送貨,沒人願意出外購買,更不要說自我不斷增值學習⋯⋯⋯很多港人的辦事效率愈來愈似八十年代的共產主義國家裡的人民。

很多方面落後於深廣

是的,開始感覺到香港除了暫時的法治,很多方面都落後於深廣(我在內地大學見識過學生的學習精神),特別是很多港人固步自封的保守意識,大學畢業後還沒有理想目標比比皆是,當年我們二十歲去留學一下機離開機場就馬上去找兼職半工讀,自己賺學費生活費,八十年代成長的許多港人都很清楚自己想要甚麼,即管初中畢業去學師的都有理想;以前是香港文化影響大陸,現在反過來當中是有原因。

我在國內十多年都沒有害怕甚麼或受影響,大家看我的漫畫會發現,如果還有腦袋懂思考、懂得欣賞的話。

說回正題香港共業,就算你打算移民又有足夠經濟能力,都至少要有一些正當嗜好維持正常心境打發日子吧?事實上,很多港人長久以來都有小地主心態,依靠炒賣起家,依舊天賜的福報因樓價升值才有今天的富裕,所以食玩買和虛榮愛面子成了主流,去做保險經紀結果一身信用卡債務的裝成一副成功人士模樣⋯⋯⋯

可能很快,這些港人都要為不學無術的共業埋單,當然多數港人都不會相信美國會取消香港關係法、不信樓價會跌、不信港幣有天有機會跟美元被脫勾,仍然深信永遠好運。

以上,合十

(編按:畫僧 #釋本有 每逢星期一 blue Monday 開始,為 #文化者讀者訴說《人間》智慧、處事之道,希望為眾生送上心靈雞湯(是素湯),在一星期的開端掃掃藍調,敬請留意)

Copyright © 2019 The Culturist.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

發表迴響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