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Padpro 失而復得歷險記 【釋本有專欄•世間】

【釋本有專欄•世間】IPadpro 失而復得歷險記

文/圖:釋本有

我是要感謝深圳公安,雖然去了幾間派出所、打了很多電話,又坐了警車出外巡遊,最終上層肯給開動「監控人臉辨識系統」,結果幾分鐘就知道誰拿走、半小時左右已有人自首並將我的ipadpro連同蘋果筆(價值700元)拿到派出所:「喂,你是否拿了師父的ipad?」過程可能是這樣吧。

事發經過是:「前天從福建山寺回深圳後太累,結果我趕去香港小學教畫時,就在「公交車」(一直喜歡坐巴士或走路,節檢是僧人本份)裡遺失了iPadpro(裡頭有不同機構的資料),放學後(即昨天)就跑了幾個派出所。

開動監控人臉辨識幾分鐘破案

落案後發現找回機會很微,於是晚間唯有再回港買二手新款,因趕稿書展要出新書,還有處理寺院建築圖。如今尋回原來iPad唯有廉價出讓新買的以免浪費。

最初我是一個以穿僧衣的普通僧人去報案,後來即昨天發覺不能就這樣算,於是再追查到底,打了很多電話、也想通知各方記者講述無助經歷。因公交車管理部門說已知道誰拿走,不能獎惡罰善的否則對其他市民也不好,社會在進步,很多時候用科技追查真相不困難,經過一些糾纏商討最終警方肯接納意見(因為基層民警最初說無權深入調查包括人臉辨識),結果民警以很友善和興奮的口吻打電話來說:「八成機會找到了,對方正拿你的iPadpro 趕過來」。 

對方沒有被檢控 

雖然我知道他用不屬於自己的平板拍過照片(無需密碼),也發了遺失訊息到IPad 上,但拿了的人說其實已發微信朋友圈看是誰掉了。到下午四時經過考慮後,決定打電話給一位當地強力朋友也是居士,本來真的不想麻煩別人,強力居士也知道有重要資料,說可以派人幫忙,我跟居士強調過如勉強就不要,因為本來只是用普通僧人身分去報案不想驚動各方關係幫忙。

我被一所派出所拒絕過幫助,當時有一位基層員警說,除非是比較重要的事否則無權深入調查,之後我打電話到一些中方背景的報章希望找尋協助,而且跟民警說了真沒辦法的話,會心死離境、離開羅湖﹞離開香港(再找不到我),走前並會舉行交代會講述遺失資料過程。

香港已經夠煩,實在不想廣大市民知道自身的遭遇──即遺失物品明知誰拿走都拿不回來,這對大灣區的宣傳也不見得有利,我想大家都希望有事發生了報案會有人受理。可幸的是國內各方面真的進步了很多,折騰了半天最終警察還是幫我找回失物,我也無意追究貪婪的人,因太多人都太貪婪,但是次事件會提醒大家,現今科技先進,因果逃不掉的,警醒比檢控對社會氣氛有利!

以上,合十

(編按:畫僧 #釋本有 每逢星期一 blue Monday 開始,為 #文化者 讀者訴說《人間》智慧、處事之道,希望為眾生送上心靈雞湯(是素湯),在一星期的開端掃掃藍調,敬請留意)

發表迴響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