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元宵節香港的綵燈會取消了,在大家戴着口罩的日子我講講愛情應應節吧。

在這時期,你開聲便有人為你四處撲罩已經算是相當不錯,若果有人自動獻罩,我想不是熱戀期的都可以考慮定下終身。但以前我常和身邊的女生朋友說:「你不到人生最後一刻,能否收獲真正的愛情尚未可知,有幸一起到白頭,都要你能比你男人先行一步才算真正幸福。」

相愛很難,但有幸相愛又試問幾多持續愛到幾多歲?唐宋八大家之一的歐陽修和他身二任妻子楊氏夫人,儘管只有一年夫妻的緣份,無法牽手到白頭,但在世人看來這段感情在歐陽修這位文壇大家的三段婚姻中,卻是最刻骨銘心的。

人們都說,歐陽修在楊氏夫人離世後愴然寫下《生查子·元夕》,訴盡牽掛之情,單是這點我想楊氏夫人也算是幸福的。

《生查子·元夕》

去年元夜時,花市燈如晝。

月上柳梢頭,人約黃昏後。

今年元夜時,月與燈依舊。

不見去年人,淚濕春衫袖。

兩年元宵節的對比,由人月兩團圓變成月滿人缺時,最後兩句確是讓人覺得哀傷得很。以我標準,活着相敬如賓,死後其實我不希望你把我掛在心,但是愛得夠深這都是自然的,所以我還是自私一點覺得先行一步的似乎比較幸福。

伴越是長久,怕是越捨不得吧。

在這元宵佳節,我還是祝福戀人未滿的朋友不用在燈火闌珊處才找到那人,美滿朋友們長長久久,身體健康。

撰文:余日一
攝影:陳昶達

留言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