荔枝角翠雅山房極近民居 明將變隔離營【文化者.突發】

距離武漢宣佈封城至今十天(23/1),中國國家衛健委發佈中國確診新型冠狀病毒(武漢肺炎)個案,截至2月1日累計報告確診病例14,380宗,現有重症病例2,110宗,累計死亡病例304宗,累計治療出院病例328宗,共有疑似病例19,544宗,累計追蹤到的密切接觸者163,844人,共有137,594人正在接受醫學觀察。

而香港截至今天已出現14宗確診個案。在全城瘋搶口罩、醫護界「醫管局員工陣線」表決通過罷工議案的氣氛下,林鄭政府繼續拒絕聽取民間意見採取封關措施。目前除了安排三所康文署轄下渡假村作隔離營,政府更繼「粉嶺暉明邨抗爭」事件後再次向社區埋手——在前日(1月31日)被揭發將徵用位於荔枝角、極近民居的饒宗頤文化館住宿設施「翠雅山房」作「醫療用途」;食衛局昨天終承認由明天(2月3日)開始將以該處作隔離營之用。居民爭議不斷,深怕疫情於社區爆發,昨天分別於午間及晚間時分以遊行及堵路表達不滿。

再成檢疫設施

位於荔枝角青山道、屬香港三級歷史建築的饒宗頤文化館前身為荔枝角醫院,於1904年起啟用。1930年代天花肆虐,該處更曾增建成傳染病醫院兼療養院。其後也曾因應社會需要,而分別在70年代及20 世紀末轉型為痲瘋病院及精神病院。

舊址於2004年交回港府,五年後展開活化工作,其後於2012年6月改建成饒宗頤文化館並對外開放。館內展出國學家饒教授的書法、繪畫和著作之餘,更成為不同展覽常用的場地。內裏亦設不同主題的展室,其中「杏林春暖」一區更展出了前荔枝角醫院院長、醫生及病患等人的口述歷史,還原香港昔日衛生發展的片段。16年後,誰會想到文藝好去處不僅「還原基本步」作醫療用途,更再次成為檢疫設施?實在讓人感慨萬分。

饒宗頤文化館官網貼出告示,表示因疫情而由1月29日起關館,卻隻字未提被政府徵用作隔離營一事。

居民隱憂

又一文藝展館關閉,重開之日遙遙無期。文化人當然無奈,然而附近居民所擔心的遠比失去「好hea處」為大。

根據Google Map所示,該處與附近屋苑「曼克頓山」只有一橋之隔、所需的步行時間更只要7分鐘! 而曼克頓山隔壁就是另一屋苑美孚新邨,如果受隔離者真的如居民所擔心般從營裏逃脫進入社區,後果不堪設想。

饒宗頤文化館雖如政府所言位於「山上」,卻為荔枝角及美孚兩區「前後包抄」。首當其衝的除了只有一分鐘步距的荔枝角收押所及其職員宿舍,根據Google Map所示,該處與附近屋苑「曼克頓山」只有一橋之隔、所需的步行時間更只要7分鐘!有出席昨午聯署反對集會的居民,表示擔心這幾分鐘的步距終將釀成無法逆轉的社區爆發。尚未計附近還有美孚新邨、盈暉臺及海麗邨等多個私人屋苑及公共屋邨,美孚區議員李俊晞預計約十萬居民將受社區爆發威脅。

包括李俊晞(左三)在內的一眾泛民議員昨在美孚發起聯署,反對政府未經公眾諮詢就以接近民居的饒宗頤文化館作隔離營的決定。除了中午的集會和遊行,晚上亦發生警民衝突,公民黨伍月蘭議員(右二)更在衝突中被捕。
(圖片來源:李俊晞Facebook專頁)

另一讓居民深感恐懼的原因,更為政府事前完全跳過公眾及區議員諮詢。1月31日,「翠雅山房」住客收到通知該處應政府要求作「醫療用途」,更需在2月3日前退房,傳媒從而揭發事件;至2月1日早上,才由食物及衛生局透過電話「告知」深水埗區議會主席楊彧該處實際用途為隔離營。不僅諮詢期欠奉,連生效日期也趕急如此,附近一眾街坊等同「硬食」。此舉不但毫不尊重附近居民,更有街坊表示深怕會「打開潘朵拉盒子」,讓隔離營陸續在各區「開花」。毫無疑問,這次決定讓大眾對政府的透明度和誠信質疑繼續燃燒。

地點是否真的「無得傾」?

其實街坊最大的擔憂是民居與隔離營相距太近,增加社區爆發機率。但政府的新聞稿非但沒有針對公眾最大的疑慮作解釋,更有種「無計啦,香港無地方丫嘛,我哋都唔想嘅」的感覺,恐有火上加油之反效果。

持相反意見的居民表示「翠雅山房」前身為傳染病醫院,在硬件配套上理應符合隔離營之用途;政府也在昨夜十時四十五分、美孚警民對峙期間在網上發出新聞稿,表示饒宗頤文化館「整體設施(包括衞生設施、通風)符合要求,亦是最快能轉作檢疫中心投入服務的設施」,更強調被安排入住隔離營的都「並非確診或懷疑感染病人,而是與確診患者有密切接觸及沒有任何病徵的人士」,盼釋除公眾疑慮。

其實細心研究,政府並非沒有其他適合作為隔離營的場所。位於中環山腰就近禮賓府、已廢棄的港中醫院可能是其中一個最好的選擇。這所號稱本港處理過最多合法墮胎個案的醫院,於2012年結業後並沒有妥善處理,至今還是很多廢墟愛好者喜歡探險的勝地。從網上的片段可見內裏醫療設施大致完好,而且附近亦沒有密集的民居,至少比饒宗頤文化館擁有更合理成為檢疫設施的理由吧。

「但係中環都叫做係鬧市喎。」那位於元朗八鄉、已由多位民主派議員提議的石崗軍營又如何?附近除了車廠和馬路就沒有其他民居,而且解放軍並不是不能調動的,軍營也有幾個,應該比同區的暉明邨好多了吧。再再再不行嗎?可以看看以下連結,內裏有政府的空置用地清單。連沙頭角等地也有尚未佔用的現有建築物,政府真的不考慮嗎?
https://www.landsd.gov.hk/tc/vgl/vgl.htm

政府網頁「地理資訊地圖網」上有政府空置用地清單,其中不少是尚未有人佔用的現有建築物(如荒廢學校),一些遠離鬧市的地點相信是政府能考慮用作隔離營的選擇。

或許誠如各位政府官員所說,香港的土地問題真的嚴重得無法挑選適合的地點作隔離營。那麼最簡單不過的做法不就是堵截源頭嗎?如李議員所言:「中門大開,起多多隔離營都無用。」

遠在日本,當地因新型冠狀病毒出現首位死者,而他竟是自殺。

據朝日新聞報導,日本負責撤僑的37歲官員,因為自覺安排不周,據聞是沒有安排隔離人士每人單獨房間而內疚自殺。

回望香港多少抗疫無能的官員,足見世道沒有最諷刺。

撰文:熊天賜

留言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