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家繪圖連環贈興 貼地幽默回應疫情【文化者.關心您】

左:謝曬皮作品(來源:謝曬皮 Instagram)
中:Cuson Lo作品(來源:Cuson Lo Instagram)
右:Louis Grosperrin作品(來源:Louis Grosperrin的Instagram)

一week容易又週日,相信在家工作了已經一星期的你很想趁今天出外鬆一鬆。但武漢肺炎肆虐,出外既要耗費口罩(用一個少一個…),人多的街道又不敢逛… 思前想後,還是安坐在家中至為保險。趁今天假期,和大家一起「回帶」看看藝術家們為回應疫情而繪畫的插圖和漫畫,以各自獨特的視點紀錄沒有最荒謬的抗疫時代眾生相。論抵死兼笑中有淚,始終都是本地藝術家最合心意。抗疫時期物資再缺,心靈上的治癒感必不能缺!

簡而精的黑色幽默

Louis Grosperrin作品
(來源:Louis Grosperrin的Instagram)

由25歲法國插畫家Louis Grosperrin所繪畫的這張插圖,描繪現在口罩不離身、成為了我們「皮膚」的社會實況。但口罩不是萬能,在香港這個如此人煙稠密的城市,沒人能保證站在你身旁的人、甚至自己不會是「中招」者。雖然Louis沒有指明作品反映的是哪一個地方的情況,但曾在香港生活過一段時間的他,也能輕易把這種人與人的壓迫感和對社區爆發的恐懼,以帶點黑色幽默的風格展現,簡單而深刻。

民間搜刮口罩替代品

口罩不是萬能,但不戴則萬萬不能!只是全球一罩難求,而香港人一邊面對無良藥房高價出售、一邊眼睜睜看着知道但用不到的「CSI」(由懲教署工場生產,主要以成本價供政府內部使用的綠色口罩。2019年平均每月生產110萬個。),實在不得不考慮以其他替用品代替口罩。本地創作人馬姐以「口罩荒」為創作主題,取材至流傳在網上、大陸市民因沒有口罩而把膠樽戴在頭上嘗試阻隔飛沫的相片。笑過兩秒,卻想香港人是否也要以此等「原始」的方法渡過缺口罩的時間…

尊子作品(圖片來源:明報)

而港漫界前輩尊子在上星期也端出了笑中有淚的作品。雖然豬嘴(防毒面罩)其實不只是所謂「勇武派」的抗爭者才會擁有的物資,但的確在這個星期、口罩搶購潮持續燃燒的情況下,市民也開始陸續轉用豬嘴,連面罩、濾罐及濾綿等配件也漸漸出現炒價情況。尊子繪出的這個「老人戴豬嘴預言」現在看來或許會成真呢,實在讓人感嘆。

紀錄港人「盲搶炎」

蘇泳康作品
(圖片來源:蘇泳康的Instagram)

相信「兩盒,thanks!」這幾個字,在這個星期不斷充斥在你我的Facebook動態。疫情尚未大爆發,香港已出現物資「慌」——甚麼都要搶的恐慌。口罩要搶、消毒酒精要搶,日用品又怎能不搶呢?本地插畫家蘇泳康就以貼地的對白和人物描寫,生動表達受大陸紙巾廠停廠謠言影響,不作「Fact Check」而瘋搶紙巾的香港人。早兩天甚至在坊間流傳某本地超市的「內部消息」,指因大陸生產線停工,連即食麵、食米和罐頭等都即將會缺貨。雖然該超市已立即作出澄清,但流言一出已旋即掀起了另一波「盲搶潮」,一幅幅貨架連環被清空的相片在網上流傳。沒想到經過大半年謠言滿天飛狀況的我們,還是會在疫症前自亂陣腳。希望待這陣子「盲搶炎」熱潮過後,物資供應漸趨穩定時能讓香港人回復沉穩冷靜的狀態抗疫吧。

反智制度下人人自危

Cuson Lo作品(圖片來源:Cuson Lo的Instagram)

香港人固然要堅守自己的崗位,但面對混亂制度而衍生的不公情況,又是否要香港人「硬食」?Cuson Lo以三格漫畫諷刺政府在各國爭口罩的情況下,仍以價低者得的公開招標手法採購口罩,實為不切實際的做法;Pen So的作品更取材至有名的石雕《The Rape of the Sabine Women》,諷刺特首林鄭月娥早前為「慳口罩」而不准官員戴口罩一事,與雕像背後「羅馬人搶奪薩賓婦女」的故事一樣橫蠻;

Pen So作品(圖片來源:Pen So的Instagram)

而門小雷作品的發佈日期正值傳出在不封關的情況下,醫院護士要抽生死籤進入隔離病房照顧病人一事,更引發後來的罷工行動。回看昨天醫管局員工陣線宣布因投票人數不達標而放棄延長罷工計劃,畫中女孩的表情彷佛傾吐了千言萬語…

門小雷作品(圖片來源:門小雷的Instagram)

欣賞過藝術家們的作品,最後還是要長氣點提提大家,截至今天(9/2)凌晨為止,香港已出現1宗死亡個案。確診個案為26宗 ,尚有141宗仍住院接受檢查的個案。而現時被分類為本地個案(源頭不明)的則有5宗,可見病毒有社區傳播的跡象,懇請各位不要掉以輕心。個人防疫方面,戴口罩、勤洗手、勤消毒和不捽眼等是基本,但更重要的是維持冷靜沉穩的思緒判斷滿天飛的消息和傳聞。最後的最後,以謝曬皮的作品作結,希望大家照顧好自己的同時,有能力的話也記緊把資源留給有需要的人。

祝福大家身體健康,百毒不侵。

撰文:熊天賜

留言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