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磐石?是兇器?一念隱喻 寄生上流石頭記【文化者.電影】

《上流寄生族》在奧斯卡勇奪4個獎項,更成為史上首部非英語及亞洲最佳影片,相信已贏得大家的肯定。導演奉俊昊對故事的節奏拿捏有度,起承轉合也分明有理,整體表現之精彩是無容置疑的。但筆者更欣賞導演善於寄物隱喻,讓觀眾有更多猜想的空間,絲絲細節反而比主線劇情更具吸引力。

《上流寄生族》在奧斯卡勇奪4個獎項,更成為史上首部非英語及亞洲最佳影片(Oscars2020官方圖片)

看過《上流寄生族》的觀眾都知道戲中的石頭是有明顯的隱喻,但其具體的用意是甚麼,甚或它到底有甚麼來頭,就可能不太清楚。

石頭是上流收藏?

這磚石頭在南韓名為「壽石」(수석),不少南韓上流家庭的也會將壽石當作家居飾品,是十分常見的收藏品,但它們並非當地價值最高的收藏品。據了解,在南韓的收藏家中,專門收集石頭的人有三成,僅收集壽石的可能更少。某些頂級的藝術收藏家可能藏有一至兩磚壽石,然而他們也不會以其作為重點的收藏門類。

不少南韓上流家庭的也會將壽石當作家居飾品,但並非常見的收藏品(網上圖片)

南韓收藏壽石的黃金時代在朝鮮時代,時至19世紀60年代,當地壽石賞玩又重新興起。當時各地只有少數的愛石之人,且無壽石之稱。愛石者一般只是孤芳自賞,或偶爾會在古物店、盆栽園或畫廊等與同好交流古賢留下的怪石圖及遺墨中所論及的玩石。此後,愛石者透過日久的交流就漸漸達成了石頭的審美共識,這是韓國近代壽石賞玩的初始歷程。

1981年,韓國壽石會正式成立,壽石會不僅在全國大展中展示各地的各類型的石種,而且還促成各地愛石者的相互交流,為壽石的賞玩奠定了基礎,但隨之衍生出「一窩蜂」追求名石的效應。於是這些人開始重金搶購名石,因而演變成純以金錢實現個人玩石品位,喪失了玩石的本意。

寄物轉喻是奉俊昊強項

《上流寄生族》導演奉俊昊(Oscars2020官方圖片)

導演奉俊昊畢業於南韓延世大學社會系,大學時期就已經有參與反威權的示威運動,亦曾因投擲汽油彈被捕。因為受到社運的影響,加深了他對南韓社會體制的關注,所以在他的作品中常以象徵式的轉喻去刻畫南韓的社會現況。

2003年的《韓流怪嚇》是他的經典執導作品。這部表面是講怪物的電影,卻不能單單當成一般怪物電影來看,因為你知道電影的中心思想並非指向怪物食人的殘暴,而是控訴背後釀成這宗悲劇的人性。

奉俊昊2003年的作品《韓流怪嚇》(網上圖片)

電影中的變種怪魚是一個象徵式的政治隱喻,可以解讀為奉俊昊對當時掌權的美國政府一籃子的控訴。譬如美國政府一手栽培出來的獨裁政權或恐怖組織、或對環境造成的破壞,甚至要求南韓縮減本土電影配額以至對南韓電影業所造成傷害。

劇透警告:以下內容包含電影情節。

放低執念,回歸淡泊

在《上流寄生族》中,奉俊昊一如既往會運用了各種轉喻象徵,以那磚壽石最為明顯,可以解讀為「金錢與地位的象徵」。石頭初次出現在電影的前10分鐘,是敏赫送給男主角金基宇的「上等禮物」,傳言是可以帶來財運。而當這磚石頭出現之後,金家的情況的確有好轉,並且透過一連串的計劃讓全家人都有了工作。他們由沒有電話服務、WiFi甚或沒有足夠的食物,以至為富裕的朴家工作而賺得可觀的金錢,此刻的他有了「成為上流人」的執念。

後來一場暴雨將金家從上流家族驅逐出來,亦意味着他們的運氣開始失效,這時是壽石第二次出現。當他們回到幾乎被雨水淹沒的家時,基宇的腦海一心只想救走幾件東西,其中之一就是這磚能為他「帶來好運」的壽石。有趣的是,在他苦苦尋找之際,這磚壽石竟然反地心吸力地向他的方向漂浮,意味着基宇一方面尋找這磚壽石,另一方面石頭也主動向他招手。結果基宇死抱着石頭不放,以為抓緊了晉升上流的機會,可見他對地位的執着。

在電影的後半段,當基宇打算殺死生活在秘密地下室的那對夫婦時,那磚壽石頓時成為了他的殺人兇器,這是壽石第三次的出現。結果當然出乎意料,基宇不但沒有成功反被人用石頭砸破頭,似乎也象徵着財富能使人泯滅人性,也隨時會被追求金錢與地位的執念所反噬。

在電影的最後一幕,當俊宇將壽石放回到原來的位置時,才發現它只不過是溪邊一顆普通的石頭,根本沒有上下流之分。正如這磚壽石被賦予莫須有的期望,由原本用來擋水變成炒賣,被世人蓋上不同的詮釋。其實大家也清楚知道,人和石頭都一樣,與其執念不如淡泊。

撰文:陳昶達

留言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