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公好龍 關於坂本龍一門票炒至45萬港元,我說的其實是⋯⋯【文化者.觀點】

按照記好的日子一月十三日,早上9:30已正襟危坐準備,用預先登記好的身分登入網站,準10時正開始出手,幾十秒後確認排第1143,沒看錯,是1143! 若以每人買兩張計,已超額認購了,速度比任何新股上市IPO更瘋狂,心知不妙。手機畫面終於轉至揀日子位置的頁面,三場皆售罄,時間才不過10:13。説的不是劉華黃子華,是在港可列入另類音樂界別的日本音樂家坂本龍一四月來港三場dis.play演奏會票價逾千元門券的賣飛認購過程。一如預期,本地拍賣網數小時後有人放售門券,叫價三萬五千元一張,一日炒高廿幾倍,兼且要一買兩張共銀七萬大元。WTF !(最新情況:dis.play演奏會票於viagogo網站叫價45萬港元,有價未見有市)

日本音樂家坂本龍一四月來港三場dis.play演奏會票價炒至45萬港元(viagogo網上截圖)

往績數據分析怎樣?

教授過去來港共三次,記得1994 年他挾着奧斯卡金像獎配樂大師名聲來港的Sweet Revenge Tour 伊館一站,看了首晚第一場後,到第二天仍有即場票賣。對上一次2006年他與Alva Noto來港的Insen Live演奏,門券僅140至380元,在澳門更是免費露天表演,根本無風也無浪。這些年來究竟出了甚麼變化?是樂迷質素在不知不覺提高了?又抑或是⋯⋯

理性及非理性推斷出事原因:
1)今次由教授率先採用的西九新場館「自由空間大盒」每場只有約400個位,兩天三場合計僅約千二個,明顯是香港除住屋以外另一個新的供求失衡問題。
2)門票雖不設內部認購,但除了不能小的政府高層和協作機關人員,及必然地有品味而又不知怎的例必有票進場的商賈外,心懷禁色而因某個原因無緣在內地圓夢的全中國坂本迷,也在地下市場構成了匪夷所思的購買欲。有需求便會有供應動力,這個你懂的。
3)也有說是因教授五年前患癌症,癌症復發每在五六年間出現,正所謂有得睇好睇的咪執輸心態使然,觸發真假樂迷及專業炒家搶購潮。

到時會演奏甚麼?會怎樣表演?

若果閣下成功奪得門票時,腦內響起《戰場上的快樂聖誕》、《末代皇帝溥儀》的電影主題曲音樂,又或是《BTTB》鋼琴獨奏Energy Flow的音符,而剛巧你對Ambient或Prepared Piano等字眼無大認知的話,今次對你而言恐怕中伏了!根據官方公布演奏會的細節,他會演奏來自2017年大碟Async的作品。他推出這張病後參透生死的代表作後,於紐約一場同是與視覺藝術家高谷史郎合作的演奏會,其實可作參考,當中曲目如下:
andata
disintegration/Life,Life
solari
ZURE
walker
ubi
full moon
tri
honj
ff
garden

參照《Ryuichi Sakamoto :CODA》電影限量版藍光碟附連Performance In New York :Async的錄像顯示,台上全程就只他一人,一面向Grand Piano ,背向Synthesizer電聲器材,也有用於拖出永恆迥音的電結他。在旁擺置了一系列用於Improv製作「特殊聲效」的鐵器和一大幅玻璃。除了可以預見的大師彈琴外,你會發現他會透過干擾琴內弦線以至間隔,又或運用萬物獨有聲響,在無譜無調的共震聲中發掘生命讚歌。然而,在現場錄影片段中所見,身處文化Melting Pot紐約的觀眾有不知所措的、有一臉茫然的,也有些看來如坐針氈,從頭到尾似乎不知發生何事。

雙碟版,盛惠一萬日圓。

在香港表演總會有些驚喜吧?

紐約演奏會全長53分鐘,與西九公布四月dis.play的一場約70分鐘相差十幾分鐘。根據坂本龍一過去大半年來先後發表三部影視配樂的緊密工作排序預測,他極有可能會用紐約的曲目稍作改良,配合高谷加入新視效元素便算數。以Bear Case計,強行加入他的昔日金曲會破壞整個表演的概念完整性,高谷的畫面裝置到時亦不知放甚麼配合好,對於已曾來回地獄一轉的他而言會選擇「理得你死」。但若你樂觀地堅持用最Bull Case計,就即管期望Encore總會讓你滿心歡喜離場吧。

說到這裏,你知道Async是張怎樣的唱片嗎?

作為一個夠膽承認追隨大師音樂卅幾年的老樂迷而言,這張唱片2017年推出時,我在當時仍有經營的唱片店是這樣介紹的:穿越平衡時空 兩個坂本龍一合製的傑作!

才剛剛跨越生死界的教授,在醞釀這八年來首張大碟時撫心自問:當下自己想聽什麼音樂?結果,他定下主軸概念,要為俄國導演塔可夫斯基一齣不存在的電影創作配樂。要達到這個目標,一個自己不足夠,今世的他用上了最愛的鋼琴,一些近年感受至深的Field recordings ,以至世間萬物被忽略了千萬年的聲音;他也召喚了醉心電音頻率變化的另一個自己,帶同日本三味線大師本條秀慈郞和生死之交David Sylvian,合力製作了這張寫在人生邊上,渾然天成而最能代表坂本龍一,但同時又與他前半生最疏離的傑作。

即係點呀?

標題說的葉公好龍,其實是擔心盡管各項因素驅使強烈慾望,以至票價炒至非理性水平。但龍一先生四月在台上的表演,可能未必是你又或妳心中預期的那一條「龍」。在首天表演結束後,翌日兩場的門票市價,隨時會如證監會警告般大幅波動,盲目高價追入的「樂迷」恐會蒙受雙重損失。

撰文:陳行(超級坂粉之一)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