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巨廷:不怕傳統變色,只怕藝術少了一求變的勇氣【文化者.專訪】

梁巨廷從藝半世紀,他以傳統水墨作基調創作出一系列既能保留傳統又極具現代風格的水墨作品;他又投身藝術教育,年近80亦未曾想過棄教,教授傳統水墨之餘又歡迎學生以動漫角色飛雲入畫。不論創作與教育,他從不怕傳統變色,只怕藝術少了一求變的勇氣。

梁巨廷的新美學

香港藝術家兼藝術教育家梁巨廷

梁巨廷1945年生於廣州,3歲隨家人移居香港。年輕時曾當木匠,1964年透過友人認識到水墨大師呂壽琨,然後開始隨呂氏學習中國畫,從此與藝術結緣。1965年,他修讀香港中文大學校外進修部平面設計課程,隨著名香港水墨畫家王無邪學習西方設計。「我覺得不論東西方、傳統或當代藝術都各有美學,各有長短,也有值得學習之處。」梁巨廷如是說。他自言自己比較頑皮,事事都敢於改變,在創作中不斷創新,所以在傳統水墨中融入現代設計意象或許是他對創新求變的一種實踐。

在梁巨廷早期的作品,譬如《懷意》(1965)、《混集之三》(1967)等,可見紙紋底子的墨像以及水墨油彩重疊的抽象結構,或粗或細的直線結構可以清晰見到平面設計的元素。他說:「我又嘗試用油和水在宣紙上創作,試圖打破畫面的垂直水平,探索物料的肌理性在紙上產生的變化,當中其實依然保留傳統水墨元素。」

梁巨廷1967作品《混集之三》,他在畫紙的表面額外鋪疊多張畫紙,試圖打破畫面的垂直水平。而在作品中可見紙紋底子的墨像以及水墨油彩重疊的抽象結構
梁巨廷1965作品《懷意》

遊歷各地取經

上世紀70年代,美國流行的「硬邊繪畫」、「色域繪畫」、「現實表現主義」及「極微主義」在香港有廣泛的影響,不少藝術家都嚮往西方藝術,尤其紐約的現代藝術更讓梁巨廷趨之若騖。但他說香港當時並沒有像樣的藝術畫廊,自己西方藝術的知識都是從看藝術雜誌得來。

自身對西方藝術的好奇,再加上老師呂壽琨的一個問題成為他負笈美國的契機,梁巨廷憶述:「當時跟呂生談起西方藝術,他說你還未看過真迹絕不能胡說,所以我決定親身到美國見識世界,這趟旅程真的讓我大開眼界。」到美國取西經,目的是認識印象主義以及各藝術流派的創作和發展經驗。他又萌生「行萬里路」的概念,藉着外遊提升創作靈感,同時亦埋首鑽研將西方藝術和水墨畫結合。

到了上世紀80年代中後期,梁巨廷重新回眸傳統水墨畫。他先從自然寫生開始,也經常到內地與前輩交流學習,學習傳統,包括技法和畫面空間處理等骨幹元素,同時發展現代幾何造形的調和、組合,閒時再讀有關中國美學的理論、哲學等書籍和資料作輔助,探究如何將現代性新美學套用在筆墨線形上。

以數碼入畫 為畫作加入時代標記

在2011年的作品展「游觀+數碼」中,梁巨廷以傳統水墨為媒介,再嘗試加入傳統裏沒有的數碼元素,他將數碼回歸到最純粹的狀態,採用形態單一、似斷似續的幾何形體線條及虛線,將水墨山水與現代數碼結合。

梁巨廷2011年作品《遊觀+數碼 09-2011》,可見梁巨廷以相互穿插、彼此重疊的方式將幾何形體線條及虛線與水墨山水結合
梁巨廷2011年作品《遊觀+數碼 10-2011》

梁巨廷說觀者欣賞自然景觀的視角和方式都會因時而異,因此會對自然有新的解讀方法:「現在我們用Google Map就可以遊山,坐飛機也可以看到山水變動。」而數碼是現代生活感受的一部分,不論新聞、手機、網絡都有數碼影像,而梁巨廷也承認這是現代美學中不可忽視的元素。「我一早預知數碼化的來臨,其實我們現在從手機電腦看到的圖片也有它獨特的美學,這是無可否認也不能無視的。」在「游觀+數碼」一系列的作品可見梁巨廷用相互穿插、彼此重疊的方式,創作出山石、樹木、屋宇等造型,組合成一個有別於傳統的視覺紋樣。

梁巨廷教路 以飛雲入畫有何不可?

梁巨廷從1970年代在香港理工學院教授平面設計,直到今天在香港視覺藝術中心以水墨授徒,50年的教育生涯雖然有斷有續,但唯一不變的是那顆在傳統中求變的心。「水墨畫並不一定是古老的事物,其實我的學生也可以像坂本龍一這樣,創作中有經典之餘又有創新。」梁巨廷娓娓道出自己一貫的教學理念。

梁巨廷至今仍然在香港視覺藝術中心開班授徒,訪問當天他更要為新一期報讀課程的學生進行面試

「其實呂生影響我很多,當時我拿作品給他過目,他會引領我如何看平面上的空間,不是因循和死臨摹,是以啟蒙的方式教畫畫和作為畫家應有的態度。」梁巨廷憶起當年學師的經歷,自言現在的教育方式或多或少受到呂壽琨的開放式教育影響。梁巨廷現在除了會教授學生傳統水墨的概念和手法之外,亦會鼓勵學生吸收更多視覺維他命,他說:「畫水墨不只是看山,城市的聲音、發展、建築、社會面貌也可以是作畫的元素。

在香港視覺藝術中心2019年畢業展「融.五行」中,梁巨廷的學生以日本動漫《魔神英雄傳》的飛雲作為水墨作品的主角

問到如何看自己的學生以日本動漫《魔神英雄傳》的飛雲入畫時,梁巨廷二話不說答道「Why not?」他指只要學生對傳統水墨有一定的認識時,就會從多方面引導學生在傳統水墨中發掘更多可能性,譬如在水墨畫作中加入素描元素、以通景屏方式呈現作品等。他笑言學生都各有所長,自己也不時向他們請教。

至今,梁巨廷依然追求在傳統中創新,用新角度和新方向繼承傳統遺產,有人稱他是新水墨畫家,他卻不以為然:「甚麼是舊水墨?甚麼新水墨?不用理會別人如何將你歸類,作為真正的藝術家,自己該清楚如何表現你的藝術,每個人有各自探索的道路。」

撰文、攝影:陳昶達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