邁入第六屆的香港人權藝術獎得獎名單於上週出爐後,現正於歌德藝廊展出入圍及得獎的作品。藝術家們以不同素材及角度切入,呈現各自關心的人權議題。

對一眾以香港為本位的藝術家來說,去年最觸動他們的,當然是由反修例事件引發的連串抗爭行動。因此,藝術獎的三甲作品均與抗爭有關也是意料之內,然而呈現方式也有讓人感驚喜之處;而展內尚有藝術家關注包括身分認同、言論自由、貧窮甚至外傭權益等議題。民生無小事,在他們眼中,這些都是需要香港人關注的社會面向。

觀展當天是5月22日,為中國在第13屆全國人大會議上審議「港版國安法」草案的日子。當時在展覽內左手托着電話跟同事討論工作事宜、右手拿着相機拍攝;觀展後步出香港藝術中心,掃掃手機才看到這宗再一次影響香港命運的消息。

曾聽朋友說過,認為文化藝術在亂世裏是沒用、離地的。如果今天再有機會讓我反駁他,也許會更理直氣壯。因為當下才發現,原來兩分鐘前才剛欣賞過的、讓藝術家直抒己見、肆意創作的展覽,可能很快就會消失。

得獎三甲連結催淚抗爭

任何政治立場的香港人,大概都品嚐過催淚的滋味。甚至有商家看準「商機」推出催淚彈味雪糕,讓人哭笑不得。無論如何,催淚彈可說是2019年其中一樣極能代表香港的標誌性物件。

袁錦華《Hong Kong Symposium 2019》

然而就算透過這種「集體符號」顯示香港人苦中作樂的黑色幽默,催淚彈對人類甚至環境的影響深遠是不爭的事實。以帶着濃厚的油畫味道、實為攝影的作品《Hong Kong Symposium 2019》,本地攝影師袁錦華獲本屆冠軍殊榮。他在作品裏以催淚彈作「花瓶」盛載枯萎的花,直接對沒有在受規管下使用化學武器的警察進行沉默但有力的控訴。

袁錦華沒有以情緒化的「畫出腸」方式直斥其非,反而着重在以帶日常感的死寂氛圍構想畫面,讓作品成為袁錦華為城市求得的下下籤,預示着被催淚彈影響的城內人類健康和自然環境問題將在未來逐一浮面;警世得讓人毛骨悚然而不喧鬧,正是作品高明之處。

古時開始,神怪猛獸就成為製陶瓷必定考慮的創作主題,創作源起少不免與天災人禍、以及人民對之感到恐懼的心情有關。以此為概念,這次的季軍得主陳翹康創作了一組有趣的混合裝置藝術《無相》。他把特地與香氛品牌合作調配的催淚彈氣味蠟燭,放置在身後一片混沌、頂着「電光火石」四字和「抗TG神器」蒸魚碟的無臉聖母雕像內,活像教堂神壇一樣的作品。聖母直視墮落的城市,是喜是悲實難以得知;帶來一陣陣「特調」催淚彈味,就如為城市奏響的鎮魂曲。在混沌的當下欣賞作品,總有種不安的感覺渾身流竄。

陳翹康作品《無相》

以去年至今抗爭運動為概念的入圍作品眾多,除了讓觀眾得到共鳴,也似是藝術家本人的情緒抒發。像陳健聲在《麻木》裏以去年親自攝下的抗爭畫面為基礎,再外覆以鋅鐵板打造的廣東話正體字,充滿懷舊港式味道;五組詞語,總有一組能代表作為香港人的你從去年至今的心情。但正因為仍有這些情緒,才讓我們不至麻木;

陳健聲作品《麻木》

鄧廣燊的《渡去》則由呼應去年抗爭運動期間發生、國旗被拋下海事件的大素描、與逃亡到香港相關的歷史書籍、一部播放1970年代偷渡錄像的電視連魚缸裝置和一枚被浸在水裏的1997年硬幣組成。作品討論的身分認同議題搶眼,對於命運的選擇、放棄,繼而追求自由,這種糾結的情感相信會叫香港觀眾非常感觸。從上一代人拼死來到香港,再到幾代香港人拼命尋找活路;以為已在大海裏暢遊的這代人,其實只是在魚缸裏來回踱步,在上一代逃難的陰影下尋找能讓自己生存的空間。時移世易,但彷彿幾代人都在重覆擺脫某些框架、跨越某些藩籬。理想的生活不易找,因為「freedom doesn’t come for free」。

「人權45秒大獎」的得獎作品由文智來以影像及錄像作品組合《Po Po Dragon》奪得。如他所言,當連小朋友在街上都要被「重犯式」調查的時候,不強逼自己以幽默點的態度看待事情,大概每天都會被情緒擊倒。

民生無小事 尋回發聲的勇氣

除了與抗爭相關的作品,展覽裏涉獵其他議題的作品同樣不能錯過。例如對政權、執法機關及平民的關係進行質問,探討無形與有形的暴力如何互相交替的Rachel Smith混合媒介裝置作品《Paper Community》,在「風吹草動間」以簡而精的手法呈現畸型不公的香港社會;前作隱含的社會階級議題,連同貧窮議題被放在Stella Biniaris作品《Perpetual Climb》裏一併討論。相信看到作品也不需要以文字解釋太多,因為在香港這貧者越貧、富者越富的社會裏向上流動、尋找生機,是大部分香港人甫出生就要埋頭苦幹的習題。諷刺的是為外國人的藝術家也表示,在政府未能協助提供足夠社會援助、就業機會及房屋等福利的情況下,又怎能終結貧窮呢?作品裏「香港貧窮」幾隻大字又乘載着多少意味?親身看到的當刻,非常難過。

尚有兩份令我非常被觸動到的作品,其中一份是Cecily Houghton的作品《Ma’am》。她與自己的家傭討論到在港外傭面對的挑戰,所以作品裏提到的都是與她們有關的關鍵字,不難看出她們各自都承受一定的心理壓力。藝術家想到外傭們欠缺私人空間,一星期裏惟有星期日與知己坐在紙皮上相聚,才能稍作放鬆;所以以紙皮為作品素材,也特意用上菲律賓國旗幾種顏色,可見其欲為外傭群體發聲的用心。

Cecily Houghton作品《Ma’am》

而獲頒Justice Centre Award的Ben Kostrzewa作品《The Portrait Project》,是我覺得最能代表展覽的一份作品。除了集合11幅不同種族的個體硬照,也附以相中人回答Kostrzewa問題的答案:「What is most important in life?」有來自中國的服裝設計師表示是金錢;也有來自蒙古的舞者表示是女性主義;也有曾經歷過文化大革命、胸口留疤的環保行動者表示是發聲的勇氣(Courage to speak out)。

Ben Kostrzewa作品《The Portrait Project》

《The Portrait Project》是讓我在展內駐足最久的作品,每位相中人的樣貌也確實值得讓觀眾好好看清。各人的背景和生命故事如此不同,經價值觀判斷後所重視的事物也當然不一樣,沒有對錯或道德高低之分;然而他們承認自己生命最珍視的價值時、眼神卻是同樣的快樂、堅定、自信。能在免於恐懼的情況下承認自己的信仰、暢所欲言,這不就是我們對人權的基本想像嗎?

發聲的勇氣,我們值得擁有,趁我們還擁有。

香港人權藝術獎2020——庚子年

日期:即日起至 6 月 6 日
開放時間:
星期一至五(上午 9 時至晚上 8 時 30 分)
星期六(下午 1 時至 6 時)
地點:歌德藝廊(香港灣仔港灣道二號香港藝術中心十四樓)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