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記得2016年立法會選舉期間、朱凱迪因介入元朗橫洲公屋發展的利益衝突問題受人身安全威脅,而鬧到滿城風雨嗎?四年過去,立法會迎來換屆;而每天活於推土機滅村威脅的精神壓力下、幾年來多次抗爭卻在大眾視野裏漸漸消失的橫洲三村居民,終在今年4月15日收到地政總署通知,將在7月15日正式收地。

「無原區安置、又無路數搵樓,其實佢哋(村民)而家同等死無分別㗎。」本地媒體「誌」總編關震海很直接。早在事件於2016年廣泛曝光於大眾前,他已入村進行報導,多年來一直觀察事況變化。得知7月收地消息,關震海認為除了「等死」之外還有很多事情能做。

「誌」決定與由2017年起每年舉辦大樹菠蘿節的村民合作舉辦展覽;協助他們把今年早已於五月豐收的菠蘿製品「散貨」之餘,亦希望透過展出的珍貴照片、文件和居民日用品,令觀眾能在滅村前重溫事件源委。

「香港人對本土農業關注度唔高,收地過程都一樣;但收地過程嘅現象,其實可以套用到而家好多嘅情況。」他希望展覽能讓城市人更貼近村民的感受,亦從中找到事件和土地議題與自己的連結,為更壞的香港作好準備:「展覽最主要都係想表達唔係話收村就一定要有聲援,但要知道條村係點消失。呢個元朗嘅地方消失係有象徵意義。」

7月15日是「橫洲大限」,距離當下還剩一個月不到。

「好似已經無人記得橫洲。」

早於2013年,梁振英政府已與房屋署討論橫洲公屋發展計劃,當時有指會在橫洲北部的棕地(被棄置的工業/商業用地)上興建17000個單位;然而有指經政府與地區鄉事數次「摸底」後,2014年的橫洲公屋發展計劃不只擬建單位數目改成僅4000個,更從原訂使用的棕地,轉為含永寧村、鳳池村及楊屋新村在內的橫洲綠化帶,令外界產生橫洲計劃過程裏是否存有利益輸送以出賣村民的質疑。至2015年10月30日,在未與橫洲綠化帶裏三村(永寧村、鳳池村及楊屋新村)居民商討的情況下,政府「先發制人」刊憲收地並派員入村登記,強硬表示最遲要於2018年1月前遷走。在居民面臨無家可歸、無地可耕的情況下,橫洲事件才算正式進入大眾視野。

「好似已經無人記得橫洲。」關震海的感慨不無道理。其實由刊憲至今經歷五年時間,村民並非坐以待斃。從街坊2015年底組成橫洲綠化帶發展關注組開始,落區擺街站、立法會外示威、組織元旦遊行等均有做過,只是大眾均處於「得個知字」的層面上理解,未能激起進一步關注。關震海表示來到迎接滅村的當下,希望跳脫以撰寫報導為主的媒體介入手法,以更立體的方式把事實呈現給大眾,從中反思。所以展覽裏除了相片和各媒體報導的展出,也有標誌性的展品如過去抗爭行動裏村民必定手持、以百家布製成的「何處是吾家」橫幅;也有村民借出的古舊家品和務農用具,不論炭爐上的裂痕,還是擔挑上磨蹭過的痕跡,都是村民生活歷史的見證者。

關震海笑言借出「架撐」的村民張生對自己的展品非常自豪:「佢話橫洲人有好多舊嘢,一直用到而家。好似呢啲炭爐,有啲已經無再用而且搵唔番。」

農業是關鍵議題

關震海笑言展覽其中一個目的已經達成,因為替村民「散貨」的大樹菠蘿製品已被搶購一空。菠蘿樹是橫洲村內其中一個標誌。每年七月都是村民大豐收的時間,但今年撞正收地在即,關震海等人擔心已舉行三屆的大樹菠蘿節未能在今年如期舉行。不欲浪費村民栽種的大樹菠蘿,他便與村民商討透過位處旺角鬧市的「言志區」展覽場地作為銷售點,把菠蘿冰、菠蘿乾和菠蘿蛋糕等產品推送給城市人,一同珍惜還能嚐到完全「Made in Hong Kong」風味的時光。

第四屆、也是滅村前最後一屆大樹菠蘿節,將於今年7月11日於村內舉行。最新活動詳情,請留意橫洲綠化帶發展關注組Facebook專頁。

「呢幾年嘅橫洲加上新界東北發展事件,基本上已經決定咗香港未來對農業發展嘅大方向。但農業係關乎人類生存嘅關鍵議題。」對關震海來說,在鬧市安排村民售賣自己的農作物不只是「賣嘢咁簡單」,亦是觀眾反思本地農業議題的機會:「香港糧食咁緊拙,有一日可能真係會打仗或者天災,但我哋無農業無農地咁點算?都唔好講係咪有機菜,就當有毒嘅我都照食,但而家係連有毒嘅我哋都無得食。」關震海希望觀眾品嚐佳餚的同時,也能認真思考發展和農業之間的密切關係。

這些小盆栽在推土機還未駛至前已被村民送走,並在展後被已訂購的有心人帶回家。

任何人都可以是橫洲居民

但讓我在展內駐足最久的,反而是藍色資料夾內、一張張冷冰冰的政府通告。從1980年代港英政府對農業和村民的重視,而發出的「租用官地牌照」;到2014年梁振英港府「摸底」後由一萬七千個公屋單位下調到四千個、經修改的橫洲發展計劃書;再到林鄭月娥上任接手「爛攤子」,不論村民邀請出席大樹菠蘿節或小朋友撰信「希望林太能替我們一家討回公道」,也只得到特首秘書簡覆幾句婉拒。簡單一本資料夾,已把政府對為期近十年橫洲抗爭的態度清楚說明。

左邊是九歲村民給特首的信,右邊是特首透過秘書的回覆。

「村民唔係會暴力抗爭嘅人,大部分人係第一次接觸政治。就算2015同2016年每星期開村民大會都好,怨憤都係投射喺鄉事派、區議會同立法會度。」關震海和同事製作了一段影片在場內播放,觀眾會從中發現村民曾經相信政府:「記得有村民講過類似『始作俑者始終係梁振英,林鄭只係幫佢收拾爛攤子。』嘅說話,所以我條片結尾都係諷刺緊,我哋係咪仲要對政府有幻想?」他直言政府在收地過程中使用的手法「好惡劣」,例如2015年刊憲前已有地政人員假冒村民在村內「貼紙」。即使衝突發生,闖進別人家園、身上沒證件的「地政人員」也不用負法律責任,甚至有居民曾被「告返轉頭」:「無number(委任證)、鬼鬼祟祟、見到記者就走… 係咪好熟悉?對比番今次(反修例)抗爭,你會發現政府嘅處事方式其實一直係咁,大家都可以係橫洲村民。」

2015年10月30日,地政大舉入村張貼清拆通知。「橫洲抗爭」的起點。

「橫洲係黑幕,唔係閉幕。」

關震海直言,展覽不是純粹「賣慘」的空間,而是建立討論的地方;因為在壞與更壞的香港,比橫洲事件更令人頭痛的土地議題,還陸續有來。「例如嚟緊喺新界東北蕉徑搞嘅農業園(政府『新農業政策』其中一項措施)。要記住農民唔係悠閒農業,佢哋係真係要種嘢。之前講嘅『官商鄉黑』,難保之後嘅農業園唔會有。」誠然一直有農民及關注組表示政府未取得蕉徑村民共識便強推工程、農業園要求的租户生產量不公平及留宿制度破壞農民的「耕住合一」習慣等負面評價。

「家在人在」。

他感嘆在當下的立法會,沒有甚麼是不可能發生:「既然起多個島同起多條橋你都阻止唔到,我哋可以分析佢哋手段。呃村民、唔同佢哋對話、外判俾其他顧問公司寫報告、唔帶委任證嘅地政人員入村貼紙… 」縱然他表示感受不到土地議題會引發大型本土運動,但他還是期望得到橫洲事件教訓的香港人,再面對類似的不義之事時,能做足準備。

「心態上,講緊唔係可憐農民,而係你覺得土地關你事。」他說。

橫洲,還在?系列活動

【橫洲抗爭展覽】
日期:即日至6月28日
開放時間:14:30-19:30
地點:言志區
地址:旺角西洋菜南街44號4樓

【橫洲圍爐分享會】
日期:6月27日(星期六)
時間:19:00-21:00
地點:言志區
地址:旺角西洋菜南街44號4樓
分享嘉賓:張太、歐陽太(橫洲村民)

報名表格: https://forms.gle/mXfhCwe3NvTQ6qwU7

撰文、攝影:熊天賜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