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eniscus Going Online 》多國舞者網上同步 舞蹈表演online新體驗【文化者.推介】

去年11月,身在英國倫敦的香港藝術工作者陳漢傑 Ghost 和陳元樟 John ,縱然與香港相隔逾9,500公里,但卻同樣跌入既憤怒又悲傷的無力感漩渦之中,他們選擇用舞蹈作為情緒表達的方式,繼而共同創作出《臨界 Meniscus》這場多媒體藝術表演,關注他們的家。而今年7月他們即將在網上重演這場連結26位不同國家地區舞者的演出,文化者現送出2組網上門票。

「我來到倫敦看了鬼與約翰(Ghost and John)的表演作品《Meniscus》,更準確些來說,是參與了他們的表演。整場表演讓我走進了「家」的故事。從《竹取物語》開始,到孟婆湯的傳說,鬼與約翰把「家」塑造成一個心理空間,讓我就算身處異鄉,也能與東方的那個家有所連繫。香港是鬼與約翰的家,也是我的家。表演中穿插着正發生在我們家的那場社會運動的畫面——手牽手築起的人鏈、商場的千人大合唱、網上通訊和號召。鬼與約翰的作品透過不同舞蹈與科技的結合,將運動的精神發揮得淋漓盡致:影像幻化成身體動作,物件與記憶接軌,表演是一種切身體驗。」—— 藝術評論人林韻兒 Sandra

2019年11月的《臨界 Meniscus》邀請了26位不同國家地區的朋友共同演出,讓觀眾可以自由遊走表演空間,觸碰當中的任何物件,透過 qr code 與表演者互動,甚至攝影或影片攝錄;與此同時表演者用各自的手機通過社交媒體與全球觀眾分享相片及語音訊息,一切就如往常生活般。

2020年7月受新冠肺炎影響,當表演移至網上,Ghost 和 John 選擇在讓大家透過不同的視窗觀看各地舞者的表演,相信這會是一場既貼近當下而又新鮮的體驗。

2020年7月17至19日
時間:香港時間 17號 8pm, 18號 3am & 8pm, 19號 3am,總共四場演出
門票:
A. 一次限時2小時遊戲。 您只能玩一次。 (2英鎊/ 約20港元)
B. 完整版有8小時的限制。 (8英鎊/ 約80港元)
(8小時內可以無限次播放)
直接購票:www.ghostandjohn.art/meniscus-going-online

林韻兒 Sandra 完整評論:

一個霧靄茫茫的傍晚,細密的雨絲伴着凉飕飕的秋風,從天空裡飄落下來。雨水劃過臉頰,銳利的寒意透過肌膚在我的心底擴散。我來到倫敦The Place,看了鬼與約翰(Ghost and John)的表演作品《Meniscus》,更準確些來說,是參與了他們的表演。整場表演讓我走進了「家」的故事。從《竹取物語》開始,到孟婆湯的傳說,鬼與約翰把「家」塑造成一個心理空間,讓我就算身處異鄉,也能與東方的那個家有所連繫。香港是鬼與約翰的家,也是我的家。表演中穿插着正發生在我們家的那場社會運動的畫面——手牽手築起的人鏈、商場的千人大合唱、網上通訊和號召。鬼與約翰的作品透過不同舞蹈與科技的結合,將運動的精神發揮得淋漓盡致:影像幻化成身體動作,物件與記憶接軌,表演是一種切身體驗。

《Meniscus》巧妙地融合古代神話與當代藝術元素,表現鬼與約翰對現實社會的關注。這邊,女孩一邊切水果一邊說輝夜姬的故事;那邊,芭蕾舞者開始踮起腳尖舔着正在融化的雪糕。這時,幾個人小心翼翼地端着一碗碗孟婆湯;緊隨其後,便有人在緊張地拭擦濺灑在地上的水滴。轉眼間,這邊的獨舞者在蹂躪一件黃色雨褸、撕碎的紙張隨着舞動在空中飄揚;那邊眾舞者拿着一面面鏡子起舞,反射出投影在空間的群眾畫面⋯⋯我在鏡子中看到了自己,看到了我的家人、朋友,也看到了香港。這一幕幕發生在表演場地的每個角落,觀眾置身其中,形成了一個看似虛幻而又真實存在的世界,而這一切又正發生在現實中的香港。

在表演的中段,突然一片寂靜。漆黑從頭頂傾瀉下來,像淹沒了一切。漸漸,眼睛在黑暗裏適應着微弱的光線,投影機的光透過鏡子折射出一道道凌亂交織的線,像是在表達一種焦躁無奈的情緒。同時,舞者疑惑、憂慮、恐懼的表情讓現場瀰漫着一種難以言狀的緊張氣氛,在翻騰、湧出。是對黑白顛倒的疑惑?是對政治前途的憂慮?還是對失去自由的恐懼?這些不正正是我每晚透過手機螢幕觀看香港新聞的感受嗎?我相信鬼與約翰也和我一樣,有着同樣的感受吧。他們的作品表現出個人在時代巨輪下面對高牆的無能為力,同時也呈現出眾人攜手同行的強大力量。當現實的殘酷使人的心靈和肉體都遭受到了嚴重的創傷時,《Meniscus》很自然地喚起了人們的一種情感,一種本能對自由和公義的響往與追求。

鬼與約翰沒有在空間劃分表演區和觀眾區。觀眾可以自由走動,觸碰在現場的物件,透過二維碼與表演者互動,使用手機拍攝照片或影片。同樣地,表演者也在使用他們的手機,通過社交媒體群組與觀眾連接,分享自拍照和語音訊息,就像現實生活那樣。透過這種方式,鬼與約翰打破了「第四面牆」——舞台和觀眾之間的無形隔閡。在表演的結尾,觀眾與表演者不約而同地亮起手機電筒,圍着圈跳起舞來,望着眼前的這一幕,我就像參與了在地球另一端那個家的故事,眼眶中的淚水在打轉。就這樣,《Meniscus》讓表演變成一種藝術體驗,讓人思考藝術在生活中的意義。作為藝術工作者,我常常在想究竟藝術的作用是什麼呢?鬼與約翰的作品給了我答案,也許就是透過這種體驗表達對社會不公義的持續關注吧。儘管《Meniscus》從描述鬼與約翰的個人情感出發,卻拉近了在場很多人與「家」的距離,產生一種人性和理想的共鳴。那夜,我很感激,有像鬼與約翰的香港人,還有這麼多來觀賞並參與表演的人,和我一起走在自由的路上。表演結束後,我走在倫敦的街頭,冰冷的雨滴親吻着我的眼睫,鑽進頸中,雖然冷,卻透着力量和溫度。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