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與徒 王懷慶:我有一點很愧對吳冠中先生【文化者.專訪】

多少學生提起恩師會滔滔不絕,讚不絕口?今年76歲,一頭銀髮的王懷慶老師,提起近半世紀前跟隨吳冠中這位畫壇巨擘習畫的點滴歲月,他記憶猶新:「我沒有正式在課堂裏接受吳先生教育,我就是一個野學生。」和這位「野學生」話當年,本是笑着說着,沒想到提起教育卻勾起了這位當代畫壇大師對他恩師的愧疚之情,到底他們師生兩人間藏着甚麼故事呢?

藝術家/吳冠中高徒 王懷慶

王懷慶老師縱使在中國畫壇聲名遠播,可是至今都不曾當過別人的老師,一心專注創作,從吳老身上他學懂身為學生「既要繼承又要叛逆」的道理,我在訪問時心想,王老師遙望吳老的背影,難道就沒有一剎那想要當老師嗎?訪問尾聲才這麼問了一句,王老師卻慨嘆道:「我有一點很愧對吳冠中先生……」

在1999年中央工藝美術學院和清華大學合併後,50多歲的王老師受邀到了吳老家一趟,王老師憶述吳老當年一見到他就又急又高興地說:「我已經跟上級申請,在清華大學美術學院成立兩個工作室,一個吳冠中工作室,一個張仃先生工作室,開全國藝術院校招碩士生的先河。」吳老除了是一位藝術家,同時也是一位教育家,工作室除了是對吳老藝術成就上的肯定,更重要是推動當時中國藝術教育上的邁進。

而吳老之所以對王老師說這番話,主要是因為他自覺年事已高,只適合當一個顧問,吳老希望邀請王老師幫助他。「我想把你調來籌建工作室,一切招生、人員、教學規劃都我們說了算,挑人你想一想,你趕快。」王老師聽到吳老這樣的邀請,當下其實半驚半喜,王老師憶述:「我有點一下子很矇,我回應吳先生這個事情很大,你容我考慮一下。」

那席話之後,王老師腦袋裏一下子崩出了許多疑問,這位「野學生」的學習經驗不自覺地影響着他的決定:「因為我這麼多年沒有接觸過學院,沒有考慮過教育問題。從吳先生家裏出來,所有的問題都開始在我腦子裏旋轉,大學到底培養甚麼樣的人?吳先生說我們說話算,能不能真的算?藝術的真正傳承是不是只通過教育的方式?」最後王老師還是拒絕了吳老的邀請。

就是這樣,這件事情流產了,王懷慶老師說這件事情很少人知道,到今天說起這件事,還是覺得有點對不起吳老,很內疚。

為紀念「吳冠中逝世十週年」,適逢香港藝術館的「吳冠中藝術廳」重開,文化者與大業藝術書店聯同幾位與吳冠中生前關係密切的人物,細數吳冠中與香港的情誼,並於中環Pottinge 22設展,展出大師在香港的留影和鮮有曝光的畫作,包括他手繪利是封和一系列香港寫生。

【吳冠中逝世十週年】紀念展覽暨沙龍講座:吳冠中與香港

文化者 x 大業藝術書店 主辦    協辦、場地贊助:Pottinger 22

日期:2020年6月20日(星期六)
時間:14:30 – 17:30
地點:中環砵甸乍街22號Pottinger 22藝廊
現場名額:30人(講座設有直播)
嘉賓:一畫廊創辦人方毓仁先生、蘇富比亞洲區董事郭東杰先生

撰文、攝影、剪接:余日一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