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度入侵香港 Invader「扭計」玩到入畫廊【文化者.現場】

「I miss you Hong Kong and I hope that this hanging will bring you a bit of joy and colors in these difficult times.」—— 法國藝術家Invader

在社交平台上發佈這句簡單、卻足已叫香港人心頭暖熱問候的,是目前為止已「入侵」過七十九個城市、以約三千八百七十份馬賽克公共藝術作品在全球「插旗」、身分保密功夫做到足的法國藝術家Invader。單單在香港不同角落,他就曾貢獻過約百幅作品。

《LA_07》鬼祟地躲在畫廊接待處上方俯瞰觀眾,還是被我發現了它的蹤跡。倒也有點還原了在街上發掘Invader作品的趣味。

縱然作品曾遭地政署以安全為由鏟走、也被貪心人刮下來轉售,仍無阻Invader再次「侵略」香港的決心。睽違三年的他,終於帶着最近創作、以扭計骰重塑名畫的「Rubikcubist」系列和獨一無二的街頭藝術複製品「Alias」系列新作再次來到香港,以鮮豔用色和熟悉的馬賽克藝術為本地觀眾打打氣!

扭計骰重塑名畫

也許他作品的「野孩子」氣質實在太深入民心,這次在一間甚有日式簡約氣質的畫廊裏觀賞他的作品總覺得太「老正」,有種有趣的反差感。尤以置在畫廊接待處上方、抬頭才看得見的小幅作品《LA_07》最有這種熟悉、而只屬Invader才有的「捐窿捐嚹」尋寶感覺。

《Le Déjeuner sur l’herbe(草地上的午餐)》

這次展出的21幅作品裏,其中5幅為Invader以偏好的媒介——扭計骰所砌成的「Rubikcubist」系列新作。此系列從2005年翻玩名畫「蒙娜麗莎」開始,當時他以330件扭計骰重新演繹「馬賽克版」蒙娜麗莎的微笑叫人拍案叫絕;此作在15年後、今年2月一次於巴黎舉辦的現代藝術拍賣上拍得逾48萬歐元的成績,足見Invader的「扭計骰翻玩名畫系列」有價有市。

《Femmes de Tahiti(沙灘上的大溪地女人)》。Invader充滿創意的扭計骰玩法,實在叫人嘆為觀止。

延續自此系列、這次展出的5幅作品同樣由Invader以扭計骰不同結構拼出六色低分辨率圖像。所翻玩的歷史名作,包括來自法國藝術家Eugène Henri Paul Gauguin作品《Femmes de Tahiti(沙灘上的大溪地女人)》、Vincent Willem van Gogh作品《Tournesols(向日葵)》和Édouard Manet作品《Le Déjeuner sur l’herbe(草地上的午餐)》。從不同方向及角度欣賞作品,會發現扭計骰除了逼人腦筋急轉彎,化成馬賽克藝術品後也會讓人重新留意其顏色設計,竟能如此多變;其中《Tournesols》更有三色版本演繹不同形態的向日葵,讓觀眾能更立體地了解Invader對顏色搭配的思考邏輯。

《Tournesols(向日葵)》以三色呈現。

街頭作品「入屋」

除了翻玩名畫系列,這次也有另外16幅來自「Alias」系列的新作展出。一直進行街頭馬賽克創作的Invader,其實會為每份作品另製僅一份複製品。這些複製品是他特意為畫廊和機構等室內場地展出之用而製作,除了有Invader本人簽名、也會有如原作年份、創作意念及被置於哪一個城市等的相關訊息。由於他所製作的街頭藝術品「公共性」太強、很多時候都會因不同原因被政府部門或大眾強行拆走和毀壞,眾多不穩定性顯得複製品的存在有多重要。

《PA_1360》、《DJBA_54》、《DIJ_04》
(左至右)

這次展出的「Alias」系列作品,原作被放置的位置橫跨全球,巴黎、洛杉機、馬拉加、凡爾賽宮和第戎等地均被囊括在內。心水清的香港人必定認得的「Space Invader」系列,有着繽紛的色彩和可愛的型態,叫人賞心悦目。素來喜歡電影和動漫人物的Invader、在2015年於香港PMQ舉行的個展就曾展示過馬賽克版李小龍,這次他帶來了同樣喜歡的人物星戰公主Princess Leia。以馬賽克版呈現的她,由瓷磚和鏡面等不同材質組成,非常有心思。

重塑Princess Leia的作品《PA_1190》細節位眾多,見Invader創作的巧思。

素來透過街頭藝術讓大眾與社區的關係變得更緊密,再次來到香港設展、「hanging with Hong Kong」的Invader,也帶來令人駐足思考的作品。原作位處香港的《HK_101》複製本與 呈現紅色Invader圖案旗織的《RA_36》放在一起,饒有深意。被安排置於對面的「尋人啟事」《PA_1411》同樣耐人尋味;作為法國藝術家,Invader亦以《PA_1359》展示對家鄉來說很重要的兩個年份——發生法國五月革命的1968年及「黃背心」示威的2018年,作品中拳頭雖被馬賽克化,想要表達的憤怒卻藏不住,只要跟作品距離遠一點就能清𥇦看見。Invader微縮了對法國非常重要的50年歷史,以低調隱忍的方式展現於香港人眼前。觀展完畢,總覺得即使Invader本人這次未能來到展覽現場,也彷彿他有千言萬語、想透過作品對香港觀眾一一訴說。

Invader – 「Hanging / Hong Kong / 2020」

展覽日期:即日至 8月8日
地址:Over the Influence(香港中環荷李活道159號)

撰文、攝影:熊天賜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