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空少「傭仔」轉型全職創作人 堅守個人底線【後疫生存紀】

「Coffee, tea or me?」,一句調皮又生鬼的口頭禪,與網絡創作人「傭仔」的形象不謀而合。曾任職空中服務員五年的他,不時以插畫形式分享在「高空辦公室」的所見所聞,深受一眾讀者歡迎。外行人眼中只是派餐收餐、「行行企企」的枯燥工作,在傭仔筆下變得有趣吸引。

傭仔的形象搞怪有趣,深受一眾讀者歡迎。(圖取自「傭仔日記」Facebook)

傭仔本來受僱於一間本地航空公司,過去三年獲調派至澳洲友公司作交流。二月時澳洲友公司突然宣佈永久取消來回香港的航線,傭仔見前景並不明朗,就主動呈辭。幸運的他很快獲得一間北歐航空公司的取錄,原本以為可以在兩份工作之間「無縫接軌」,怎料才剛剛飛達芬蘭開始接受培訓,當地的肺炎疫情就開始爆發。

公司緊急煞停培訓,安排他在封關之前飛回香港。眼見復工遙遙無期,傭仔意識到自己或成失業大軍。迷惘之間,他決定「盡地一鋪」,將業餘的插畫興趣變成全職事業。原本叫「空中飛傭」的專頁名稱,亦在上個月改名為「傭仔日記」,代表着他正式與空少身分告別,邁向全職網絡創作人的道路。

拒絕被同化 堅持自己原則

失去了空少正職的穩定收入,在專頁上畫畫「賣廣告」不再只是為了賺取額外收入,而是成為了重要的生計來源,「以前只需要被動地等廣告公司找上門,現在卻要十分主動。」機會是要主動爭取的,傭仔隨即用手機開啟電郵程式,展示「寄件備份」一欄,果真是充滿密密麻麻的自薦信,「自薦是有效的!我真的有收到某幾間公司的回音,表示可以進一步聯繫。」

儘管十分需要廣告公司給予工作機會,但傭仔仍有為自己訂下不能觸碰的底線,「未試過的產品,我是一定不會接的。」在成為空少之前,傭仔其實也曾經短暫在廣告公司工作過,但出奇的是,他竟然沒有被當中的商業模式「荼毒」,「我接受不了未試過一件產品,卻把它讚美得天花亂墜,但好像這個就是商業社會的常態,大家都覺得很正常。」

隨便點進幾個當紅KOL的專頁,清一色都是充斥着不同產品的廣告。在廣告泛濫的年代,傭仔的工作態度反而使他得到客戶的尊重。從芬蘭回港自我隔離的十四天內,傭仔曾經有過「正正經經打份工」、關閉專頁放棄畫畫的念頭。一位合作過的廣告客戶得知以後,立即勸他不要,「他與我談了一小時電話,着我不要放棄經營了五年的心血,又說找我賣廣告的反應都很好,不斷地鼓勵我。」看得出傭仔的人緣很好,讀者與客戶都很疼愛他,應該是因為他一直都以真誠的心對待別人吧!

除了未試過的產品之外,傭仔還有另一原則,就是不胡亂接藥用品廣告。除非是自己試過,覺得真的有效果。

善用自己的影響力 履行創作人社會責任

創作人這個身分除了為傭仔帶來網絡上的關注,更為他帶來一些實際的工作機遇,包括是很多人夢寐以求的出書機會,「以前出書的門檻很高,要不斷投稿,甚至要在傳統媒體中佔一席位,例如是在報紙擁有自己的專欄,儲到一定的名氣,才會受到出版社的青睞。」然而,網絡改變了出版的生態,社交媒體的興起幫助不少網絡創作人走紅,甚至將他們在虛擬世界的影響力帶到現實,透過出版實體書傳遞出去,「我的書在公共圖書館也有呢!更有老師看完之後邀請我到學校演講分享。」目前傭仔已經有五本出版著作。

現在回看第一本繪本,傭仔自言當時的畫功實在有點稚嫩。

傭仔認為,創作人的社會責任就是利用自己的影響力,改變身邊的人、改變這個社會。出版了第一本繪本之後,他已經開始思考如何能夠運用這股力量,「經常有粉絲私訊我,向我訴說他們的種種煩惱,前途、愛情、家庭的也有,甚至有人跟過我說想自尋短見。」因此,傭仔萌生出第三本書《追夢不傭易》以散文形式出版的念頭,此書摒棄他一貫嘻嘻哈哈的搞笑風格,甚至連一張圖畫也沒有,「我想認真地用文字鼓勵其他人,我也在人生路上兜兜轉轉了很久,最後雖然做了社會未必認可是『成功人士』的空少,但我都可以養活到自己,活得開心,做自己喜歡的事,已經很幸福。」

然而,與繪本相比,這本散文集的銷量是較為低的,「其實我與出版商都知道,以賺錢的角度來看,繪本是必然比較暢銷的。但我不會後悔,因為我真的很想透過自己的經歷去鼓勵迷惘的人,這件事對我來說是有意義的。」

傭仔當初開設專頁純粹是無心插柳,並沒有想到它是可以獲利,甚至更成為了自己失業時的「救命草」。然而,即使現時成為全職創作人,傭仔仍沒有忘記當日的初心,「其實我不想站在道德高地去看自己,不想提到甚麼『社會責任』如此偉大,我只是想創作出令人歡笑的內容。」對他來說,讀者的笑容是最大的滿足感,「由上年開始,香港可能真是全球數一數二最不快樂的地方,所以如果我的內容能為他們帶來正能量就夠了。」

傭仔說創作是孤獨的,網絡創作人更要常常留意着各種動態消息,容易出現審美疲勞。不過,只要能夠換取讀者一笑,一切的辛苦都變得非常值得。

遇怪魔我即刻變大個 「傭仔」要長大了

畫筆下那個穿着空少制服、總是笑臉迎人、與同事乘客玩得不亦樂乎的「傭仔」,其實完全是參照自己原型去創作的,「熟悉我的人都知道,我真人與傭仔一樣『無厘頭』。」在「傭仔」的世界裏,仿佛不管遇到了甚麼,一個笑容就可以迎刃而解,「我有朋友知道我決定全職畫畫之後,還叫我不用擔心沒有創作靈感。他說我的腦袋就像『傭仔』般,專想一些有的沒的。」

整趟訪問下來,我覺得傭仔真的與自己筆下的角色一模一樣,愛笑又有禮。
(圖取自「傭仔日記」Facebook)

的確,以前傭仔還是空少的時候,不但有穩定的薪金,還可以環遊世界,四處旅遊觀光,簡直就是高枕無憂,所以能夠與筆下的角色一樣無憂無慮。然而,當了全職網絡創作人之後,開始要面對謀生的壓力,家人亦出現健康問題,令他的經濟負擔增加,「我最近常常因為擔心生計而失眠。」種種現實問題接踵而來,「終於要長大了,要學習腳踏實地了。」以前傭仔出週邊產品,主要都是因為好玩有趣,以及想要跟讀者拉近距離,所以利潤從來都不是他的首要考量,「現在不同了,要擔心的問題多了許多,不能再像以前般無所顧慮。」

告別五年的飛行生涯,傭仔終於要換下制服,眼前不再是清晰的飛行航線,而是不知通往何處的道路,「我還是同一個『傭仔』,只是多了點煩惱,但我仍然是我。」成長並不可怕,只要謹記初衷,保持笑容,留着該有的童真,長大後依然可以過得快樂。

圖取自「傭仔日記」Facebook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