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明哥唱《開口夢》會哽咽?【神曲解畫】

「我歌我哭我笑我再默然沉睡/我醒我知我驚見星轉月移/我思我想我怕我會心意變灰/我寫我講我要唱出這惡夢」—— 《開口夢》

這幾天朋友IG 和facebook洗版,都來自達明一派演唱會REPLAY。

常人都知道,時裝、流行曲講明「流行」自有賞味限期,過期後REPLAY就不再潮,還會覺得娘。但達明的歌從來不是內藏政治密碼,就是代入當時社會現狀,當歷史重演,REPLAY時不但不覺過時,還可以無縫與時代接軌,再次成為時代神曲。

達明一派出道35年,共出過八張唱片,是次REPLAY演唱會會分四個phase 進行,每次會唱兩隻碟所有歌一次。今次大家聽到的是1989和1990年推出的《意難平》和《神經》專集。

三十年過去,達明的歌關注的內容,由愛滋病換成武肺;六四變成反送中,歷史好像不斷重演,此時重聽這些歌,竟然一樣思潮起伏、腰心腰肺。究竟這是音樂的大能,還是命運注定重演?這些歌曲就是叫我們不要遺忘、不敢遺忘?

第一晚達明演唱會,明哥唱《情流夜中環》時感動萬分,唱《開口夢》時更哽咽。黃耀明直言唯有這次演唱會才能公開演唱這些首歌,雖然他一直不明白歌詞大意,但《開口夢》是他心中喜愛的歌之一。

說到副歌歌詞時,他又忍不住淚水:「夢,我哋繼續要發,但係呢首歌嘅副歌講咗好多嘢,除咗發夢之外,我哋要將夢想、文字變成行動,『我寫,我講,我要唱出我夢』,唔好停止將呢啲文字變成行動。」

此兩首打動明哥的神曲,都來自填詞人 #何秀萍 手筆。她不但有現身演唱會支持達明,更在facebook撰文解說歌詞,希望未聽過此曲的年輕人也可以咀嚼當中意思。(以下內容來自何秀萍facebook)

《情流夜中環》
青春少艾,精力過剩的我們,最愛夜聚於中環,流連大街小巷。中環的日與夜,是兩種截然不同的風貌,最熱鬧的地方有最深的寂寞,最繁榮的城市背後有惘惘的威脅。然而年輕就是任性,抓住剎那歡愉是正經。
多少年過去,今天的中環,已經不是我們忘情流過的中環了。

「抬頭仍看見與天空般深邈的寂寞
從琉璃鏡裡再反映出焦躁和不安
可否不理世界 不要見怪 青春借貸」

《開口夢》:30年前嘅6月同舊年嘅6月一樣,全香港人都通宵睇住電視新聞直播,唔想瞓亦瞓唔著,唔同嘅畫面衝擊住我地嘅「神經」,深深刻喺我地嘅腦海。昔日北京有民主牆,今天香港有連儂牆,牆上密密麻麻嘅字句,我同你記得嘅都唔一樣,大家記住嘅有幾多,忘記咗又有幾多?有時但願嗰段日子發生過嘅,親眼目擊嘅,親身經歷嘅,都只不過係發咗一場惡夢。
夢裡夢外,交呢首詞嗰陣大概係89年秋,我最想同大家講嘅係:

「我歌我哭我笑我再默然沉睡
我醒我知我驚見星轉月移
我思我想我怕我會心意變灰
我寫我講我要唱出我夢」

撰文、攝影:馬如風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