厭世放負過後迎接改變 暗黑大師Joan Cornellà的另類啟示【專訪】

你有不敢說出口的邪念嗎?朋友之間常常戲言說話太過火會「落地獄」,但這位來自西班牙的藝術家Joan Cornellà卻從未怕過,在動盪的2020年更甚加倍用力地「mean爆」全世界,道出荒誕的現實,資本主義、示威活動、濫拍風氣等等的議題無一放過,筆下「皮笑肉不笑」的卡通盡情諷刺人性的黑暗面。

闊別香港3年,Joan再度帶同他的黑色幽默強勢回歸,在蘇富比舉辦作品展售會《My Life Is Pointless(生即是空)》。距離2021年只剩下十多日,疫情下很多事情都停擺,身邊許多朋友都笑稱「今年好似咩都冇做過」,但人生就正是如此,即使白過了一場也無可奈何。身處在這個最壞的時代,藝術家乾脆在展場寫下「The worst is yet to come(最差的尚未來到)」,告訴大家低處未算低,未來只會壞與更壞。

在今次的展覽中,Joan帶來48幅標誌性的作品,當中包括首度公開展出按真人大小比例製作的木板畫及銅像,還有一系列的版畫作品。

畫作引起世人共嗚 嘆自由可貴

創作總是離不開生活,荒唐的事情每天都在世界各地上演。Joan一直都有留意不同地方的社會運動,在他的作品裏,我們會看到記者在鏡頭前用槍指住自己頭部、衣着光鮮的人舉牌叫大家Stop demonstrating等等,「不只香港,法國、泰國、土耳其及西班牙都正經歷相似狀況。就像我的家鄉西班牙,我們以為自己的國家有民主,但現實是很多當地的藝術家都被關進獄牢裏,這是十分瘋狂的。」

自由可貴且脆弱,在網絡發展蓬勃的這個年代,可供發佈意見的平台愈來愈多,但言論自由卻不斷縮窄,「上個月Instagram封鎖了我2-3篇帖文,不過幾年前的情況更為嚴重。」Joan無奈地表示,有時候外部的審查(censorship)為他帶來壓力,就會「有意識或無意識」地避免「踩過界」。社交媒體孕育了不少創作者,網絡世界百花齊放,但如果有一天這個不能提、那個又不能說,我們的創意工業還能傳承下去嗎?

“Reasons to Live” acrylic on wood panel (2020)

Joan喜歡在作品內滲透對社會時事的關注,但與此同時,他不認同這是理所當然的「藝術家責任」,「如果我的作品能夠為人們帶來批判性思考,這當然是十分好的,但當人們談到『藝術家責任』,聽起來就好像期望你能夠改變他們的想法、改變這個社會。跳出來看,我其實也不過是個凡人,與普通人無異。」

灰極有個譜 讓改變自然發生

外界常常將Joan定型為一個憤世嫉俗的藝術家,但言談之間,你會發現他也有樂觀的一面,「對全世界的人來說,當然這是個黑暗的時刻,但正正因為這樣,人們意識到現有的一套原來是不行,就會去改變,這其實是個好的徵兆。」

這些改變是好還是不好的,暫時無人知曉,可能要待十年八載過後,讓歷史告訴我們。Joan自言自己不是一個看得很遠的人,「我傾向讓事情順其自然地發生,對於創作,我喜歡把注意力放在周遭的事物與細節,而非想到很長久的未來。」他坦說自己的想法常常改變,「可能現在我認為很好笑的畫作,5年後就覺得不好笑呢,所以還是先專注當刻的工作及生活就好了。」

Joan笑稱將來要在北韓舉辦展覽,未來的事情說不定,也許有一天他真的能夠願望成真。在這之前,讓我們先活在當下,在人生的一絲罅隙之中,尋覓丁點「有意義的人生」吧。

《Contemporary Showcase: My Life Is Pointless by Joan Cornellà》
地點:金鐘太古廣場1期5樓(香港蘇富比藝術空間)
日期:即日起至 2021年1月29日 (敬請預約)
時間:週一至週五10:00至18:00、週六11:00至17:00、週日休館

網上預約:sothebys.com/JoanCornella
(反應熱烈,現已額滿,不過仍可以登記加入候補名單)

看不到現場也不用失望,按此連結看虛擬展覽:https://mpembed.com/show/?m=kBRhS93MQXq&mpu=461

撰文:張美珠
攝影:張美珠、熊天賜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