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進進的「新文本」跨界 隔着個芒直視社會【Arts Go Digital系列(1)】

過去一年半,疫情不斷衝擊著一貫跟觀眾互動的藝術創作,舞台演出首當其衝。經歷閉館、隔離重開的劇場,其型態亦隨時代發生微秒轉變,新形式演出萌芽、傳統創作則與科技結合,衍生出新常態下的作品。

在港屹立23年的前進進戲劇工作坊,2012年推出「新文本運動」,高舉「關懷時代,形式創新」的創作哲學,身體力行成為新文本在香港的代表劇團,在劇場流淌着獨特的文化氣息。

新文本 社會議題直視現實

「新文本」New Writing一詞最初源自90年代英國劇場,泛指當時出現的劇作現象,包括以莎拉肯恩和馬克雷文希等青年劇作家為代表的「直面劇場」,以及皇家宮庭劇院推動的一系列新生代劇作計劃。千禧年以後,各地不約而同皆湧現了一批與傳統劇本風格迥異的「新文本」劇作,蔚為風潮,並在當代劇場的發展中形塑了一股新力量。採用逼切的社會議題,直面現實,同時運用創新的寫作手法,突破舊有的戲劇想像和感知。

因應劇場關閉,前進進參加了香港藝術發展局的「Arts Go Digital 藝術數碼平台計劃」,推出《新文本的進途》,項目包涵《半空的笑/ music for airports》劇場跨界影像。

《半空的笑/ music for airports》劇場跨界影像

《半空的笑》文本出自編劇黃衍仁於2019年與馮程程及黃思農合作的《大驅離》。是次把劇場作品重新構作,將劇場文本變成電影影像。

《半空的笑》(圖片由前進進提供)

此劇由《濁水漂流》配樂與主題曲創作人黃衍仁同時擔任導演、剪接、音樂及音效設計,並交由《十年》當中《冬蟬》的導演黃飛鵬及其團隊操刀拍攝,以鏡頭主導敍事,細緻地捕捉演員的演繹,更貼近地呈現文本的關注──當人在面對突如其來的脫秩狀態──恐襲、輻射或至親的死亡;如何面對「日常」底下難以直視的、充滿矛盾的「真實」。

《半空的笑》編劇黃衍仁(圖片由前進進提供)

前進進表示,電影中的具體處境大多數會以實景拍攝,《半空的笑》則用了許多劇場手法及舞台裝置去創作,加上由黃衍仁創作的獨特音效與配樂,配合黃飛鵬簡約平靜的影機調動,令這次跨界合作不流於各自表述,達至劇場與電影之間融合風格的轉化探新。

《半空的笑》(圖片由前進進提供)

前進進亦表示:「整個項目是很好的嘗試,透過各種形式的劇場表演再現,將劇場演出轉移到網絡,為前進進打開了一個新平台,讓劇團有機會好好思考、探索與新媒體互動的形式、語言、美學開創,也拉闊與不同媒介的設計師、藝術家、專業人員合作的可能性。」

《半空的笑/ music for airports》即日起至6月30日網上限時放映。
購票:https://bit.ly/35Nl8BX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