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 音樂

無極的境界 太陽底下事物也如一【專訪】

音樂家在舞台上凝聚、默想,然後臨場發揮,借心性自然地表達音樂。這些都是無極樂團過往可以到達的境界。今次樂團希望將能量自由解放,做到隨意所至、一任逍遙。

無極樂團成員進行靈修

無極的逍遙境界

無極樂團的爵式無極之《一任逍遙》藝術總監羅永暉語重心長地強調,音樂可以借另外一種形式表達,就是隨意所至,自由地表達充滿個性的韻律。坐在沙發泰然自得的羅教授補充説:「臨場的演奏家不必思考太多。」 

無極樂團的爵式無極之《一任逍遙》藝術總監羅永暉

今次演出是爵士樂與中樂的合作,前者是自由個性的典範,後者富有韻味。兩種音樂皆拒絕刻意經營和精雕細琢,反而是可變、可隨機。羅教授希望這種順勢的表達形式會在舞台上淋漓盡致的演奏出來,陪伴觀眾一起進入逍遙的境界。 

思想歸一 從傳統擊出新聲響

創新源於變化,透過改變而注入新想法和生命。羅老師眉頭一皺表示不想中樂被人定型,讓人有古舊的印象。但眼見有些新派的中樂沿用西樂的理論,將西洋音律強行加入中樂之中。這種生硬的求同存異反而為音樂媒介帶來局限。

無極樂團團長/爵式無極之《一任逍遙》音樂會設計/琵琶 林灒桐 (左) 與爵式無極之《一任逍遙》音樂會設計/作曲/低音大提琴 呂奡元 (右)

「我認為創意需要從矛盾中探索,在中國音樂和爵士樂傳統骨幹上互相切磋、互相碰撞。」羅老師直言。論傳統,中樂的支聲複調性質,與爵士樂非常相似。中樂樂師根據江南絲竹的骨幹譜,自由「加花」;爵士樂樂手根據總譜 (Lead Sheet) 的和聲、旋律,加入想像和富有個人特色的音樂語言,慢慢由短小的曲節延伸至 20 至 30 分鐘的樂章。

雖然兩種音樂特性相似,但也需要人的磨合和試煉,才能找到彼此的平衡點。精神、思想歸一,是無極樂團今次演出給自己的挑戰。「人們慣性透過分辨事物來處理世事的確會提高效率,但一切的事物其實沒有對立之分。」羅教授強調在太陽底下無新事,所以創作也應抱著同樣觀念,保持眼界廣闊,甚麼元素都可以大膽嘗試,不需刻意分辨東、西、南、北。

即使樂器不同,技術上需要更多考慮,例如中式節拍模式是較直接和精簡,著重強拍,要求齊上齊落;爵士樂另有強弱音轉換、切分音等靈活變化。透過互相交流溝通,樂團上下一心,抱着同一信念從中西樂兩種不同文化凝聚一起,無分彼此。這種融合是基於尊重和理解,而不是刻意扭曲對方的元素。音樂會其中一位概念策劃人,無極樂團團長林灒桐笑言,不可能要求中國樂器彈奏出爵士樂的旋律,同樣難以要求爵士樂師奏出中式的韻味。這是彼此文化的獨特涵養,經過長時間浸淫、積累的底蘊。

所以無極樂團為是次音樂會在正式綵排之餘更舉辦不少工作坊,以探索各種樂器的可能性。現場就像武林高手在擂台上互相比試,但試的不是音樂之高低,而是思想的交碰。

到達同頻的境界

在樂團排練之前,樂師們都聚首一堂靜坐進行靈修。每位無極樂團成員圍起圈來,緊閉雙眼。在旁擅長電子音樂的葉破拿起頌缽,奏出渾圓自然、低調沉穩的聲響,成員都慢慢進入共頻的空間。

今次班底之所以能夠結合,源於彈奏琵琶的林灒桐與彈奏低音大提琴的呂奡元的偶然相遇。他們是中學同學,卻在學校並不相識。後來在音樂界碰頭,更在大大小小的場合合作。就是因緣際遇,中樂與爵士樂竟然結合起來。而這人與人之間的微妙關係,塑造整個樂團的頻率。是次音樂會在器樂配搭方面,爵士和中樂陣營上欠缺中音樂器,在只有高和低音的情況下,靠成員互相遷就,達致音律上的和諧。

無極樂團成員葉破用頌缽奏出和諧頻率

今次音樂會最大的特色是在種種既定文化框架之下,中西樂師如何用音樂與共同經歷,顯現人與人之間的「同頻」。當中難免有障礙和掙扎,但就是因為困難,「同頻」才難能可貴,音樂如是,人生如是。

爵式無極之《一任逍遙》

日期及時間:
5.10.2021(五)20:00
16.10.2021(六)20:00
地點:西九文化區藝術公園自由空間大盒
節目詳情及購票:https://www.newartspower.hk/event/boundlessgroove/

此節目為「賽馬會藝壇新勢力2021/2022」之節目。藝術節詳情可參閱官方網頁www.newartspower.hk。

撰文:余靖
攝影:陳恩慈、余靖
剪接:余靖

0 comments on “無極的境界 太陽底下事物也如一【專訪】

留言